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印调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56(上)


半吸血鬼AU





于是,一天以后横滨的街头就贴出了一份喫茶店招收代理老板和服务生的广告,而也就是这一天,大奖赛的日本站正式启动了。

维克托很早就到了冰场,虽然不敢想象勇利看见自己以后的反应,但他们还是迎来了长久的分离之后的第一次对视。不约而同地,两个人都在一秒钟不到的对视下移走了视线。

“维、维克托……”勇利低声地唤他,“还是什么都不告诉我吗?”他轻轻地问出这样一句话。而维克托也恰好听懂了他的意思,其实,他的小猪是在含蓄地问自己会不会原谅他,会不会回到他身边吧?

但是维克托无法承诺,就因为他现在正在解决的那件事,他必须等到完全地安全才可以说出一切。银发的男人轻轻摇了摇头,“不行啊勇利,真的是抱歉呢!”他的语气温柔而熟稔,就像那些相互依偎的时间里一样。

听到维克托的回答,勇利却不知道他现在所想的一切。他理所当然地将次当做了维克托温柔地拒绝,他以前也经常这样拒绝别人,不是吗?于是勇利的神色微微变得黯淡了几分,“那好吧,比赛加油。”他几乎让人无法听见地说了一声,就错开步伐,继续向原本要去的方向走了过去。

之后就再没有和维克托说话。

维克托还是什么都不愿意说呢,勇利这样想着,有些失落。这样不行,他要开始为比赛而调动情绪了。勇利在心里命令自己停止去想身后站着的男人。他需要用表演的情绪,完全占领自己思想的每一个角落。

这样,就再没有空闲让此时此刻不应该有的情绪存在于心里了。勇利是这样说服自己的。

而那一边的维克托也同样不好受。他眼看着勇利侧过身与自己擦肩而过,却不能说出挽留的话。原因,除了他现在的顾虑之外,还有时时刻刻处于摄像机下的环境。但其实,他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想将真相说出来的好吗!
本来就已经在短节目的情绪里,这样一来维克托更加难过了,他愈发放任自己沉沦进心中的沟壑之中,冲不放心地看过来的雅科夫牵出一个笑容来。

“一会要拜托雅科夫了!”他点点头向着另一个方向迈开了脚步。这里的“拜托”指的是一会陪他去k&c区的事。想着勇利的时间长了,连语气都潜移默化地被他影响了啊!维克托有些自嘲地这样想。

正如维克托所想,虽然他们这边的动静很小,但细微的异样还是被眼尖的诸冈主播收入眼底,“哦,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和胜生选手之间的气氛似乎有些紧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选手身份的对立关系!”他这样调侃了一句。

在已经入场的观众们惊讶地将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时,维克托还有没有走远的勇利都不太好受。他们都在心里拼命否认,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他们怎么可能会因为一起比赛、同台竞技而心生不满呢?这可是开心都来不及的事情啊!

可是这些话都不能说。

勇利从见到维克托的那一刻起,就将原本戴着戒指的那只手始终揣在口袋里,他还是怕他这个男人万一伤心了怎么办。

短节目依旧是按照世界排名进行出场顺序的确定,维克托虽然有一个赛季的空窗期,但以他那高得吓人的积分,仍旧是最后出场的选手。而勇利,则在他之前进行比赛。两个人像是提前约好了一样,各自做着热身活动,同时趁着对方没有注意的时候,快速而急切地看那个人一眼。

这一站比赛中,来自中国的季光虹大概是和勇利关系比较好的了,除此之外,光虹的师兄曹斌也参加了这一站。还有就是韩国的李承吉,因为李承吉在这一年里和勇利的挚友披集成为了好友,再加上第一印象很不错的原因,勇利和他倒也能称得上一声朋友。

他们几个都是第二组上场的,所以这会儿还都在休息室里。很快地,年纪小的季光虹就发现了维克托和勇利……嗯,两位前辈之间诡异的气氛。

他将自家师兄拉到一边去咬耳朵,不过曹斌可不敢让这小孩贴得太近,不然他家那位“西部牛仔”打翻个醋缸子,可不是一件有意思的事。他回过头去看看维克托和勇利,嘴里吐出来四个字——“酝酿情绪”。除了这个答案,他也想不到其他什么了。

光虹“哦”了一声,但他直觉地感觉有什么事情不对。

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维克托现在与之前比 有些苍白的肤色。就算是白种人中,他也有些白得过分了。

于是他们没有去打扰那边各自进入短节目情绪中的两个人,尽管他们一个是有意识地让自己进入状态,一个是放任自己的沉浸在那种心情里,但这对于其他人看起来,是分辨不出内在的区别的。

季光虹是第二组的第二位上场的,个头小小的中国少年在六分钟练习之后就跑到休息室后面的走廊里去复习动作去了,他那位教练女士也跟了过去,小孩现在一副挺紧张的样子。

五分钟以后,曹斌拍了拍他的后背,示意这小孩上场。
季光虹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滑到准备位置去了。

他开始的动作是重心下降,放在弯曲半蹲的右腿上,左腿向侧前方微屈,脚尖外侧虚点在冰面上。左手上举手心翻上,右手则轻轻按在腰间。这是中国武术步伐中“虚步”的一种变形。

看来光虹是想要尝试很有挑战性的传统风格,场下的中国冰迷们想到了什么。

这时候因为日语作为主场语言而取得了和《朝日新闻》合作播音的诸冈久志也开始播报选手信息:“下面上场的是来自中国的季光虹,选曲是交响乐《临安遗恨》片段。”之后他补充道,“季光虹是中国男单的新星,今年一月份他才刚刚满18岁,第二次参加成年组的比赛,非常好的年龄!”

也许是亚洲的男孩子看起来都小小的,季光虹一向给人们的印象都是软软萌萌的类型。不过连续两个赛季的新风格都挑战了他以往没有过的形象。上个赛季是上海滩叱咤风云的青帮领袖,正派卧底;这个赛季又变成了民族的英雄。

注:《临安遗恨》是一首交响曲,也是一首古筝独奏,非常好听,一首演奏级别的曲子,剑落落正在跟老师学,双手摇指很难╮(╯_╰)╭

评论 ( 16 )
热度 ( 30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