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开始预售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54(上)


半吸血鬼AU





现在的勇利是不知道这一切的,他正在做一组以蹲转为主的联合旋转,少年彻底被莎士比亚的宏伟世界所震撼,但他的迷茫并没有就此消退。这个世界太过浩瀚,他站起身来换足平滑,少年的不解慢慢地隐藏起来,开始了和周围的接触。每一次的跳跃都代表着他对这一方文字世界的又一点认识。

阿克塞尔三周跳在勇利做起来轻巧而优美,但之后的后内四周跳因为换足落地的时候没有控制住而落冰不稳。在习惯性的紧张之后,勇利默默地告诫自己一定不要紧张,如果让整个节目的感情表达有了断裂的话,只能有更坏的影响。

他一面安慰自己,一面继续着表演。从这里开始,节目就进入了最后的部分,东方的少年有如渴水的鱼儿,将这个古典世界想要告诉他的所有收入心中。现在,少年尝试着重新以自己的眼光认识这里的光怪陆离了。

铜管乐组的声音渐强,烘云托月一般引出了小提琴的长吟。在此处编排的是燕式旋转接换足蹲转,勇利紧接着转过身,他脸上露出恍然的神情,右脚外刃滑出后,再换脚至左后内刃。这个莫霍克步非常漂亮,这就是勇利擅长步法的最佳说明了,不过这时候很多观众的心思明显都不在步法上,他们都关注着勇利的最后一个四周跳,也就是一组联合跳跃。

将联合跳跃放在如此靠近结尾的地方,不得不说实在是有些冒险了,不过勇利那么坚决而又倔强地坚持这样改动,知道一部分真相却什么都不能说的雅科夫教练,在盯着勇利的训练长达一个礼拜之后,看他的体力可以支撑下来,也就不再劝阻,气哼哼地留了一句“你看着办吧!”就算是默认了这样的编排。

可以说,多亏了这大半年高强度的连续训练,才使得勇利的体力又有了不小的长进。

要是放在一年以前,就是以勇利的“超强体力”,这也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呢!

他加速之后,又换用了右足刀齿点冰。几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他们看着勇利用左后内刃起跳——
“好!后内点冰四周跳,落冰没有出现明显失误,”实况转播的诸冈先生握紧了手中的话筒,“接下来就看……啊!非常好,很优秀的后外点冰三周跳,衔接没有出现失误!”

诸冈主播的反应也就是意味着这个放在最后的联合跳跃虽然不是特别好,但也令人意外地没有失误,这对于才在上个赛季里解决了后内点冰四周跳这个大问题的勇利来说,已经是非常惊喜的事了。

一般在赛季之初,勇利给自己的要求就只是跳跃不失败。现在他做到了这一点,和从前相比真的是非常大的进步了,跳跃的质量他还会在后面努力提高的嘛!

大家还在激动的时候,勇利的表演已经进入了最后一个技术动作,那是一组蝴蝶转接燕式旋转再接蹲踞式旋转,最后以后内直立旋转结尾,将结束动作定格在了左手轻抚右胸,向右边稍微侧过身低头凝视左臂,并且右脚撤于左脚斜后方的绅士姿态上。

观众们仿佛这个时候才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欢呼着从看台上扔下各种食物形状的玩偶,诸冈先生也抓紧时间地继续解说:“很不错的收尾,胜生勇利完成了他的短节目,四周跳没有出现失败,让我们期待他接下来的表现!”勇利的心情现在很复杂,既高兴又有点难过。他捡起身边的饭团玩偶,向冰场的边缘滑过来,然后从雅科夫手中接过冰刀套,和他一起向着k&c区走过去。

等待比分结果出来的时候,勇利才终于开始紧张了,他一只手揪住耳边的黑色头发,另一只手紧紧地攥住上场前他抚摸过的那个锁骨以下位置的某样东西。在他看来,这短短的一两分钟就好像一两年一样。

“日本的胜生勇利,他的得分是……”勇利听到广播后抬起头来,看向冰场中央的显示屏幕。

——“110,04分,虽然没有打破胜生选手自己的短节目记录,但赛季首战就可以突破100分也是非常值得祝贺的!”广播中,这句话用英语和日语重复了两遍。

的确,这样的成绩是勇利很少有的突破百分经历,就是在上个赛季,也是在后来才渐入佳境,得到了109.97分刷新了自己的记录。而且这样的成绩在最后的决赛中并没有能够好好地保持下去。

所以说,这也算得上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了。

勇利的手慢慢放松,从锁骨下方移了下来,那里隐约地可以看见一个圆圆的物体,也许很多人的不会知道,那正是勇利听从美奈子的建议,从手指上取下来的那枚金色戒指。他虽然决定试探一下维克托是不是还在生气,但也不舍得把戒指放到远离自己的地方去。就算是最安全的一个抽屉的角落也不放心。

因此勇利将金色的圆圆的戒指穿在银链上当做挂坠,这样的话,那个保佑他的咒语就可以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了吧?事实证明的确如此,勇利在短节目的比赛之后排在了第二位。

其实,一直到回到房间里洗过澡,从浴室里出来并且爬上床之前勇利的内心都是复杂的。虽然说这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但他的心里又突然有一些难过起来。这大半年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在没有维克托的时候也能够好好比赛了,更重要的是,他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任何人,维克托并没有因为自己而浪费时间。

可是现在,这么多原本应该觉得开心的事情,都无法和那个最想与之诉说的人分享了啊!

费城的夜色总是来的那样早,勇利走出浴室的时候,窗外的灯火已经高高低低地亮成了斑斓的模样。刚刚在冒着蒸汽的水雾中,勇利才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

那就是,对于自己来讲,现在想什么都为时过早,之前不是早就想好了,只有进入决赛,和维克托一起站在赛场上的时候,才有资格去找出真相吗?

勇利第一次自己说服着自己进入睡眠,这让本来还打算过来关照勇利几句的雅科夫感觉很意外,因为勇利在他的印象里,就是个爱多想的孩子啊。

评论 ( 13 )
热度 ( 38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