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开始预售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46(下)


半吸血鬼AU





两个人想着对策,屋里的勇利还在哭,但是阵势已经小了很多,他仍旧打着一个一个小小的哭嗝,宽子一边哄着自家儿子,一边温和地劝他,“勇利,不要放弃啊!爱情可不是一味软弱就可以的呢!”她给自家儿子顺着毛,“小维那么温柔,勇利不要自己把小维推出去啊……”

宽子和利也都是知道那次维克托在家里晕倒的事情的,他们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活了大半辈子,来自生活的经验告诉他们,事情绝对不会简单。

可是勇利现在这么伤心,除了顺着来,还能够怎么样呢?

那边,优子和美奈子前思后想,终于想到了维克托说过的ins,“可是,勇利不是说过维克托那么久都没有更新过ins了么?”优子疑惑地问。

“那是勇利说的,就维克托那个混蛋的性格,说不定真的有事会设置单独分组不给勇利看也不是稀罕的事了!”说着美奈子果断地戳开了自己的ins。

她找到维克托的头像,点开后果断地向下翻动。还没有翻到下一页的时候,美奈子就看到维克托的一条ins。

那条ins上配着一张图,图片上是一张手工绘制的假面,半边破碎,半边燃烧着火焰。这应该是……维克托自己画的吧!如果没有记错,维克托上大学的时候可是圣彼得堡国立建筑设计大学的优秀学生。

但是那些都不是重点了,优子和美奈子看着那张随手一勾都显得十分专业的图片,还有上面那一行“The Mask Must Be Killing In Fire.”这仿佛是印证了她们的猜想。

美奈子已经有一点相信了,这样不合常理的事情,她不是直接被维克托叮嘱的西郡还有优子,一开始难以相信是十分自然的了。但此时,这句话给人一种隐晦而奇异的暗示感,这种自我剖白一样的暗示让美奈子开始有些相信这一点。

如果这是真的话,那么……

美奈子心里突然有一些发凉。她关上手机,竖着眉毛想了有一刻钟,然后就绕过被真利迁出去遛弯的马卡钦,冲回了房间里。此时,勇利已经哭完了,也打完了嗝,正手里攒着一小团纸巾吸着鼻子。

“勇利!听着,不管到底怎样,你到底想不想知道真相?”

脸上显得更白了一些,勇利半晌才点了点头。他一方面自然是想的,怎么说也好过现在这样不进不退的状态;但是另一方面,他又害怕,害怕维克托真的不再愿意爱自己。

看到勇利点头,一向能够及时给出建议的美奈子老师又问,“那么勇利你想怎样知道真相呢?”问完这个问题,泼辣干练的芭蕾舞者就靠在一边,安安静静地等勇利思考清楚。

想了一会儿,勇利抬起目光,试探地小小声道,“那就……在大奖赛的时候问清楚吗?”

尽管勇利的声音非常小,但是美奈子还是听清了他的这句话。她摇了摇头,“勇利准备就这样问吗?这样并不是最好的方法,万一有什么不好的结果,那样的场面,勇利你又要如何应对呢?”

“这个……我我我、我想……那个……”

美奈子并不想为难他,她及时地开口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要我说,勇利你不要就这样问,能告诉你的他早就告诉你了。到时候,你比赛前先把戒指取下来,收在钱包里或者是别的地方。或者平时就取下来,你自己可以考虑一下。”美奈子点着勇利的额头,脸上一副“你这个小傻子”的表情。

“当然,我们早就清楚让你不爱维克托,那杀了你也不可能,所以不用担心,这只是让你试探一下,看看那个混蛋的反应罢了,不用担心其他!”优子补充说道。

“说得好听一点,如果情况好的话,你也不用自己吓自己,说得不好听一点,他真的这么混蛋,那就当断则断就是了!”美奈子又把话头接了回去。如果不是这个时候她还记得自己正在劝慰勇利,恐怕就要一个大跳来表达自己的解气心情了。

如果要说为什么美奈子听了优子的话,两个人推测了那么久之后还是心里有气?那就是因为维克托过于完美的容貌了,太帅的人总是让人没有安全感的。

勇利回到长谷津的这一个礼拜,维克托过得一点也不好。他是从马卡钦那里通过契约知道勇利回家了的消息的,此时,他尚且不知道,内心极度不安定的勇利做出了一个怎样的决定。

这段时间里,霍森菲尔和莫洛斯轮流教维克托有关血族的战斗模式,因为滑冰而得来的身体灵活度非常有效地帮助维克托能够快速地掌握一系列的技巧。除此之外,他们还让维克托在两人的指导下加强能力的训练。

能力的提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坚持了这么长时间,也是有所成效的。至少,他对于冰的控制,已经可以从掌心一直延伸到小臂了。

唯一不用耗费太多精力的,就是血族的各种古老礼仪。可以说,这一点维克托在小的时候其实是学习过的,即使是过了这么长时间,也只是将记忆尘封在了脑海里,和原本忘记的尼基福罗夫城堡一起。但是现在,稍微的提示以后,他就又想起了以前祖父的教导。

只是虽然清楚地记得,但从前并没有那么多的机会实践。不过这并不是问题,身为血族,就是半血也依然可以享有无尽的时间,特别是黑夜。银发的男人用了几天的时间就让那些从不曾遗忘的礼仪化入了自己的举止。

不仅如此,他还很快就适应了重新束起发滑冰。

安德烈好歹是亲眼见证了维克托从一个小孩子长成少年的人,他对于维克托为了转移自己的思念才这样勤奋是大概有数的。他无法为维克托做其他的事,但是他可以尽力在生活上照顾好维克托,同时也是在西里尔冕下回归之前的新任公爵。

虽然说西里尔冕下回归与否,不会影响到他对维克托的照顾和效忠,但是如果有一天西里尔冕下真的回归,那么爵位的问题还是让那祖孙两人决定比较好。

霍森菲尔大部分时间都在城堡里,莫洛斯倒是经常去圣彼得堡城里。他每次回来的时候,通常会带回一袋医院用的血包。不是道他是从哪里的渠道拿到手的,不过这些人类的血液是用来让维克托抵抗来自血液的诱惑的必备用品。用莫洛斯的话来说,就是让他建立主动的免疫。

现在,虽然艰难,但他已经可以在和血包待在一个城堡里,而不会不自觉地露出血红色的双瞳了。

这和能够在挤满了人群的场馆里,在冰上自如地不受影响,还有着非常非常大的差距,也许到时候真的需要像祖父说的那样,向安德烈求助,然而总算还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那就足够了。

维克托还知道了一件可以再少数的心情不错的时候拿来调侃的事情。那就是霍森菲尔侯爵和莫洛斯伯爵的关系。

他们两个原本为了不刺激到正被迫与恋人爱而不见的维克托,并没有准备暴露他们这种除了初拥以外的第二种关系。反而是维克托偶然地发觉了以后,十分大度地表示——“没有关系哦,不用瞒着我!我不会不舒服的,反而要祝福你们呢!”

这天,维克托主动地八卦了起来,和以前的时候一模一样。

到最后,霍森菲尔给予莫洛斯初拥到相互熟悉,再到成为爱人的经历都被维克托好奇地扒了个彻彻底底。而他们两个知道维克托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如此有心情这样了,也就略带无奈地放纵他的打破砂锅问到底。当然,这也是比较少有的事了。

多半时间,维克托的生活相当规律,规律得就像是同一日一样。学习技能、训练、想想勇利,差不多也就是这样了。然而,正被维克托想着的那只小猪呢?

评论 ( 10 )
热度 ( 34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