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印调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53(中)


半吸血鬼AU





黑发的青年垂下手臂,在冰面上开始滑行,同时,他缓缓地抬起头来。勇利的表演得分一向是近乎于完美的满分,他此时此刻,表现着东方的少年初入古典世界的迷茫神色之中,就带入了自己刚刚来到俄罗斯时的忐忑心情。用自己的情感去完成节目,这本来就是勇利让人难以望其项背的优点。

他转过身去,慢慢地平滑再变成倒滑,在这样的过程中他张开手臂,这一段用的是大切分套日本传统双音的音型,偶尔带有英伦半岛风格的三连音则像《精灵之舞》里的那样,好像是初来乍到的少年眼中,古典国度里一个又一个的小小光尘,极微小却又非常美丽。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十七弦筝和陶笛的奏鸣里又响起了轻柔的弦乐四重奏,带着些遥远而庄重的味道。

也许勇利的表演是真的能够让人感同身受,就连刚刚还一副挑剔的事情审视着他的雅科夫教练,都在看到这样的表演之后微微地舒展了一下眉头。

“哼,就是不知道跳跃是个什么样子,”口是心非的小老头这样嘟囔着,一面紧紧盯着场中正做着燕式滑行的勇利,“希望不要又和上个赛季初那样……”

然而当雅科夫从头看到尾之后,把这段节目中的三个四周跳和阿克塞尔三周跳拎出来想过一遍之后,十分不爽地发现除了最后的联合跳跃之外,倒真的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勇利,换足落冰的时候注意力度,再稳一点!”雅科夫总是不会夸奖别人,特别不会夸奖自己关心的后辈。就算实际上他自己都觉得已经很不错了,脸上表现出来的,也只是眉头皱得不那么深而已。

这要是让不熟悉他的人看了,绝对会以为自己又做错了什么,尽管事实并非如此。

不过,经过了这大半年的相处,勇利现在已经不是什么“不熟悉雅科夫教练”的人了,他用将近一年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解了这个小老头的性格。

勇利毫无异议地点点头,接受了雅科夫的意见还有指导。

说了这么几句之后,雅科夫就又恢复了抱着臂坐在一边的姿势,示意勇利开始他的自由滑。

于是他听话地按下遥控器的按钮,然后又回到了冰场中间的准备位置,做出表演开始的动作。

单脚站立,另一只脚虚点着冰面,勇利同一边的手臂屈起,搭在另一侧的肩上,手肘向上随着抬头的角度扬起,另一只手握拳,在身体的后侧方微微弯起一个弧度。

嗯,是一个高傲的姿态,就和克劳狄奥本人差不了多少。

音乐声从音响里流淌出来,属于[克劳狄奥幻想曲]的节奏就充满了整个冰场。虽然这首乐曲名为幻想曲,但作曲者却别出心裁地并没有使用自由洒脱的幻想曲式。

这是和[Halfway Through The Earth]迥然不同的曲调风格。作为一个东欧世家成员的雅科夫当然知道,如此轻快的三拍子,正是交响套曲中,经常作为第三乐章出现的谐谑曲式。

谐谑曲的速度一般介于快板和小广板之间,活跃的节奏对勇利而言并没有太大的挑战,但难的是如何将短短四分多钟的自由滑表现出人物克劳狄奥的戏剧性和故事感。

这种效果与[YURI ON ICE]相通,但又不完全一样,谐谑曲要的更多的的感觉是像喜剧一样的讽喻感和舞曲性,大概对于勇利来说也是不小的挑战吧!

既然采取了纯粹的古典音乐曲式,在配器方面肖斯塔科先生也便使用的是纯粹的交响乐团配置。他直接找到了圣彼得堡爱乐乐团曾经共事过的同事,很快就将CD送到了勇利手上。经过这些时间里的练习,勇利也大概找到了一些感觉,但是还不够,这是他心里有数的。

有点心虚的勇利看了一眼雅科夫,然后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暂时扔到一边, 认真开始表演。

他放下原本扬起的右臂,在手肘的带动下向后方舒展,同时左手上举,单脚蹬冰开始滑行。然后又张开了双臂,接上一个燕式滑行。

不同于短节目中对同种四周跳的个数有严格的限制,自由滑中是允许相同的跳跃多次出现的。因此在[克劳狄奥幻想曲]中,勇利一共设置了四个四周跳,分别是一个4S、一个4F,还有两个4T,不过其中有一个后外点冰四周跳是后接3A的一组连跳。除此之外,在节目的中间及后半还有两组三周跳的联合跳跃,和两个单独的三周跳。

可以说,从上个赛季之后,勇利就彻底开启了自己的后内点冰四周跳。看着勇利所有的跳跃虽然还有些问题,但好歹没有因为摔倒而失败,这让雅科夫教练已经从多云转阴天的脸色,看上去又有了持续变好的趋势。

至于4F的存周问题,还有在有的跳跃中落冰不稳以及手触地之类的,雅科夫也只是指出了这几点,虽然语气还是一贯的凶巴巴,不过显而易见地和蔼了不少。

他话音刚落,一声明显属于女孩子的惊呼就响了起来,“哇啊!勇利这么早就来了啊!”

雅科夫和刚刚点头记下练习要点的勇利一起回过头去,才发现米拉已经靠在了冰场的入口边上。

“勇利真的是非常勤奋啊!也不知道某人竟然舍得玩失踪是怎么回事……”米拉当然是在开玩笑地说,但她马上被身后的人狠狠地拽了一下衣服,“喂!老太婆,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懒啊?猪排饭要是和你一样估计连决赛都进不了了吧!”一脸不爽的尤里将冰刀套一把按在入口边的台子上。

米拉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他也是看勇利和维克托一直关系不错才开一句玩笑的,一时之间就忘记了考虑维克托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之后勇利的心情。她立刻就停止了这个玩笑,并且在勇利反应过来之前转变了话题。“什么嘛,尤里奥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对一名女士说她懒可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哦!”

已经踏入冰场的尤里十分嫌弃地看了他口中的“老太婆”一眼,“冰上的老虎才不需要可爱,还有,你哪里像一名女士了?”他从鼻腔里哼了一声以后,就甩甩脑袋上的金发,脚下蹬冰朝远处滑了过去。留下某位在尤里看来“根本不是女士”的人在原地凌乱。

看到其他选手也已经热身完毕上了冰,雅科夫也就给勇利讲解了一下有关谐谑曲的掌握要领,便走到看台的另一侧去了。

评论 ( 8 )
热度 ( 24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