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印调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62(中)


半吸血鬼AU





微博投票链接: 印调点此

印调结束后将在微博抽两个宝宝赠送全套本子哦💙💚💗💛💜

不过,维克托也就是赞叹了一声,然后就脱下风衣上了冰。

维克托在冰上开始滑行,他依然是随意地滑行、旋转,甚至是跳跃。这是维克托一贯的熟悉冰场的方式。每当比赛的时候,他都会这样仅仅凭借身体去感知脚下的这一片冰面。不过,今天的维克托似乎有哪里不太一样。

银发的男人一直这样,因为他身影的不停舞动,银白色的长发划过在夜空中带着凉意的空气。三字转、莫霍克步、乔克塔步、燕式平衡……躬身旋转、跳接蹲转还有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跳跃……甚至还有拿出来就一定会惊世骇俗的贝尔曼旋转,以及……

以及维克托正在做的这个、已经完全没有纰漏的、在他自虐一般练习了将近一年才终于完成的——阿克塞尔四周跳。

他完全不是在练习什么节目,而是纯粹的想到哪就滑到哪,大底这也可以算作是一种发泄吧!这快要一年的时间,他太过压抑了,因此才养成了这种习惯。这种在比赛前什么都不愿意去想的习惯。

要知道,连续九十天的重复就会形成一个稳定的习惯,所以啊,这三个九十天让维克托发生了习惯上的改变,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维克托为什么要跳这一个简直让人惊恐的阿克塞尔四周跳呢?一整个夜里还不止一次跳出来这个。其实,维克托早就做了决定,他要将这个此前从未有人完成过的动作展现出来了。也是时候,跳出这个已经可以让他自己满意的阿克塞尔四周跳了。维克托很久以前决定独自构建这个难度系数max的动作时,就已经想过了,要将自己4A的首秀放在世锦赛上。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成为勇利以后注视的对象,不论是什么原因。

三天以后,各国的选手才陆陆续续地到来,如对于维克托来讲,他还是每天夜里到冰场去,然后什么都不想,只是滑冰。

问题在于,比赛前两天的晚上,维克托和前几天一样来到冰场门口。因为这些天他都没有什么异常,霍森菲尔和莫洛斯也就不再担心什么。然而,这一天维克托才打开冰场的门,就有一股非常熟悉的血香席卷过来。

这股血香维克托非常熟悉,味道并不浓重,只是空气里残余下来的一点点,却像是渔网一样,一点不放松地萦绕在他的鼻端,一寸又一寸地将他缠紧。

是属于勇利的淡淡血腥气,维克托在下一个瞬间就已经反应了过来。这对于现在的维克托来说,就好像是将一点火星弹进滚热的油中一样,轰得一声,维克托的理智快要被这种气息整个淹没,为了转移注意力,他不得不拼命的加强练习的力度,最好让自己连一刻都不要停下来去想那种气息。

然而不行,这样根本不能行得通。

来自勇利的那种熟悉的感觉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他,或者说是,引诱着他。维克托忍着异样的感觉将冰面恢复原样,这段时间以来,他的能力在使用冰的这方面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

之后,他转身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里。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在那里待着了。尽管他无比留恋那种来自勇利身上的血液香气,但是不行,如果再待下去,他恐怕会直接失控吧?

勇利今天在练习的时候手臂上受了一点伤,维克托一闻到那种气息就知道这只是轻微的划伤,没有什么大事,但就是这样轻微的伤口,甚至只是冒了些血珠,留下的甜意都足以让他产生这种反应。

维克托从天上以最快的速度掠了过去,他平时并不喜欢这样很“血族”的方式,但现在情况紧急,也就容不得他思考了。回到酒店,他直接拉开了自己房间的窗户。直到整个人扔进柔软的靠背椅上时,维克托整个人松了一口气。

但是之前诱发的烧灼感却并没有因为离开而减弱,那就像是一个引子,将他好不容易压下去的不适又勾了起来。

默默地忍耐了将近半个小时以后,维克托手掌慢慢地收紧,因为用力的缘故,那本就瓷白的指节显得更加没有血色的苍白。他的银发散乱地垂在那里,被鲜少滚出的汗水打湿了。

他没有声张,只是到了后来实在无法忍受的时候,才从一边的黑色背包内抽出了特意带上的医疗包。那里面装的并不是别的东西,只是一根针管。

他放出了自己的血族形态,然后狠狠地一口对准手腕咬了下去,他希望用痛感来让自己克制住。

下一刻,维克托就将最后的始祖之血推了进去。

这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后的能够平复那种冲动的办法了。于是,维克托只能提前这样做了。

那种鲜红的液体一进入他的身体,就快速地与血管里的血液融合起来。他的伤痕慢慢地消失不见了,银发的男人在过了很久以后,才轻轻地呼出一口气。

第二天,没有去练习,夜晚时也同样没有。

前一天的意外实在太耗费精神了,维克托休息了整整一天,才将精神状态调整回最佳的状态。

当地时间晚上七点半,男子单人滑比赛正式地开始了。勇利在进入休息室的时候,看见了维克托的外套放在一旁的椅子上,人却不知道去了哪里。虽然那只是很普通的俄罗斯队服,但是勇利只要看一眼就能看得出来,那一定是维克托的衣服。

他不知怎么就想到了一年以前自己同样是在凳子上看到的那只马卡钦抽纸盒。维克托的抽纸盒啊!似乎那是维克托走到哪里都会抱着的东西呢。可是现在已经有很就没有看见维克托抱着它了,勇利忽然回忆到这几次同场竞技时看到的维克托。

世锦赛因为参赛的选手比较多的缘故,所以决定参赛者短节目出赛顺序的规则,是按照选手本赛季参加其他比赛的积分从低到高依次排名,然后每六个人分为一组,在小组内抽签决定的最终上场顺序。

就是在之前抽签的时候,维克托也只是匆匆出现了一下,抽完签之后,就又回去了。可能他又回去睡觉了吧,勇利在悄悄地用余光仔仔细细地观察过维克托,看出来他有些疲倦精神也不好的样子,做出了这样的猜测。

我们不得不说,不管是歪打正着还是相爱的人拥有的默契,勇利的确是猜对了。

好吧,那其实叫做调整精神状态。

评论 ( 13 )
热度 ( 34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