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印调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40(上)


半吸血鬼AU






不过,这一次似乎情况不太一样。

维克托是突然停顿了一下,立刻消了声音没错,然而他下一秒就反应迅速地伸手捉住了那只软软的不安分的手,“AMAZING!又想做什么坏事了呢,勇利!”

他握着勇利不安分的手,拉到自己的面前,张口轻轻咬住了勇利光光滑滑的指尖,没有什么力度,轻重控制得很好,然而他却一直把勇利扣在怀里,用唇□在他的指尖磨来磨去。

嗯,都说指尖是人体非常敏感的一处地方,这句话现在勇利相信是绝对没错的了。他完全没有想到维克托会弄这么一手,基本上连被维克托做什么翻过来覆过去地摊煎饼这种羞□羞的事情时,都没有被如此对待的手指,在维克托刚刚□住的时候,就过电一样让勇利浑身□了颤,一开始本来就没有多少的气势,现在更是一点都不剩了。

于是,他手忙脚乱地从维克托的手中和嘴里将自己的指头解救出来,然后终于乖乖地在维克托边上坐着了。

“勇利,”维克托把他往自己的方向带了带,“勇利,陪我一会嘛!随便说些什么,勇利都这么努力了,要适当地休息休息。还是说,我在勇利心里已经没有那些书重要了T-T”

感觉到维克托故意装起了可怜,勇利一面安抚着某个故作委屈的男人,一面又开始自我反省了。是不是他这一阵子真的太过拼命,结果忽略了维克托?

他赶紧保证不是维克托说的那样,然后红着脸在维克托的脸侧轻轻地啄了一下。接着被瞬间眉开眼笑的男人抱入怀中,那个男人极其无辜又愉快地闪出一个wink。

勇利和他安安静静窝了一会儿,就听见了维克托的声音从脑袋上方传了过来,“勇利,你觉得……这里,圣彼得堡怎么样?”声音轻柔中带着一点温凉,“勇利来俄罗斯也快要有三个月了呢!还适应吗?俄罗斯和日本很不一样呢……”

黑发的青年听到维克托的这个问题,非常认真地思考了一阵,才更加认真地点头,“嗯,是一个很安静美好的城市呢!虽然冬天是有些冷啦,但是让人非常舒服,涅瓦河、教堂,还有一种……唔,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氛围啦!”勇利一点一点细细碎碎地讲述自己到这座城市以后,将近三个月的感受。

“和维克托说起过的一样和谐美丽,大概有一种清润的历史感吧!”他继续 着自己对于圣彼得堡的感觉。“并且,这里是维克托的家乡,会这么可爱一点也不奇怪呢!”他这么说着,似乎是在夸赞这座城市,也是在夸赞维克托。

维克托在他的颈侧嗅了一下,勇利越来越香了啊!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维克托过了好久才接过话去,“勇利说得很对呢!过去西里尔也是这么说的,原来,就是听听那些话,我从未想过……有一天如果……”他静默了一会,才继续开口,“……大概,他是会同意勇利的观点吧……”

花了挺长时间才弄清楚维克托所说的西里尔指的就是他的祖父西里尔公爵,勇利也不知道该不该问维克托,反而是维克托看他好奇的样子,准备把一些祖父评价这座城市的事讲给他听。

在维克托说出一句话之前,勇利就突然开始问他别的事情了。

“维克托,那个,休息日的时候,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吗?比如说吃些什么?”感觉到之前微妙又不那么愉快的气氛,原来就这么转变了话题。

听出来自家的恋人是想要安慰自己,维克托也不说破,便顺着勇利的话换了个话题。

“休息日当然要随意一些哦!勇利有什么想要做的事?还是到哪里玩什么?”某个男人温柔和煦地向着勇利微笑,好像和刚刚那个有些不开心的维克托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勇利转过头瞧维克托,似乎是在确认他是不是真的没事,看得维克托自己都禁不住笑了起来,“勇利老是看着我做什么啊?不过就是想起来一些以前的事情嘛!很久以前的事了呢,勇利就不要担心了,不是要考虑休息日的事么!”

两个人想了半天都没有结果,于是维克托就让勇利慢慢想,自己在旁边拿手机在上面随意地刷一刷ins什么的。

说实话,在玩什么这方面,勇利是完全没有什么经验的,他苦恼了好久,再说,勇利对圣彼得堡这个城市也一点都不熟悉。更不要说选出一个不错的放松场所了。

没过几分钟,维克托忽然惊呼了一声,连苍蓝色的眼睛都闪着光瞪大了一些,向下继续翻页的手指也停了下来。勇利注意到了他有点不同寻常的表现,好奇地挨过来看维克托手机界面上的内容。

这个时候维克托也已经向勇利扑了过来,“勇利!勇利勇利!”这个男人非常兴奋地举着手机让勇利看,“勇利!休息日的时候,我们烤这个红薯怎么样?季光虹说很好吃的喔!”

“啊?烤红薯?”勇利凑过去看,只见维克托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正是季光虹的ins,图片上正中间是金红色的红薯心。除此之外,勇利似乎还看见了图片的一角,似乎离放着烤红薯的盘子离得很远的一个房间门口,露出来的几缕黑色的头发,有些弧度的感觉。

那是……雷奥?勇利的心中闪过了一丝疑惑,很快转移了注意力。

“嗯,看起来和日本的做法不一样,”勇利看着图片中烤红薯周围黑糊糊的皮,有些意外地愣住了,“在中国,烤红薯是要连着皮一起烤的吗?”

维克托才不管这些,在他自己的认定里,这种外表丑丑的但感觉里面软软糯糯的烤红薯已经被归入了新事物的范畴之中,“我们试试这个好不好?似乎很好玩的样子啊!”

这样一来,勇利也被他说得有些好奇了,因为在日本,烤红薯多半都是去了皮的,没有这种焦黄的感觉。他表示认同维克托的计划,然后很快就跑去把自己的手机摸过来。

他点开维克托手机上那张图片,盯着黑黑的烤红薯,看了半晌,“维克托,那我去问问光虹这个是怎么做的!”然后就到一边去给季光虹打电话去了,一边找到通讯录里那个咬着小熊玩偶的头像,一边吐槽着维克托刚刚那个眼睛亮晶晶地样子。那个双手托着心形嘴非常满足的男人真的是让人好想抱住亲一亲啊……

停!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红莲白墨_是重火宫的红莲  @草右日羲xback  @YORUtama夜玉

评论 ( 20 )
热度 ( 20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