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印调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41(下)


半吸血鬼AU





然后,就十分抓紧时间地自己练习去了。雅科夫在一边横眉立目,但也没有什么不满的意思了。对于维克托乖乖地训练,雅科夫教练还是很乐意见到的。

勇利睡醒的时候,维克托已经完成了训练,他没有继续训练到中午,而是从休息室中出来之后,就向着雅科夫教练走了过去。

“嗨!雅科夫!”维克托一点也不介意雅科夫惯例一样地黑着一张脸,“雅科夫!来嘛来嘛,有些事情我想单独和你说说,可以吗?”这个银发的男人露出笑容来。

而某个似乎一年四季都黑着脸的雅科夫教练,虽然口中说着各种不满的话,似乎还发起了牢骚,却还是心口不一地转身向看台上多走了几阶。维克托见状,脸上又现出一抹温柔的笑,“雅科夫,拜托了,是关于……祖父的事……”

雅科夫捕捉到他话中的信息,先是一愣,然后突然朝着维克托瞪了过去。再然后,就是直接迈步向外面走了。维克托一看就是早就习惯了这样的雅科夫教练,一面说着“等等嘛”,一边跟着他往外走。

“什么事不能在里面说?”雅科夫在走道中央站好之后,就气哼哼地抬了抬眼皮,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维克托笑得更加温柔,抿着嘴勾起唇角来,但雅科夫却突然感觉,他这学生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就像是……就像越是无奈,越要笑出来一样。当然,在这种有些伤感的感觉很淡,甚至就像是有一种微微的喜悦还有……释然?

这下雅科夫也不知道自己的学生到底要说什么了。也是,他很久之前就不再懂自己的这个学生了。

这是一件好事,大概又不是一件好事吧!

维克托收起了笑容,“雅科夫,我寻到了祖父留下的手记……”他的神情渐渐带上了些严肃的意味。就在雅科夫想要问出“西里尔的去向”的时候,维克托却好像是看出了什么,“祖父在什么地方,雅科夫就不要问了哦,以后再告诉雅科夫好吗?祖父他……应该是没什么事的……”

难得听到维克托这样严肃地说什么,尽管“应该”这两个字显得情况不是很正常,雅科夫教练还是一脸扭曲的闭着嘴没有骂出来。再加上他发现维克托似乎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出来,也就瞪着眼前自己的学生,“还有什么事一起说,你不嫌难受就别出声……”

“雅科夫还是这么坏脾气啊!怪不得小野猫也这么容易炸……”维克托露出一抹和正在说的话完全不相符的温柔笑容,在雅科夫教练暴走之前,将要说的全部说了出来。

“祖父在手记中写到,当年他离开之前,将两件东西交给了雅科夫手中。前几天看到祖父的手记,他说当我看到了这本手记之后,便可以来问雅科夫要了呢!”说到这里,维克托又是平日里正常的样子了,他和半年前中国站的时候一样扯住雅科夫的衣摆,“雅科夫要带我看哦,不知道祖父给我留下了什么好东西呢!”

雅科夫到这个时候再不清楚他在想什么,就白当维克托这么长时间的教练了。脾气暴躁的老人也只能在心里叹一口气,他已经听出来有些事情是维克托不能说或者是不想说的,于是很体贴地没有追问下去。

“西里尔那家伙的确在我这里放了两样东西,”雅科夫教练还是非常习惯地瞪着维克托,“他说你哪一天知道了就给你,有什么不好说的!”说完不满地又瞪了几眼,大概意思是在鄙视某人身为斯拉夫男人竟然这么不干脆。

好吧,在雅科夫教练看来绝对是这样。而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猜想简直和真相是十万八千里。

然而维克托并没有纠正什么,心情好了几分,将两只手揣进风衣的口袋里,不是很习惯地说了一句,“谢谢了,雅科夫……爷爷……”这最后一声将近十年都没有出现过的称呼,声音很轻,让雅科夫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听到了这个词。

这位老爷子又要叹一口气了。

“这种台词说什么说,跟着我去拿西里尔那家伙放在我这里的东西!”雅科夫脸上一副嫌弃维克托这种话的样子。不过话说回来,他心里倒是满感慨蛮受用的。他说完就回到冰场里,抓起外套,招呼都不打就什么都不说地离开了,弄得在场的米拉他们一个个面面相觑,一点都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维克托将那两样东西拿在手上的时候,才认出这就是西里尔公爵留下的两件东西,其中,一件是一个似乎装着什么液体的血红色挂饰,看大小正好可以挂在脖颈上。而另一件,则是一枚戒子,其上色泽古朴,戒子的正面还覆盖着那天维克托在城堡里见过的家族纹章。

看到这两样东西的一瞬间,维克托突然有一种微微不安,但在下一个瞬间,这种感觉又倏忽不见了。他抿了抿唇,热后收起了东西。

“谢谢,雅科夫……”维克托这才告别了依旧脾气暴躁的小老头,有一种一桩心事放下的感觉。

维克托回到家里的时候,马卡钦端正地摇着尾巴坐在家门口,明显是在欢迎维克托回家“勇利,和马卡钦等了很久吧?”今天他确实比正常时间晚了不少,勇利已经在吃午餐了。

银发的男人蹲下来抚摸巨型狗狗的脑袋。

“终于回来了?维克托!”黑发的青年端着热好的配餐在桌上放好,“训练还顺利吗?”勇利悄悄捂住脸,这种老是想着维克托的情况是怎么回事啊?

某人有些无奈了。

维克托很快地找到了目标——勇利,并且十分准确地对准他扑了过去,“是的呢勇利!今天真的超级累的,需要勇利抱抱才可以好……”这个男人非常干脆地挂在了勇利的身上。

“今天雅科夫教练又骂我了TAT”维克托不把会让勇利担心的事情说出来,反而只是像诉苦一样控诉着某位严厉别扭的教练先生,“真是的哦,雅科夫简直一点意思都没有,刻板又没有人情味……”

咦?谁告诉你,你就是有人情味的那一种了?

现在维克托是不管这些了,他找到了借口一把抱上来,蹭一蹭;一直抱住勇利就是不松手,再蹭一蹭!

“维……维克托,不要这样啦!我还没有吃午餐啊……”勇利被这个男人勒在怀里,半天都没有挣扎出来。

一面把勇利揽住抱抱,维克托不经意间一眼扫过窗外。
咦?大中午的,哪里来的血红色月光呢?
@白术虾仁  @草右日羲xback  @YORUtama夜玉  @红莲白墨_是重火宫的红莲

评论 ( 27 )
热度 ( 15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