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开始预售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44(下)


半吸血鬼AU





于是,在维克托回复了雅科夫教练的短信,十分认真地表达着自己的歉意,说不要担心,而且一定会参加大奖赛之后,那个暴跳如雷的长辈也就不再问什么了。

“维克托,你好自为之!”这个小老头留下这样一行字,就继续替自己不听话的学生训练他的学生去了。

“不听话的学生的学生”,指的就是勇利,快要两个月,所有人不关多迟钝,都发现了勇利的不对劲。像是魔怔了一样地练习,这么短的时间,不说短节目,就是自由滑的[克劳狄奥幻想曲],都已经小有成像了。

那天维克托和勇利在冰场争吵起来的事情,许多人是知道的。这其中就包含着已经看出来勇利自己给自己背负着巨大压力的雅科夫教练。

其实,勇利的想法很简单,他就是想不停地练习,大奖赛上一定要进入总决赛。维克托什么都没说,只说了在大奖赛见面,不管是真的,还是只是一个托词,到时候一定要当面问清楚。

他自己不觉得,但身边的人包括16岁的尤里都感觉到了异样,“喂!雅科夫!你管管那只猪啊,维克托那家伙一不见了那只猪就各种不对劲!”尤里忍无可忍地冲雅科夫吼。

那只猪又在责怪他自己了!

一再被莉莉娅老师强调“要优雅”的尤里感觉自己完全做不到,优雅地在心里骂这只猪了!

于是,在一个下午,雅科夫前思后想之后,把为了某种他不知道的原因拼了命要进入大奖赛总决赛的勇利叫到了自己面前。

正站在雅科夫教练面前,精神奄奄的勇利并不知道,就在这座城市的边沿,在与他距离大半个圣彼得堡市区的郊外,维克托正被那位莫洛斯公爵从车里扛下来。进了他的房间就被扔在床上,然后给他灌下三杯新鲜的鹿血,才缓过劲来,慢慢地恢复了力气。

这件事情就需要解释一下了。一个礼拜之前,维克托为了再次给自己加大任务,竟然将目标投向了阿克塞尔四周跳。迄今为止,没有人完成这种实际上转够四周半的跳跃,因此除去每天常规的练习以外,维克托每隔上两天就会专门练习一整天4A。这就等于,每过两天他就会高强度的练上七八个小时,只是不停地练习这一个跳跃动作。也就等于,他需要在不停地以各种方式摔出去之后,再不停地纠正自己的姿态。

维克托是第三代的半血族。

就算是纯血的血族,体力也不是无限的,再加上维克托的血液中到底还流淌着属于人了的那一部分,因此上体力也就是比起人类要好上不少,和同代的纯血是不能相比的。

因为他这样竭尽全力地练习,才有了每隔两天就会在冰场有人到来之前,被莫洛斯或者是霍森菲尔捡回城堡的一幕。

每次被捡回去,都要大量的进食,才能够恢复体力,继续跟两个人学习血族的那些东西。是的,经过霍森菲尔还有莫洛斯的检测,已经弄个清楚了,维克托只有力量大量流失或者需要提高能力的时候,才需要进食鲜血。至于平常,吃一些以前常吃的人类食物也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听到这个结论的时候,维克托轻轻眯了一下眼睛,这恐怕是这几个月以来,他听到的还算可以让他高兴的事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维克托都需要学习,如何作为一个真正的血族。要知道虽然现在的血族之间关系都比较和平,但也不排除哪一天会有需要战斗的可能性存在。

除此之外,就如同霍森菲尔说过的,如何捕猎、如何掌握自己的速度、如何控制自己的欲望,还有作为血族的礼仪,和他的能力……学习这些几乎占据了维克托左右的白天时间。

许多人都认为维克托就是天生优雅高贵的那一种人。也许,忽略他孩子气的可爱脾气的话,也确实是这样。现在,维克托已经和从前比起来有些变化了,不再动不动就惊呼出来,或者是咧着一张心形嘴。他在没有其他人的场合,把这些任性的小习惯都渐渐收了回去。

现在的维克托,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血族了。就连在尼基福罗夫城堡周围的林中穿行的时候,也依然如此。

“当你开始捕猎的时候,将自己完全地放空意识,你的本能回驱使你行动……”莫洛斯这样解释,“你会听到来自动物体内的声音,跳动的、生机勃勃而又干净的、心脏跳动的声音,也许还有血液在脉管里奔流的声音。”

血族的捕猎方式,正是这位血族伯爵负责传授的。这门“课”直到维克托可以做到在捕猎之后依然浑身整洁,连银色的头发都不会翘起来的时候,才就此告终。

而后,霍森菲尔才告诉维克托有关能力的事。这位年龄足够当维克托爷爷的血族侯爵还提到了一个单词——“Seed”!

具体的事情要从这个词说起,霍森菲尔对维克托解释起来。

之前,在不堪回首不忍直视的最后一次转化之后,维克托明显地感觉到,在脑海中眉心的位置,尖锐疼痛感觉压缩到无法忍受以后,那个位置慢慢地形成了一个暗红色的球形物体。

这就是霍森菲尔口中所说的“Seed”了。

从血族的断代说起,这个种族产生至今,一直以来都有两种传承的途径。其一是世人皆知的初拥,而另一种就是孕育。其实就是孕育也有两种不同的方法,但现在这些并不是重点,也就不急着解释了。

重要的是两种传承途径所带来的影响。

不论通过哪种方法孕育的血族,都会拥有和血亲一样的血统,也就是同属于一代;而因为初拥而后天转化成为血族的话,则因为血统的稀释降下一代。

至于半血族,则理所当然地承袭了来自血亲的血统。

维克托则是一个特例。他的祖父西里尔公爵是一位三代血族,虽然他的父亲是人类,但是那75%的血族基因却完整无缺地传递给了维克托。这也就是他作为一个人类的时候,就可以如此吸引旁人的原因。

而且,以往的半血族从来都是女性,除了西里尔和维克托自己以外,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也许就像西里尔在手记中写的那样,他是一个来自始祖的恩赐。

和其他半血完全不一样,维克托的力量已经接近于同代的纯血,这一点从他转化后已经长长到后腰与蝴蝶骨之间的银发就可以判断出来。这正是血族所拥有的力量显化。

接下来,需要清楚的是,如果说决定一个血族力量的,是他的血统,那么决定他能力的就是Seed了。

简单的解释,Seed就是在身体中储存能力的一个媒介。

一般来说,每一位血族的能力都不会完全相同,这和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叶子是一个道理。

有的时候,家族之间也许会有一些关联,但是基本上,绝大多数都不是这样。

讲到这里,一边的莫洛斯趁着他上亲说话的间隙,冲维克托耸耸肩,“不知道你的能力会是什么呢!”莫洛斯从来都可以做到无视他的上亲亦或是其他关系的某人的怒视。

“维恰!”霍森菲尔有些严肃地叫了维克托一声,“你可以感觉到你的能力是什么吗?”

银发的男人皱起眉头,半晌之后又恢复了正常,“没有感觉到呢!霍森叔叔!”

PS:下期我们看维三岁如何发现自己的能力~

评论 ( 26 )
热度 ( 35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