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开始预售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45(中)


半吸血鬼AU





那人玩笑了一句后,就重新严肃了起来,“按照西里尔冕下的意思,现在维克托冕下已经完成了觉醒,你可以到你主人身边……唔,就是说可以回到你自己的身体里了!”说到最后,又开始嘲笑起马卡钦现在还是一只巨型贵宾的事。

这几天马卡钦也有一种预感,就像两个月前维克托转化时那种难受的感觉一样,这几天他总能感受到,来自某个地方的一种召唤。这也就是马卡钦为什么一反常态的原因。

但是,目前还有一个问题。

马卡钦将脑袋转向房间里,用自己的鼻子指了指这个房间。

“万事以冕下为重,那个日本的小孩和维克托冕下关系非同一般,这件事交给冕下,日后亲自善后就好了!”他说完就把马卡钦整个抱住,像出现的时候那样,消失不见了。不过他不知道,马卡钦所指的可不只是勇利,还有那个一天到晚跟在勇利身边飘着的小维。
而现在,尼基福罗夫城堡。

维克托罕见地没有去冰场训练。他正坐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一脸疑问地盯着不久之前在霍森菲尔和一位抱着马卡钦的陌生男子身后关上了的那扇像是一个慢慢转动的旋涡状的“门”。

那扇凭空出现的“门”通往的方向……如果霍森菲尔说得没错的话,就是和城堡的总面积一样大的地下室。

似乎,他听到什么有些超出他接受范围的话。

“你是说,这些年一直待在我身边的马卡钦……其实不是狗?”维克托感觉自己再一次受到了冲击。但想一想,又觉得很正常了。你看,就连当了二十多年人类的自己都“不是人”了,那么马卡钦又为什么不能“不是狗”呢?

这样解释,似乎非常通顺。

坐在他边上负责给他解释的莫洛斯点头肯定了他的问话,“嗯,是的,听霍森说,马卡钦是你的使魔,西里尔冕下很早的时候就选择了他与你定契。西里尔冕下交给他的任务就是保证你的安全,当你完成了转化之后,便由安德烈将他带回来,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也就算完成任务了。”

维克托花了好半天才消化了莫洛斯话里的信息量。他突然惊慌地瞪大了眼睛,“所以说,从我开始养马卡钦,它就什么都知道咯?”想到马卡钦竟然见证了自己所有事情,包括几乎所有难堪丢面子不愉快或者使点坏故意捉弄雅科夫教练,再或者仗着自己的面容坏心地卖萌的这些事,全部都被等同于一个人的马卡钦知道了,“冰上的皇帝”顿时不好意思起来。

“嗯,终于有一点年轻人的样子了,还有强调一下,现在马卡钦是‘他’而不是‘它’了!”莫洛斯转过来看他,“亏你是下一任的公爵冕下,这么长时间都消沉成这个样子……”

他还在感慨,原本瞪着眼睛张开嘴惊呼着的维克托像是瞬间被扎漏了的气球一样,“不是消沉,是我害怕……怕来不及和勇利……”他银色的睫毛在下眼睑上投射出一片小小的光影。

“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之后,马卡钦……”维克托似乎是想问什么。

“是,还是马卡钦,不过回去了使魔契约就有用了,可以帮你的忙。”霍森菲尔和那个祖父的手记中提到的、并被霍森菲尔证实了身份的安德烈管家就从那扇门立走了出来。“马卡钦很快就好,他们一族是犬类的使魔,外表年龄大概和力量是否二次觉醒有关……”

安德烈的眼神慈爱中带着一种恭敬,他是除了西里尔以外看着维克托长到十几岁的唯一一人,“马卡钦还没有觉醒,但是他是最听话懂事的。另外,使魔形态的马卡钦和你见过的那个身体,外表的相似度可以达到95%以上,维恰不会有陌生的感觉哦!”

听他这么说,维克托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后又想起了什么地转向了黑发的男人,“安德烈叔叔,你带走马卡钦的时候,没有和他说什么?”

年纪其实不小了的管家愕然了片刻,就想到了维克托的这个“他”指的是谁。

看安德烈点了头,维克托的神色显得更加黯然焦急,而后他无奈地抬眼,一个词一个词地说,“安德烈叔叔,明天晚上,让马卡钦回去吧……”

黑发的管家震惊地看着这个已经有点陌生的青年,心里有些酸涩起来,原来,不知不觉中,这个当年他和西里尔冕下宠着的孩子,已经自由生长成了一个可以自己承担起一切的男人了。

“回到胜生勇利身边?那么维恰你呢?你就这么……不需要……”有些话到了嘴边,却没有一个人可以说得出口。

维克托坚定地再次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那就只有今天晚上,我想……我和马卡钦要说些话呢!到了明天,在勇利回家之前,就麻烦安德烈叔叔把他放在家门口就好……”在面容年轻的管家不解的眼神中,维克托闭上苍蓝色的眼睛,仰头靠在沙发柔软的靠垫上,几乎让人难以察觉地叹了一口气,“你知道的,祖父的事……我也一样,我最爱勇利了哦!今天以后,所有的事情像原来一样就好了,我照常训练;而马卡钦,去陪着勇利就好了啦!”

他像以前一样笑得弯起了眼睛,挥挥手让在场的三个人不要担心。“没关系哦,时间过得很快的呢!还有四个多月就可以见到勇利了!”他此时的语气和从前几乎没有什么分别。

大概,不论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怎样,维克托在对待真正走进了自己心里的人时,都是非常温柔的吧?这些人里一定有祖父和勇利、有那个整天挑着他的毛病的雅科夫教练、有一言不合就嘲讽的尤里奥,而现在,应该也慢慢地出现了霍森菲尔他们三位的身影吧?兴许,在心里还为那位在战争中牺牲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祖父找回来爷爷留了一小块地方。

这下,安德烈想要说的话全被堵在了嘴里,就连性格活泼一点的莫洛斯都说不出什么了。

维克托好像达成了什么小心思一样,愉快地眨了眨眼睛。

又过了三个小时,大约到了十点多的时候,四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气氛有些奇怪的沉默。

突然,那扇“门”上的旋涡旋转得快了几分,带动得空气摩擦出轻微的声响。维克托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是有什么越来越近,那种不同寻常的、熟悉而陌生的、又有些激动的亲近感……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一只麦色的手先探了出来。紧接着维克托就听见了一个带着一点稚嫩的声音。

“维克托!主人!”

这是标准的“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在这声小孩子一样的欢呼尾音打着旋地回荡之后,一个十七八岁模样的男孩子就从那扇“门”里扑了出来。

评论 ( 13 )
热度 ( 33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