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开始预售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51(上)


半吸血鬼AU





还是那样静谧美好的姿势,维克托的右手从面前轻轻滑过,半仰着头,开始滑行。他在双簧管矛盾的那种缱绻沉郁中倒滑,手臂舒展,伸向远方。这是一种安静的矛盾感,他如此安宁的转过身面向滑行的方向,这是一个提刀燕式。松开冰刀,维克托开始加速,后内点冰四周跳,这是维克托的代名词,但这一次完美的跳跃却拥有人们从未感受过的安静。和乐曲一样,平静地点冰起跳,又平静地落冰,犹如教科书一样。

长笛的声音轻轻地飘了出来,和起初的弦乐声一起,融合出一种,隐忍又外露的“矛盾”,银色的长发在空中滑出一个弧线,像是暮色下一缕银白的月光,照亮了夜空,维克托的接续步之后,就是一组燕式旋转接蹲转再接换足蹲转的联合旋转。

音乐突然热烈了起来,维克托轻点冰面,他向后张开双手,在烈火一样的小提琴声中,仿佛是不顾一切地向着什么方向奔跑。如果说,在[Melt before midnight]里,那是天神投向人间的欢喜,那么现在的[Flame before midnight]里,就是凡人追逐神祇的无所畏惧。

下一个,是阿克塞尔三周跳,维克托其实已经可以不摔倒地跳出一个4A了,但毕竟不稳定,几乎没有完全完美的4A出现,再加上滑联对短节目的规定,也就老老实实地放置了一个三周跳。

键笙的音色跃动而清空,伴随着之后的编排动作,在场的所有人都通过大屏幕,看到了维克托微微上扬的唇角,就像是凡人在神祇刹那燃起的火焰中煎熬,却犹如飞蛾扑火,甘之如饴。

勾手四周跳接后外点冰三周跳,维克托将联合跳跃放置在了节目的将近末尾,这也是因为转化之后完全不需要担心的体力,他才敢于如此安排。管乐组的轰鸣始终压不住小提琴的铮然作响,回旋曲式的旋律和代表着那个人的中提琴对话一样。火焰与人的抗争,越是坚持火焰越是猛烈,小提琴的声音也越发激昂;但抗争也越是猛烈,就算是被火焰侵蚀,也一如飞蛾扑火。

但凡人终究无法在神祇的火焰在安然存活,蝴蝶转后接幻影转的速度越来越快,维克托已经近乎于一个影子那样。旋转之后,音乐突然间轻柔起来了,木琴和钟琴的和鸣和苏格兰风笛一起,就像是黑夜中的火焰从未出现,天神依然高高在上,但无人知道曾有凡人追逐那火焰,化为灰烬。

就好像黑夜里湖畔的丛林,寂静安然。寒冷之中,为追求在林间慢慢跳动的,从安宁到生动,再到隐隐地尖锐的火光,在夜的黑暗包围中,将生命献祭给火焰。最后一个四周跳,最后一组旋转,都与开始一样安静,一切都定格在那个侧伏在冰面上的动作之中。

琴声终止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尽管可以看出,不管在情绪变化的衔接上,还是在编舞的优化上,与维克托之前的最完善状态相比还有不小的提上空间,但没有一个人否认用真实的心情滑冰的维克托给人们带来了震撼,那是一种从未见过的、不一样的感觉。

走下冰场,维克托似乎还没有从那种情绪之中走出来,他有些安静地接过雅科夫教练手中的冰刀套,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小老头一起,走上一旁的k&c区等待成绩。

他照例冲着不停闪动的镜头微笑,但雅科夫却感觉到,维克托的笑容就和之前的十几年里一样,并没有到达眼底。

“太棒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回归首滑,这是全新的尼基福罗夫,28岁,俄罗斯的王牌!”

维克托还是抱着自己的马卡钦抽纸盒,保持着非常温柔的微笑。他从刚才[Flame before midnight]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勇利,想他会不会看自己比赛。

多半是不会的吧?第三站就是日本站,勇利又会很忙了,不知道他这个时候会不会感觉紧张啊?直到广播声再度响起,维克托才拉回了自己的思绪。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得分是110.62分!丝毫不出人所料的第一名!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尖叫和鼓掌,回归之战的又一次蜕变,出色的再登场!”如果这些话语让播音员用文字打出来,都不知道要无法控制地使用掉多少个感叹号。

这个成绩并没有刷新维克托个人的记录或者是现在由尤里保持的短节目记录,甚至和他自己的记录还相差了好几分,但作为赛季首战,却可以说是一个完美至极的答卷。毕竟,除了维克托,也没有人能够在赛季初的第一场比赛就可以拿到超过110分的成绩了。而且这一次的尝试,也算是有了成果吧!

好吧,不得不说,这其中也有他拥有所有的夜晚,那么长的时间反复练习的原因。

从k&c区离开之后,维克托就快速地躲开记者们,回酒店去了。他不知道,在众人都慢慢离开了冰场的时候,之前欲言又止的披集,有些纠结地嘟囔着什么,然后拨通了某个显示地址在韩国首尔的手机号码,声音很小又根本难以克制地抱怨起自己因为操心挚友的事,都快要当妈了的感觉。

电话那头的青年应声不多,但也仔细地听着某人的唠叨,竟然并没有嫌他烦。

这个时候,维克托已经洗完澡坐在了床沿上。从床头柜上拿过自己的手机,刚按亮电源键就看见了上面有好几个未接来电的提示,是莫洛斯还有霍森菲尔打来的。
他回拨过去,是霍森菲尔接的电话。

“维恰,怎么样?”维克托知道他是在问那杯血液喝下去是否起了作用,这件事情维克托在登上飞机之前考虑了半天,还是把关于始祖之血的事情告诉了他和莫洛斯,毕竟他们两个人对维克托是非常好的。

银发的男人“嗯”了一声,“不要担心嘛,这几天碰到其他人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他习惯性地一只手抵着下巴,“到回来之前都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得到维克托这样的回答之后,才给德累斯顿交响乐团开完巡演总结,安排过直到明年春季巡演的排练任务,从德国赶回圣彼得堡的指挥家先生松了一口气。

“对了,比赛之后就尽早回来,那个副作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产生!”莫洛斯突然想起来这件事,凑到霍森菲尔手里的电话旁边。语气非常郑重地叮嘱,简直不能再担心的样子。




发现自己要写十三个番外,怕是要写死。。。

评论 ( 11 )
热度 ( 33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