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印调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46(中)


半吸血鬼AU





作为一个已经成年了的男孩子,勇利实在不好意思像小女生一样直接在家人的面前说那些“他还爱不爱我”之类的话,其他人都沉默着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安慰勇利,这件事,只要不是当事人都无法说些什么,毕竟这本就分不出谁对谁错,爱情从来就没有什么对错的。

但是……脾气一向直来直往的美奈子眼睛里已经冒了火。即使理智中知道这点,但要说到最维护勇利的,除了胜生夫妇以外,一直无条件支持勇利的美奈子能占第一,其他人就都要靠后了。

优子突然惊呼了一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又和西郡对视了一眼,但是这个时候美奈子老师已经忍不住自己的火气了。

“维克托是想怎样啊喂!说好就好,说走就走,能不能不要这么随意,到底有没有在乎我们勇利啊!”因为是第一个知道两人感情的,美奈子想起来火就更大了,“这个人……”

美奈子还想说下去,却被优子轻轻地碰了碰胳膊,示意她有些话想要单独说说。

难怪说女人之间的交流,多半是一点即通的。美奈子本身还有着气,更是跺着脚就冲出了门。优子追着她冲出去的背影就跟了上去,勇利跪坐在木地板上,一时之间,整个房间里面一片沉默。

看到优子出去了,西郡的心里就有了数,他刚才看见自己妻子那种恍然大悟的眼神时,就已经想起来了什么。那件事情过去了大半年,如果不是今天勇利难受成这个样子,恐怕他们也不回想起来,那件有些蹊跷的事。

“那个,勇利现在就不要想这些事了吧!不要这么悲观嘛!”西郡拍着勇利的肩膀安慰他,“要自信一点啊!”宽子也捞过儿子的手,一边摸一摸他毛茸茸的脑袋说。勇利听着妈妈和西郡君的安慰,心里越来越难过伤心。

果然还是自己太差劲了吧?滑冰一直磕磕绊绊地才能提高,生活中也总是让人生气……就连和自诩最了解的维克托,都不能好好地谈恋爱,维克托他,应该是非常失望了啊!

这么想着,勇利心里更难受了。心里面好像突然有了一种酸酸的感觉,就像有什么一下子冲了出来,带着热热的酸意,汇聚在鼻端和眼睛里。

他的眼眶周围慢慢地就红了,鎏金色的眼瞳上盈润着一片滚动的水光。“我……真的是……”勇利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些什么,一张嘴,还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声音就凭空的哽咽起来。他努力地想要把不争气地闪动着,就快要流出来的泪水生生地憋回去,但似乎一点作用都没有。

“勇利!”利也也拍着自家儿子的肩膀,“回家来就好好放松一下吧,也许放松了之后你就会发现事情会有什么转机呢?爱情可是一辈子的事哦!”

这句话涌入勇利的耳中,终于冲破了这个日本青年心里最后的防线,他原本好容易勉强藏起来了的眼泪“唰”得一下就争先恐后地,在他猝不及防的时候,就这样涌了出来。

24岁的青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扑在妈妈的怀里哭过了,勇利抱着宽子的脖子,将脑袋埋在她的肩膀上,一哭起来就像是突然地爆发一样。“妈、妈妈……怎么办……我根本不知道……呃……呃、要怎么做啊!那么长……时间,维克托都……呃都没有消息了……”他不时地打着几个哭嗝,断断续续地哭诉着,“这样……是不是很没用……呃……真的是丢、丢死人了啊……”

这个时候,优子已经追上了美奈子老师,并且将人拉到了前院的一个角落里。

“那个,美奈子前辈……”优子迟疑地压低了声音,“有一件事,当时维克托专门……”

一提到维克托,美奈子就火冒三丈地打断了她的话,“还提那个混蛋干什么?当初就不应该把勇利交给他,果然他是这样的男人!”但优子却像是坚定了什么一样摇了摇头,“美奈子前辈,不要这样说维克托啊!其实有一件事……嗯,你们都不知道,维克托在离开长谷津之前,单独地找到过我和西郡,那次,他好像……”
美奈子微微地眯起了眼睛,“好像什么?”

“维克托说了一些……一些事情,没有告诉你们,连勇利都不知道,”优子回忆了一下那天的情景,组织了一下语言,接着解释,“维克托说,在他十几岁的时候,一直抚养他长大的祖父突然不知道哪里去了……”

疑惑地皱起眉,美奈子睁大了眼睛,“什么叫做‘不知道哪里去了’?”

“就是字面意思,失去了联系,十几年都没有消息……但是那位尼基福罗夫先生之前经常告诉维克托,在他的身上会有一场转化发生,这和他们家族的血统有不小的关系。”优子慢慢地皱起了眉,“准确地说,在维克托单独找到我们的时候,甚至是更早,这个转化就已经开始了。前辈你还记得那次,维克托在勇利家里晕了过去,醒来之后却说自己只是‘普通的生病’,不要告诉勇利吗?”

冷静下来的女人点了点头,“怎么?这和你说的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呢?”

优子突然表情郑重了起来,“是的,那天,维克托告诉了我很多事情,之前的症状不只那一个,还有身体温度的下降、体力的逐渐流失、心脏的疼痛还有经常发疼的喉咙之类的,前辈你知道维克托也是我的偶像对吧?那次我才知道有一天维克托在冰场,被勇利戳了发旋之后,趴在地上是真的因为给他做了十三遍跳跃动作的示范,然后体力支撑不住晕过去了……根本不是在闹着玩……”

“他告诉我们,他的祖父说过这个家族中的特例就是他,而那位尼基福罗夫先生的失踪也可能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我从来没有见过那天……那样严肃而无奈的维克托。”外表看起来还像一个少女的优子越说越着急,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诉美奈子。

美奈子终于好像听出了什么,她十分敏锐地感觉到了优子似乎还没有说完,就一声不吭地等着她继续说。

停顿了几秒,优子接着开了口,“维克托说自己可能会遇到一些……危险,但是如果真的发生了意外,他会通过ins、大概是暗示吧!但是他也说了,无论怎样都不要……呃,不要告诉勇利!”

一口气说完这些以后,美奈子发现了问题的重要性,但他还是没有一下子从先前的情绪中恢复过来。“所以说这个家伙到底要干什么啊!”虽然是埋怨的语气,但是美奈子自己都没有发现,不知不觉之中,她自己就没有了那种怒火冲天的感觉。

评论 ( 14 )
热度 ( 27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