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开始预售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58(上)


半吸血鬼AU





勇利十分敏感地体会到了这一次短节目中,维克托身上出现了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接下来是一组接续步,其实维克托的接续步也是次次都可以拿到四级的,不过他的跳跃和旋转太过耀眼,滑行方面反而就被冰迷们忽略了。要不然的话,他怎么能够成为在大奖赛决赛上五连冠的“冰上的皇帝”呢?

长笛的旋律格外清亮地飘扬出来,维克托的联合旋转是一组燕式旋转接蹲转再接换足蹲转,然后他又以刀齿步变乔克塔步,然后进入阿克塞尔三周跳。

勇利盯着维克托的每一个跳跃和旋转,维克托将所有的跳跃都压在了后半,这是凡人追寻着天神的执念,是凡人卑微而永不放弃地追逐。

勾手四周跳加后外点冰三周跳,维克托在小提琴的上行音阶中以大一字接反向外勾步进入后内四周跳。

为何突然间曲调这样热烈呢?那是因为凡人已经无所畏惧,他舍弃了一切,舍弃了所有,也许,连生命都即将舍去,便也就不再顾及其他。提刀燕式滑出后是跳接抱腿蹲转,再换足变为收腿蹲转,接着维克托面向侧面燕式旋转后提刀。

圆号的声音和小提琴相互博弈,然而凡人却终归是个凡人。维克托在这里编排的是4T+3T的联合跳跃,再到蝴蝶转后接幻影转,仿佛是恍如一梦的空寂,音乐柔美,但一切黑暗中的悲歌都无人看见,无人知晓。

凡人最后化作此间烟尘,最后一个四周跳,维克托安静地落冰,万事都在此刻消失了,只留下火光,燃烧着生命残留的痕迹。他以半跪着伏在冰面的姿势结束了表演,这就是凡人追随神祇的史诗,这就是[Flame before midnight]。

表演结束以后,维克托朝冰场的出口滑过来,才从对自家学生不可思议的进步的震惊中回神,雅科夫缓和了面容将冰刀套递了过去。

走上k&c区以后,维克托对着摄像机比了一个爱心,附加一个wink,但雅科夫总是觉得他好像有什么担忧一样,并不是那么的高兴。就在这时,大屏幕上已经出现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字样,但似乎那位播音员还在发愣,隔了三五秒才意识到,有些惊讶地开始播音。

“最后,让我们来看一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短节目的成绩——118.93分!短节目毫无疑问地列于第一位,并且拿回了短节目最高分记录的拥有权!”这位播音员似乎有点太过激动,连嗓子都破了音。

不只是他,在听到维克托的这个分数以后,俄罗斯公共电视台和俄通社的记者也纷纷将长枪短炮对准了走向休息室的那个银发的男人。但维克托并没有给他们采访的机会。

他在等待着后天的自由滑比赛。

大奖赛的决赛时,短节目和自由滑之间还有一天的公开练习时间,维克托自然不可能在人多的白天去冰场,原因早就说过,虽然有始祖的血不会让他听人自己的本能,但那样的感觉还是不怎么舒服的。而这样的不舒服如果被了解自己的人看了出来,这就不是一件美妙的事了。

温哥华的天气还是温暖多雨的,维克托坐在斯坦利公园的长廊里。说实在的,于对于他们这样一种物种来说,感觉是不太一样的。雨滴滴落在脸上、胳膊上,都不再会感到冰冷,反而有一种温温的触觉。按道理讲连遮雨也是不用的,拥有自身力量的他们根本不会被雨水淋湿。

但维克托还是坐在回廊里,不管怎样他还是倾向于承认自己原来的人类身份多一点点。也许,这样的雨真的可以让心里冷静下来一样,维克托此时脑子里想的,都是[The Mask Will In Fire]中的感情应该如何处理。

因为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还有什么东西自己没有释放出来。这是一种清晰却无从说明白的感觉。在将假面的意象尽可能诠释和理解之后,仿佛还有什么意犹未尽,无法倾诉。别人不知道,以为[The Mask Will In Fire]已经非常完美了,可维克托却没有那种完完全全的顺畅感,就算练习了两个赛季,这种感觉也并没有完全消失。

就好像总是隔着什么一样,直到比赛开始之前维克托都没有想明白。虽然这不影响他的比赛,但对于维克托来讲,这样的节目就是不完整的。

离开酒店房间之前,维克托调整了情绪,暂时忘记了节目情绪不完整所带来的一点点违和。就算如此他也会拿到这枚金牌的,维克托在进入状态之前对自己说。不完全是为了给雅科夫教练的承诺,更是为了,他想一直被勇利的目光所追随,哪怕是作为他希望超过的对象。

都说媒体工作者是耳目是喉舌,现在这一点被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出来,维克托刚一出现在冰场,摄像机就直接对准了他。

“嗯,看见今天维克托也到达得非常早呢!不过说起来,之前就已经听雅科夫教练说起,维克托这个赛季有很多事情要忙。”解说员突然想起来了雅科夫无可奈何地对外界给出的说辞。

显然,其他人已经相信了这种说法,另一名解说员也接上了话头,“说的是,这个赛季的每一场比赛前公开练习时间维克托的没有出现,也许,这位‘冰上的皇帝’已经心里有数了,也让我们期待,期待今晚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王者归来!”

镜头跟拍维克托,捕捉到了一个他的背影。话题中心的这个男人,此时已经处于某种情绪当中,换句话说他已经完全进入了节目要求的那种感觉里。

当初雅科夫第一次发现这一点的时候非常惊讶,因为雅科夫知道,自己的这个学生因为少年时经历的有一些事情,让他将某种感情扮演出来,他可以演得就像是真的,也可以以此去感染无数观众;但他无法发自内心地拥有这些感情,或者说这些情绪已经被他弃之不顾了好多年。可以说,他能够在节目中扮演好任何一个人,但那些,几乎都没有他自己的影子。

所以你们可以想象一下,当雅科夫第一次发现维克托是自己沉浸在某种情感里时的感受,他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让维克托产生这样的改变,在一方面是欣慰的同时,也有一些隐约的担忧。因此上,那几天雅科夫的脾气稍微好了一点,咆哮声也稍微小了一点。

评论 ( 9 )
热度 ( 29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