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开始预售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51(下)


半吸血鬼AU





维克托很好地将自己对节目的熟悉和节目中人的灵魂联系在了一起,也就是这样,才使得他的身上出现了一种让人无法说出来的感觉。虽然看起来不在意,但却有一种隐忍的坚持。他沿着冰场边沿滑行加速的时候,曾经闪现的清亮曲调就好像被大段中提琴的华彩裹挟一样。

不过现代键笙和苏格兰风笛的声音并未消散,在呜咽琴声的笼罩下,那一缕明媚依旧光风霁月,依旧试图化成火焰,去卷向包裹了真相的虚假。

渐渐地,长笛和小提琴也加入了阵营,在维克托起跳的时候,清空的旋律自一瞬间飘扬出来,尽管在他轻轻落冰之后,就复又淹没。

“勾手四周跳!完美地落冰,维克托再一次告诉我们什么叫做教科书。”解说员带了些调侃意味地表达着自己的钦佩。

落冰之后,银发的男人转过身来,他低下头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在身体前侧徐徐伸展,侧着腰,以这一侧的脚为支撑——这是一组编排步法。

之前的一个跳跃以后。明显地整体节奏几乎无法察觉地加快了几分,燕式滑行之后,很快就是第二个四周跳,所以很多观众并没有注意到维克托的燕式和一年之前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是如果这是一个提刀燕式的话,那么从高度上就大概可以看出,维克托的软度似乎并没有因为年龄而下降,反而是提高了不少的。

第二个跳跃维克托编排的是一个4S,就像是应和着一样,音乐伴着他的跳跃起伏,在一组燕式旋转接半贝尔曼旋转之后,管乐组再次汇聚在一起。维克托侧身,身影在冰面上倒滑,转身以后从冰场的一端开始向前滑行,那两个冰刃留下的弧线平整而充满美感。丝毫不突兀地接入了一组3A+1Lo+3S的联合跳跃。现在,管乐和苏格兰风笛为主的合奏已经渐渐可以和一直缭绕的低音声部持平了。

当然这并不是维克托最好的水平,因为是第一次尝试这种完全“入戏”,让内心的感觉带动自己,改变了之前已经编排好并且练习了许久的方式,多少还是有些不适应的。但是从中段开始。维克托身上的那种感觉已经越来越到位了。

蹲转以GOE加满的水准结束,他已经完全陷入了回忆之中,有对于自己和勇利的事,也有对那场记忆犹新的德交交响乐巡演。在完成以4T为主的一组跳跃之后,那种感觉已经稳定了下来。在小提琴越来越清亮的吟唱声中,以一个后内点冰四周跳为突破口,属于真相的火焰猛烈喷发。

这是一种经历过《钟声》的空寂、《悲怆奏鸣曲》的愤懑,还有辛德勒的黑暗岁月之后,揭开了一直维持的假面之后,属于真相的冲突与抗争。

自由滑的最后一段开始了,蝴蝶转接蹲转再接换足蹲转的时候,开头处的第一主题再次呈现。不同于一开始那种欢快却不真实的感觉,这一段主题旋律以小提琴和双簧管演奏出来,瓜氏琴使声音多了几分沉稳。阿克塞尔三周跳之后,更是如此。

接续步、4Lz+3T、最后照例是一组旋转收尾。维克托在木管乐器组温柔而欢愉的轰鸣时,竭力半仰着头,一手张开在眼前一英尺处,冰场上就像是腾起了熊熊的火焰。他似乎在接住什么碎裂的东西,另一只手在身后有张力地微微扬起一个角度,暴露出微微有些瓷白的喉结,让许多看着大屏幕的观众尖叫起来。

通过这套自由滑,大家都看见了维克托在感情表达上,以可见的速度升华。但唯有维克托自己知道,他只是渐渐习惯了如何在冰场上,面对所有的观众,将自己的情感去控制住乐曲,而不是和从前那样,以一种表演的心态去表演。

说实话,当初选择这首曲子时,维克托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真的体验到如此相似的情绪,也不知道有一天会如此无奈。

他就像这首乐曲中的那个人,无法告知实情,却比任何和人都想将真相和盘托出,只是希望,到那时能够得到他的勇利的谅解……自己的选择。可实际上维克托自己也没有这个把握,但终会有一日,所有不得已的隐瞒都会消失不见,他知道这一点。

这就是短短的四分多钟里,他在冰上所想表达的全部。

要是勇利可以看到就好了啊!维克托相信勇利这样敏感,一定可以明白自己的意思。但不幸的是,为了准备不到二十天以后的日本站,已经将所有的时间都投入训练的勇利,是真的没有看大奖赛的首场比赛。

倒是勇利的爸爸妈妈还有美奈子他们一秒没漏地看完了全场。

此时,维克托已经坐在了等分区里。也许是因为第一次尝试以自己的情感滑冰,维克托到现在还是不太高兴的样子,似乎还沉浸在刚刚的节目之中。

就在此时,广播中传来了清楚但又难掩激动的男声:“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得分是206.47分!已将近20分的差距领先于第二位的选手,维克托果然是维克托,赛季之初首战就出色地获得了优胜!”

维克托在k&c区站了起来,他向沸腾起来的观众们送去一个wink,稍微致意之后,就站起身离开了镜头的范围。

就在他要推开休息室的大门时,身后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维恰,你变了,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希望你做的这些都是值得的,西里尔那家伙,也有十几年没见了,祝你成功,再见!”维克托在起初的惊讶之后,就回过头来安静地看着以几乎不可能的平和语调说着这些话的雅科夫教练。

雅科夫说话声音不大,也许是怕别人听见,但维克托认认真真地听清了每一个字。刚才,当雅科夫叫出他的名字时,维克托便怔然地停住了脚步,然后回头报以微笑,颇有些更加无奈地意味。

是啊,他真的变了。以前的维克托是什么样子的呢?

以前的维克托获得了优胜的时候,会任性会撒娇,偶尔还会冒出孩子气的一面来;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明明也是高兴的,却已经不太想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以前的维克托难过的时候,会郁闷地趴在某个地方,会哭得眼泪噼里啪啦得流;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抿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来。

半年的时间,确实是很短的啊!维克托怔然想起这些,笑着回应了雅科夫教练,却在心里突然一惊。原来,自己确实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而这些变化,不可以。至少等到面对勇利的时候,他就必须是原来的那个维克托。

他在心里更加坚定了某个半年前就下定的决心,而这同一只蝴蝶翅膀扇出来的第二阵风,却给最后的结果起到了加强版的影响。

有些自嘲地摇摇头,走出休息室。他安安静静地在一旁坐了一会儿,当他再次推开门、踏上领奖台,进入公众的视线中时,他就又变成了那个温煦优雅的维克托,似乎连微笑的弧度,都与之前没有任何分别。

评论 ( 14 )
热度 ( 32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