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开始预售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52(中)


半吸血鬼AU





“霍森,”维克托现在已经没有再按照少时的习惯叫霍森菲尔叔叔了,这还是霍森菲尔说的,他说既然维恰已经是成年的男人了,就不用再像小孩子一样称呼自己。

他又向才从料理室里走出来的莫洛斯微笑了一下。

莫洛斯放下手中的餐盘,才拍了拍手朝他们这边走过来,“维克托终于回来了啊,来吃一点这个,一成熟的菲力,以前估计没有吃过哦!”他直接将维克托拖去洗手,一面还在说,“这个是血族的特殊吃法,一般还是不刚做给普通人吃的。”

说实话维克托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不过他还是从善如流地坐在了座位上。帮着莫洛斯把其他餐盘端上桌,霍森菲尔顺手拿来一瓶之前密封好的鹿血,似乎是猜到了维克托在想什么。安德烈非常优雅地擦净双手的时候,他也正好在莫洛斯和维克托之间落座。

“我想,我大概可以理解你的心情!”霍森菲尔在他的肩头拍了两下,“但是维恰,你还有半年,也许时间会更短。不要时时刻刻绷紧自己,这样的话就是弹簧也是会断的。”黑色长发的男人用放松却严肃的目光注视着维克托,语气中让人不知从何处体会到一种郑重的关心。

“适当地放松下来,就算是为了你想要的,暂时忘记其他事,获得了优胜就应该让自己缓一口气了!”成熟的血族侯爵给四只玻璃杯中倾满殷红的液体,又添上了四分之一的红酒,再一次抬头看向维克托苍蓝色的眼睛,眼神里有鼓励的意味。“很多天没有进食了对吗?”

维克托听见霍森菲尔这样问。

他当然知道霍森菲尔指的进食是饮下血液,因为身为半血族的关系,他与纯血的同族一样可以吃下人类的食物,并且纯血族仅仅是能够接受的食物也可以让他得以生存。但这样的好处和远高于同代纯血的力量的代价,就是他的能力维持和提升对血液的依赖也会高于纯血的血族们。有一得必有一失,这很公平。

听见霍森菲尔的话,维克托稍稍拧了一下眉,没过多久便又舒展了开来。知道他暂时想通了那件事,霍森菲尔托起高脚的玻璃杯,“明白了就好,快点吃吧,莫洛斯这么几百年就对烹饪最热衷……”

“米其林的主厨也比不了的!”莫洛斯自己补上这么一句表扬自己的话,引得本来有了些笑意看起来不那么沉静的霍森菲尔,用眼角递过去一个“你脸皮真厚”的眼神。

但是话说回来,莫洛斯的话倒是真的没有说错。因为有意和维克托讲讲其他的话题来说笑一下,莫洛斯也就摆出一个“我投降了”的姿势,开始给他讲故事。

维克托这才知道,莫洛斯的主业竟然是一名主厨。而且当年莫洛斯还是十几岁的少年,在海德堡大学城读书的时候,就继承了父母的遗产骑士酒店——这家海德堡最古老的酒店餐馆——已经是整个城市里最年轻的主厨了。生来活泼开朗的少年在面对料理台的时候,就一瞬间能够成为最沉着的那个样子。

当时的德国,甚至是整个欧洲,不像现在这样,血族和工会相互妥协,在不违背人类意愿的情况下,甚至可以双向选择进行初拥。笼罩在启蒙运动之中,天天都有人被指认成罪恶的吸血鬼,然后被所谓理性的人活活烧死。所幸的是这股浪潮尚且没有波及这座历史悠久的大学城。

因为学生总是要以学业为重,这个出身只是小贵族家庭的少年除了每天固定钻研烹饪技艺的时间以外,并没有什么时间给自己做一顿食物吃。

难得有空为自己下厨的那天,莫洛斯记得特别清楚,是一个四月的晚上。高大俊美的男人踉跄地在大街上根本不会有行人的时间闯进了莫洛斯的房间。

而此时莫洛斯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端起刚起锅的葡萄酒渍鲤鱼,男人就在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扣住了他的肩膀。颈边传来无法抵抗的剧痛之时,莫洛斯只看见一双血红的眼睛,就彻底陷入了疼痛的欲望交织的感觉里。
那男人在他迷迷糊糊地感觉自己身体里的血液快要流走一半后,终于恢复了清醒,“对不起!”他的眼睛里一片淡灰,好像刚刚的血红都是错觉。说着他侧过头咬开自己的手腕,掩饰着自己的尖牙撕开伤口,凑到已经几乎昏迷的莫洛斯嘴边,“你,喝了吧,我受了伤,没有控制住……自己……”

等到莫洛斯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床头的杯子中的液体几乎要吸引走自己全部的注意力,而那个男人则表情严肃又自责的样子,坐在不远处的小凳子上。

“抱歉,我是霍森菲尔,擅自将你变成了血族,也就是……吸血鬼……没有忍住是我的错,但是……不想让你死……”当时的霍森菲尔和人类一起生活的时间并不长,还是个不善言辞的男人。

莫洛斯直到现在都很奇怪,他到底是为什么当时第一个想到的是这个男人又难过又委屈的表情,然后才是突然被迫改变了物种的愤怒。在霍森菲尔让快要暴走的他好容易平静下来之后,想着自己反正没有亲戚什么的顾虑,他最后还是接受了这个现实。两个人一起吃掉了已经凉了的葡萄酒渍鲤鱼。

之后,一直到现在,他有几百年的时间钻研各种食物,再加上霍森菲尔成为他的恋人以后,更是从各地寻找各式各样的菜谱给他,这样比起来,也难怪那些所谓的几星主厨的手艺,在莫洛斯面前拿出来根本不够看了。

“是这样啊,不许再说了,你面前可是一个快要失恋了的人!”维克托有些自嘲地瞪了几眼面前比自己不知道多活了多少年的某两个人。看到维克托已经可以开玩笑了,霍森菲尔知道这个故事至少在一天之内还是可以起些作用的。于是不再说话,低头用餐。

一成熟的菲力还有一个名字叫做TENDERLOIN,就如莫洛斯所说,这恐怕大部分情况下是血族的专属熟度了,小牛脊上最鲜嫩的肉鲜滑幼嫩,几乎没有什么脂肪。正反两面在高温的铁板上加热半分钟左右,牛排内部的湿润被牢牢的锁住,而外层的熟肉则淋上了用嫩牛血调制的酱汁。

当餐刀划过时,内里从粉红到鲜红变化的新鲜牛肉才露出了真面目,渗出血来。原始的肉香和食草动物清新的血香一起,外熟里嫩的口感非常有层次,维克托放下挡油布之后,第一口就被惊艳到了。但他还是很遵循礼仪的在将最后一口汤汁收入唇间之后,才睁大眼睛,“Вкусио!”

评论 ( 14 )
热度 ( 27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