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开始预售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40(中)


半吸血鬼AU





勇利很快就忽略了这一点,和季光虹聊起了中国大江南北都在卖的、和日本的制作方法完全不同的烤红薯来。

“勇利,你要是在家里烤红薯的话,记得包上锡纸才好吃!”年纪还小的季光虹根本就没有捕捉到“勇利住在维克托家还一起烤红薯吃”这个信息点,极其“严肃”地叮嘱勇利。

他放下电话转达给维克托,重点讲解了一下包上锡纸的好处,还有据说不去皮一起烤的焦香感。维克托全程带着笑意点头,听完勇利的话后,补上了那么一句,“看来是甜甜的东西呢!似乎不能多吃,特别是勇利你哦!”

“为什么又是我啊!”被季光虹的描述引发了食欲的勇利郁闷地盯着趴在沙发上的男人。

维克托一脸无辜地看过去,“因为勇利是易胖体质啊!这样甜甜的东西虽然听起来非常好吃的样子,但是吃多了会发胖呢!就是我也不能吃太多啦,不然又要吃上几个月奥利维药……”他嘴里嘀咕起来,“……勇利就更不行了!虽然勇利的特长就是减肥,不过还是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哦,烤红薯的过程难道不是比吃红薯要有意思一些吗?”

嗯,维克托·话痨开启·尼基福罗夫先生又开始了!
勇利一脸郁闷的样子。

“勇利!到时候去问队里的营养师要几个红薯嘛!”维克托自觉地没有提刚刚刺激了某人的事,主动提起了营养师刚刚采购不久的食材。勇利点点头,简直没话说。这明显是维克托的玩心又被勾出来了嘛!他在心里默默地“抱歉”了好几次,毕竟,还没有拳头大的红薯一要就会是八九个了\\^_^//

这个男人,说是不能吃太多甜食,可是看他在长谷津时的表现还有前一秒钟眼里还闪烁着莫名光芒的样子,分明就是非常想吃到甜甜糯糯的那种食物啊!

说到休息日,就不得不解释一下了。原本维克托和勇利都是像正常的时候那样,一个礼拜休息一天,但因为这一阵两个人都要准备新的赛季,就自觉地改成了十天休息一次。于是,休息日就变成了非常宝贵的时间,没有之一。

所以,在休息日这一天的下午,维克托打着额外训练的旗号,带着勇利出现在了冰场,在其他人认为他们俩本来不应该出现的时间上冰滑了一会之后,就和勇利在米拉、尤里还有波波他们完全没有发现的时候,就问队里的营养师要红薯去了。

维克托对着人家温柔有礼地露出一个笑容,再得体地提出自己的请求的时候,人家看一看他和边上看起来小小的黑发小天使,立刻爽快地同意了。

等到尤里想起来寻找他们两个的时候,这两位早已不知道哪里去了。

“啧!老头子又把这只猪带跑了,他们两个整天都怎么回事啊!维克托那家伙对胜生勇利的态度奇怪得不行……”尤里烦躁地刷着手机屏幕,“……谁知道他怎么想的,两个人关系那么奇怪……”

十六岁不到的俄罗斯小野猫还没有对某些问题的认识,心里更烦躁了,“老头子又把他的学生带到哪里去了啊!”

再说勇利那边,他提着那袋比预计数量多了不少的红薯,和维克托往家里走。这个时候就体现出身处于一个恐同国家的好处了,因为就算是维克托和勇利这样温馨和谐地走在大街上,只要是两个人的手没有牵到一块去,就不会有路人怀疑到他们两个的关系。

维克托真的是一个对自己认可的人完全不加以掩饰的男人呢!勇利看到某人从刚刚训练结束,一直都没有从脸上消失的笑容,又感叹了一遍。就像普通的战斗民族对待挚友的时候那样,维克托搭着勇利的肩膀,他明显是心情非常好,连走路的速度都比平常的时候要快了一些。

“勇利,赶紧开始哦,我都等不及了呢!”维克托一进门,就去将两人的大衣挂好,然后就完全等不及地张开手臂扑向勇利,“好想吃中国特色的烤红薯啊,从来没有吃过的!”

尽管着急,这个银发的男人还是有涵养地换上居家的衣服,洗过手之后,又蹭过来给已经在从袋子里拿出红薯的勇利套上围裙。他在自己也同样系好围裙之前,摸出手机把勇利从各种角度拍了一遍,说是“上次勇利做大福的时候,都忘记了拍照,这次可不能错过了呢!”

拍完照片,维克托这才拿起一颗红薯开始清洗。

勇利盯着维克托,看到他没有和平常一样顺手把自己的照片发到ins上面,松了一口气,把注意力放回了手里的红薯上。

“勇利!洗完之后就可以放进烤箱了吗?”维克托一副等不及了的样子。

认真地从衣袋里拈出早就记录好的操作步骤,勇利看了五分钟然后冲维克托认真摆手,“啊!不、不要着急啦!要把红薯放在篮子里控干才可以!”他会是比较擅长做这个的,毕竟以前小的时候给妈妈帮忙,这样的工作做得也不算少了。勇利放好自己手中的红薯,又去接过维克托手中的,然后把维克托拉了过来。

“唔,光虹说了,要在烤网上铺上一层锡纸,之后用200度左右烤一个小时!不过烤箱不同温度控制似乎也不太一样!啊,还有,中间要打开翻个面……”勇利念念叨叨地给维克托讲。银发的男人俯下身去,在料理台下方的橱柜里寻找锡纸卷。

在弯腰寻找锡纸卷的时候,因为在围裙下面维克托的上身只穿了一件T恤,因为现在的动作,他背后的衣料紧紧地贴着后腰的线条。

勇利对于维克托的身材已经有非常准确的认识了,不愧是被繆斯眷顾的冰雪民族,维克托身上肌肉的比例十分优美,线条流畅而又有暗含其中的力量感。这个男人的皮肤是一种带有一种微凉温度的白,包裹在后腰的肌肉上,不知是不是因为弯下腰的缘故,那里薄薄的一层肌肉微微收紧,在纯黑色的T恤下方,露出对比反差十分明显的腰线来。好像……维克托这个人一样,看在勇利的眼里,就如同泛出轻柔的光芒来。

直到瞧了好一会儿,维克托已经顺利地从橱柜里抽出了锡纸卷,想起勇利好半天没有出声的时候,才开口叫他。勇利突然意识到自己看着这个银发的男人后腰的曲线出神,马上扭头不看他,“那个,维克托,把锡纸垫在烤网上,周围折起来一部分就可以了……”

维克托刚刚并没有注意到勇利在干什么,唔,也许是因为早已习惯了勇利的注视,他也就没有发现这只小猪脸上有些不自然的表情。他按照勇利说的迅速铺好锡纸,然后就愉悦的准备将红薯放进烤箱。

“啊,那个,等等啊!”勇利突然叫住正拿起第四个红薯的维克托。也许是因为天生的性格谨慎,勇利觉得第一次尝试,对火候什么的都不太清楚,他拉了拉维克托的手,才让那个男人放弃了接着往里面放的打算,关上烤箱并且设置好温度和时间。

评论 ( 15 )
热度 ( 28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