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开始预售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59(上)


半吸血鬼AU






微博投票链接: 印调点此

印调结束后将在微博抽两个宝宝赠送全套本子哦💙💚💗💛💜

其实,也就是因为他在遇到和对方相关的事时,不够客观,也不够理性,只是觉得自己认为重要的就一定是那个人需要的,他一心想着证明自己没有拖累对方,可也忽略了只有让那个人也开心才是真的好。太过看重,反而让视听迷茫,无意识的时候,他已经拒绝了做出改变。克劳狄奥的表现方式是他的刚愎自用,而勇利则是选择了另外一种拒绝。

这一层,是勇利还没有想到的。

但是一旦加入了自己的理解,整个节目就都不一样了,更加灵活,更有深度,也更为流畅。

克劳狄奥在晦暗的暗流渐渐滋生的时候,仍然按自己想象中的方式进行着自己的爱情,他以为他所能给予的极致就是维系爱情最好的方式。年轻气盛的将军是如此相信着自己的想法。

当小提琴的高音也加入了拨弦,勇利一手上举,那是一个五位手位的拖刀。节目进入了后半,这之后是换足的蹲转接提刀燕式旋转,他在定音鼓和排鼓声中平滑,又接上一组编排步法。

这是阴谋已经开始实施,被激怒的将军与恋人争吵,继而离去。当鼓声重新被弦乐的solo压制时,勇利正好跳完后外点冰三周跳,然后很快就是3A+1Lo+3S。

场外的维克托也听见这段音乐了,对于其中的含义他远比勇利知道得清楚,可是他所做的只能是等待,维克托靠着墙,叹了一口气,听了音乐想象着勇利现在做到了哪个动作。

节目已经进入最后一部分了,后外点冰四周跳接着平滑、侧滑,接着向后方抬腿在燕式平衡后跳接燕式旋转接幻影转,再变为抱腿的蹲转。视角重新转回观众的角度了,夏赛克步和直立旋转时音乐也轻快了起来,还在不经意间,染上了几分笑意。

直接进入后内四周跳,勇利轻轻一击掌,在刀齿步之后,右脚点冰起跳。

“后内点冰四周跳!非常完美的动作……”诸冈主播咆哮起来。

茹贝尔也开口道:“是的,胜生选手上个赛季新增加的四周跳已经较为成熟了,不愧是维克托的学生,点冰、起跳、落冰用刃都非常干脆。”他丝毫不吝自己的赞美。

“PERFECT!”维克托还是忍不住喊起来。他忽然想起来,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能够让自己喊一声“PERFECT”或者“AMAZING”的事了啊。

照例的联合旋转以双足的直立旋转为结尾,勇利微微弯屈着双腿站定,右手背在身后,左手张开五指手心朝外,遮挡住半边面颊,似乎是拒绝着克劳狄奥的高傲,结束了整套自由滑。

勇利完成了表演,汗珠一颗一颗地从鬓边滑下来,砸落在冰面上,发出轻微的滴答声,勇利非常累,可是他的思维却前所未有地活跃。动作停下的那一刻,他想到了很多,有因为终于能够独自完成一次让自己满意的大奖赛决赛而产生的兴奋与激动,也有因为无法与不知道是否还算是恋人的恋人分享的沮丧,可以说是百感交集吧!

他在满场的惊呼声中走向k&c区,迎着蜂拥而来的镜头,几乎看不出什么不自然地露出了一个腼腆死少年的笑容。是的,现在的勇利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改变,他虽然还是会不时地害羞,但已经不会紧张得连一句完整的话的说不出来了。

“胜生勇利的新一季代表作,[克劳狄奥幻想曲]代表了他最高的竞技水平!来自日本的奇迹,他的得分是221.37分,综合得分326.70分,暂列第一位!”

听到这个明显比去年高了不少的分数,勇利松了一口气,这个分数看都可以得到奖牌了吧!他虽然知道尤里正在度过瓶颈期,也的确觉得自己已经尽可能的用上了所有可以用的时间练习,但勇利对于这一次能不能超过他心里一点都没有数。更不要说拿到金牌,这是他从来都没有想到的事。

从本质上来说,勇利到底还是那个对自己没什么信心的青年啊!

他心里那样想着,然后拥抱了一下已经起身的雅科夫,走下了k&c区。

等勇利换好衣服来到看台上是,尤里的表演已经开始了,他按照和披集说好的坐在他旁边,一眼就扫到了披集·社交狂魔·朱拉暖正在看尤里的节目的间歇,忙里偷闲地刷着ins。

“那个,披集!你又在干什么啊?”看见披集正在上传一串自己刚刚表演的图像,勇利脸上微微发红,“不要放到网上……”虽然本来比赛就是被各大媒体直播的,可是一旦被披集发到ins上,肯定围观的人会更多吧,勇利对于这一点绝对是想想都很不好意思的。

然而披集眼疾手快地在勇利说完话之前点击了上传。然后他一脸无辜地转向勇利,“啊!没事没事,勇利刚刚超级棒的,不要害羞嘛,粉丝们都很喜欢你的。”他这样说着,然后欲盖弥彰地继续刷着ins。

同时,他还把勇利拉过去一起看。

效果不错,他成功地转移了勇利的注意力。

“是韩国的李承吉?披集你这个赛季似乎和他成为朋友了?”勇利有些诧异,不知道为什么披集和那个冰山一样的韩国少年走得挺近。披集不要觉得这有什么奇怪,他举起手机给勇利看,“是的是的,以前被他有点吓到了,其实是一个不错的人,变成朋友之后会很耐心地听我说话,虽然他自己话那么少……”

披集很兴奋的样子,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打开了话匣子,勇利听披集小声说了一堆,什么李承吉很努力啊,什么他家的那只叫阿晟的雪橇犬啊,突然感觉披集是不是高兴得有些不寻常。不过他也没有感觉出个所以然来,就被披集拉去接着看ins了。

低头看手机,勇利发现那是雷奥的ins,不过图片却放的是季光虹的自拍,下面一行配文:“@披集·朱拉暖:哈尔滨,和雷奥一起看冰灯,大佬求指导自拍ヾ(๑╹◡╹)ノ"”

看到这个语气,勇利怎么说都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了,他短促地惊呼了一声,然后捂住嘴,“光虹他们,是要公开了吗?”

披集却摇摇头,“只能说是圈子里公开吧!光虹是中国人,他们想要公开可是很有难度的啊!”他想了想然后突然转过头去看勇利,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问,“那个,勇利,你……和维克托的事……怎么样了?”披集当初就知道勇利和维克托发生了什么事,他一直都很担心他们,嗯,也许担心勇利更多一些吧!

评论 ( 7 )
热度 ( 34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