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开始预售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63(中)


半吸血鬼AU





微博投票链接: 印调点此

印调结束后将在微博抽两个宝宝赠送全套本子哦💙💚💗💛💜

『虽然今天是七夕,但是我还是好想更正文虐一下维三岁。。。咳咳咳,三岁你不要哭~下午再放一个小甜饼番外吧╮(╯_╰)╭』



这是……

这是……

阿克塞尔四周跳!

没错,是阿克塞尔四周跳,世界上第一个完整构造出的阿克塞尔四周跳!几乎十秒钟过去,包括诸冈主播在内的各国解说员才开始想起来播报震惊整个花滑界的这一跳。

可以说这实在是让人太过意外了,裁判组手忙脚乱地算着这个难度超过了勾手四周跳的这一跳的分值。对于裁判们来讲这可能也是他们在自己的执裁生涯中,第一次这样慌乱吧!

放在节目后半的阿克塞尔四周跳,可以拿到16.50分了。

整个现场几乎要失去了控制,冰迷们不知道怎样去表达自己的激动,每个人都在欢呼,或者是震惊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们过了很久才意识到,这个男人在他29岁的时候,创造了一个伟大的历史。

好吧,我们悄悄地说一句,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永远也不会迎来他的29岁生日!

原因你们一定明白的。

在其他选手们待着的地方,也传来了一声声的议论。如果说其他人,比如说披集、雷奥、克里斯,还有波波他们,是惊异于这个男人的难以超越;那么勇利则是惊异于这个男人,竟然真的用了一年的时间,攻克了这个花滑界的世纪难题。

是的,他很清楚,在一年以前,维克托并不会4A,也并没有开始研究。勇利不知道这一年维克托在哪里训练的,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一个人都不告诉,但是他很确定,这个神一样的阿克塞尔四周跳就是他在这一年,或者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解构起来的。

这到底是怎样可怕的能力,才能做到这样,勇利想着。可他一点都不知道,某个男人每隔几天就惩罚自己似的练习4A,几乎每一次,都是筋疲力尽。

等到人们终于慢慢冷静下来的时候,管乐和苏格兰风笛的合奏已经可以和一直缭绕的低音声部分庭抗礼,紧接着又是一组以4T为主的跳跃,这一次的节目里,维克托将跳跃安排得如此密集,几乎全部放在了节目的后半部分,甚至是后三分之一。

紧接着马上就是后内点冰四周跳,这是众所周知的“维克托的代名词”,从今往后,恐怕他的代名词又要增加一个了。

小提琴的声音越来越高昂,压住了整个冰场的低语声。不过维克托现在完全没有心思去想自己那一个4A所能够引起的轰动,他将所有的感情都投入了自己在正在进行的表演之中。

这个赛季,他的主题是‘Kissing To The Void’,维克托一直记得。那么“虚空”到底是什么呢?

那不只是空间,还有时间。不管多少时光过去,就算我不得不用假面掩盖住真相,也不会永远隐瞒你,我的爱人!

银发的男人在音乐第一主题再现的时候接上了蝴蝶转接蹲转再接换足蹲转的联合旋转,那是为了将真相呈现出来而不计后果的人啊!维克托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这个“准备”,除了终有一天真相水落石出的含义,还有准备好在真相之后,面临各种结果的孤注一掷。

他这个赛季,终于明白了在滑冰的时候无法抑制地想起一个人是怎样的感受。

一遍又一遍地滑这个节目,而今维克托才终于明白了,他想说的、想要传达的是什么——当真相知晓的那一天,我会给你选择的权利,留下,或者离开,都是你生而为人的权利。火焰可以焚尽厚厚的假面,也可以焚尽此身。我不怕,不怕用我的一切,包括生命,告诉你,你想要的真相,那就是,我的心里始终一如往昔。

4Lz+3T是最后一组跳跃,联合旋转让整个作品走向了尾声,维克托仰起头,他的左手在眼前一英尺处张开,就像要接住虚假的面具所留下的烟灰。

如你所见,剩下的从来都不是虚妄。

维克托的额上微微地汗湿,银白色的刘海凌乱却非常漂亮地挂在那里。他站直身后,向着四方的观众们致意感谢。这个时候,掌声才像潮水一样响了起来,此起彼伏,久久地响着,不曾停歇。

大约五分钟以后,掌声才渐渐停止了。维克托一抬头,就看到了那边看台上的勇利。

现在,由于血族的体质,维克托无论隔得多远都可以看见勇利了。可他却在看了那个方向一眼之后,就扭开了头,向着冰场的出口滑去。

也许是想逃避那种难受的心情吧!

他这样想着,直到上了k&c区,才冲着镜头笑了一下。

雅科夫坐在他的边上,他欣慰地看着自己最得意又最拿他没有办法的学生,难得一见地点了点头,“维恰,我现在相信你没有偷懒了!”他拍了拍维克托的手背。

于是某个小老头又因为维克托手上偏凉的温度而立起了眉毛。他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广播声响了起来。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创造了历史的伟大天才,他的自由滑成绩是225.17分,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新高!”对于如此的褒奖,维克托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笑了一下,然后就跟着雅科夫离开了等分区。

这个时候,雅科夫才找到机会,将维克托拉到了一边,严肃地看着他:“快点把事情处理好就回来吧,嗯,弄出来了4A还是不错的……”他破天荒地说出了一句赞扬的话。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然后更加严肃地看着维克托,“注意身体,你的手可有点太凉了啊!”

维克托知道这是他的教练先生在不自在地表达对自己的关心,于是轻轻抿了唇,“嗯,好的,雅科夫不要担心我啊!”他一贯是不愿意让别人担心自己的。

雅科夫又哼了一声,说了句“准备一会的颁奖仪式吧!”就转身离开了。

事实证明,flag这种东西是不能胡乱立的,从等分区下来过了一段时间,维克托就有了一种不太对劲的感觉。非常突然地不对劲,不是始祖之血的副作用发作的时候那种,就大概是类似于无力感的感觉。

这个时候还只是很轻微的感觉,但这足以让维克托意识到不对了,每一次意识拉入那个“梦一样的禁锢”之中之前,就是这样的感觉。

现在,距离颁奖仪式和献花仪式还有差不多半个小时。

评论 ( 8 )
热度 ( 38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