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印调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58(中)


半吸血鬼AU






微博投票链接: 印调点此

印调结束后将在微博抽两个宝宝赠送全套本子哦💙💚💗💛💜

到了现在,雅科夫已经比较熟悉维克托的这种状态了,他带着勇利和尤里踏进室内的时候,正好听见了播音员的这几句话。雅科夫依旧面无表情地在前面走,倒是跟在他后面的尤里转过头看了身边黑发的青年一眼。

勇利当然也听见了,他低下头来,手指用力绞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作为维克托的粉丝还有就算分开也会一直爱着他的勇利来说,当然是希望维克托能够获得冠军,大概这样也可以说明维克托并没有被自己拖累吧!也只有这样才能告诉别人,维克托还是那个出色而耀眼的男人。

但是另一方面,作为选手的他却因为第一次和维克托同场竞技即将完成而升起斗志。将近两年的时间,他也要向别人证明,用自己的进步证明,维克托来当自己的教练并不是白白浪费了这些时间。这是勇利想过了很多遍的事情,也是这大半年来支持他完成那么多高强度训练的精神动力。

他突然不愿意正面去问维克托了,勇利这样想。如果有什么可以说的,维克托早就会说的,现在问的话,不论是怎样的结果,恐怕都会影响维克托的安排吧?勇利还是无法抑制地为维克托着想,在他看来,下定决心去试探已经是很过分的举动了。

于是勇利将比赛之后问维克托这一段时间为什么如此反常这个选项从脑海中划去。

尤里看看前面身影已经快要消失的维克托,又看看旁边突然坚定起来的勇利,“啧”了一声,大踏步地紧跟在雅科夫教练的后面,走到前方去了。

进入休息室的时候,勇利并没有在那里看见维克托,不过他倒是看见了自己的挚友披集。

披集已经换上了他那件[拉玛坚颂歌]的表演服,从地毯上爬起来。“勇利,我去做热身啦!比赛之后要等我哦!”说完他冲切雷斯蒂诺眨一眨眼睛,就跑到一边去了。

“嗯,披集你加油!”勇利偏过头去看披集的打扮,等他再转回来的时候,雅科夫已经不见了身影。勇利诧异地看向尤里。那个已经开始从男孩向男人转变的少年一脸不满,“哦,雅科夫有事出去一下,先开始活动吧!”他说完这些,又更加不满地小声嘀咕,“该死的长个子,反正这次要给你们陪跑……”

看来,欧洲人迟来的发育期,带来了不少麻烦,尤里和维克托那种渐进式的长个子不一样,他是属于在一个赛季间猛长的那种。这种长个法带来的问题就是无法很好地适应自己突然变化的重心。这一点之前也提起过,解决的办法就是暂时降低自身的难度,好顺利地度过这一段时间。然而,就是这样,也仍然让来自西伯利亚的小老虎十分暴躁。

不过当然尤里是不可能因为这个原因就不参加本赛季的比赛的。他可是一直往前冲的“冰上的老虎”,才不会像那个不负责任的老头子一会空掉一个赛季,一会又玩失踪!

虽然空掉的那一年带回来了一个凑合着还算不错的“战利品”……大概很乖很听话就是不错了吧!

尤里撇着嘴想。

哦,没错,尤里说的就是他旁边那个名字和他发音一样的黑发青年。虽然最为早熟的欧洲人,尤里一直不遗余力地吐槽着勇利和年龄不符的成熟度,但他还不是承认了勇利这个所谓“维克托的战利品”还是不错的吗?

只是尤里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改变而已。

而勇利完全没有在意尤里之后嘟囔的话,他听到雅科夫有事出去了以后,就自己抱着包到一边去了。按照前天的短节目排名,尤里虽然降了难度但还是排在自己前面,虽然只相差不到两分,但今天的自由滑以及一定要发挥出体力的优势更加努力了!今天晚上,他必须要证明自己。

勇利心里的想法是这样的。

想到此处,刚刚因为看不到维克托而产生的不安也渐渐褪去了。说白了那其实也不是不安,就是一种虽然爱他,但一想到维克托一个人离开的事,就仍然有一种隔阂无法消除的心理。这种心理在看不到他的时候,就会冒出头来。

不过现在勇利的脑海中只有比赛这一件事,只有[克劳狄奥幻想曲]了,他换好表演服,又套上自己的外套,向一直很关心自己的切雷斯蒂诺打了声招呼,就到一旁墙边上去压肩了。

他不知道,此时维克托就在他附近不到半米,与他一墙之隔的那一边,男人银色的长发和一地雪光一起莫名有一种让人难受的感觉。他将赛场内的声音都收入了耳中,想起去年在长谷津的那天,也是一个下雪天,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想念起马卡钦还有勇利了。虽然他知道,勇利就离自己这么近,近在咫尺。

维克托听到,场内已经开始介绍选手了。

按照惯例,大奖赛的决赛中,尤其是最后一场选手出场比赛之前会先由解说员依据排名,介绍每一位出场的参赛者。

“今天晚上,我们将会见证世界花滑男子单人滑的最终对决,世界第一的荣耀将会属于谁?!”解说员已经开始为之后的比赛制造氛围了。

“名列短节目首位的当之无愧活的传奇——俄罗斯的英雄、冰上的王者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因为转化之后敏锐地五感,维克托在冰场外的路灯下和那温哥华难得一见的小雪中,在他活动肩肘关节的时候,就听见了场内这样对自己的介绍。

他微笑着摇摇头,没有在意,因为这不是他的终极追求,只能算是同向目标的一条途径。

“同样来自俄罗斯的尤里·普利赛提排在第二位,”解说员用标准的英语念出这些内容,“第三位是日本大器晚成的新星,胜生勇利,他能否以与第二位非常近的差距成功逆袭?”

听到这里维克托脸上的笑容又展开了几分,勇利,你要加油了呢,我还在前方等着你啊!

评论 ( 14 )
热度 ( 21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