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开始预售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64(上)


半吸血鬼AU





微博投票链接: 印调点此

印调结束后将在微博抽两个宝宝赠送全套本子哦💙💚💗💛💜

这样的回答落入耳中,安德烈怔住了。他没有想到过,会有一天,在这个他看着从小长成少年,又空缺了他十几年人生的孩子嘴里,听到一句这样的回答。虽然他从不曾拥有过爱情,但是他知道,那些话语里面,是这个已经长大的青年的——一整颗心。

他不能再说什么,这样的感情是他不明白的,但他看得到,维克托为了挽回这段爱情,都付出了什么。

安德烈管家再一次严肃地踏入维克托的房间,是在两天以后了,鉴于世锦赛的时候,维克托的力量已经只剩下一成多,管家先生在斟酌了两天两夜之后,还是想让维克托试一试,喝一些非常淡的血液会不会好一点。

对于这个提议,维克托当然是不反对的,其实在接受现实之后,他对于自己这样一种身份的抵触就慢慢不再那么强烈了。然而身体是不同的,它记住了自己最强烈的情绪,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维克托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可是在三天以后,他发现自己仍旧是老样子。“真是没用啊!”银发的男人有些痛苦地靠在洗手台边。

现在的情况是,他一方面完全喝不下去任何血液,一方面本能又在叫嚣着渴求着快要失控,这种两面夹击的矛盾,让维克托不知道如何是好。其实,他真的已经很努力的接受现在的食谱了啊!

最后,他们几个讨论出结果了,按照莫洛斯灵机一动想出的方案,让维克托在包里放一个冰袋,随身带着一直血袋,实在忍受不了了就喝上一些。就算立刻会自觉地吐出来,到底还是会留上一点点,虽然作用很小,但也但也比一点都没有要好。

他们到后面也没有讨论出什么更好的方案,也就只好按照莫洛斯说的办。

“就是维恰会觉得痛苦了……”霍森菲尔摇摇头说,他也不知道这个决定是不是好。

这几天,勇利也回到圣彼得堡了,这是维克托在联系马卡钦的时候才知道的。

这几天,突然进入了休赛期,勇利还是有点不适应,他在家里也不知道要做什么,没有了维克托的房间里面空荡荡的。勇利抱着马卡钦坐在沙发上的时候这样想。

如果说之前勇利还可以逃避着将所有时间都放在滑冰之上,那么在刚刚进入休赛期,又被雅科夫教练不容反驳地放了半个月的假期之后,他就真的无法控制住自己不去想关于维克托的事了。

从大奖赛的banquet到现在,其实勇利一直都很不安,特别是到了现在,闲了下来。他不知道维克托在banquet上的反常,还有他对于自己试探没有反应的反应是怎么回事。

就在他一连几天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区号为0081的电话播了进来,是勇利非常熟悉的号码。

“啊!”他有些吃惊,“家里打电话来了呢……”

接通电话以后,那头传来了宽子的声音,“晚上好晚上好!勇利拿了银牌真不错,小维的复出非常精彩……”勇利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妈妈在说维克托。

“嗯,唔……是的……抱歉妈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给你们打电话……”黑发的青年举着手机,将手机放在耳边,一脸歉意地低下头。这些时候,他因为逃避着想维克托的事,除了吃饭睡觉以外的时间都用来练习了。这样一来,也就的确疏忽了家人。

宽子听到勇利自己责备着自己,一点都不介意地笑了起来,“没事没事,勇利不要跟妈妈道歉啦!”她安抚着自家的儿子。“话说,勇利这个赛季的比赛我们都有看过哦!就是外行人都能看得出来,勇利的进步非常大。”

宽子祝贺着勇利拿到银牌这件事,勇利认真的回应着,可是他一点也不开心,不知为什么,明明拿到了从未有过的好成绩,他也开心不起来。

毕竟是母子天性,宽子太太在一开始,甚至使用了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她就发现了,勇利在难过,再到后来说起维克托以后,勇利明显停顿了一下,再开口的时候,显得更加难过了。于是她也就不再说什么,转移了话题。

接完妈妈的电话之后还没有过多久,美奈子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勇利今年不打算回来吗?”美奈子一上来就这样问。

支吾了了两声以后,勇利轻轻地嗯了一下。

“是因为维克托那个家伙的事吧?”美奈子有些不满地直接问出来,“那个家伙有什么好啊!身为恋人还和对待其他人一样把事情瞒着你……”她不高兴地为勇利打抱不平。

勇利抱着电话坐在床上,他向后仰躺下去,从衣服里面拉出那枚戒指。在闪烁着银光的项链之上,一点金色泛着光。

他静默了半晌,而后迟疑地作出回答。

“美奈子老师,就是他在瞒着我的同时,也瞒着雅科夫教练在内的所有人,我才可以告诉自己,维克托也许仍然爱我,他只是有什么事情要去做,却在一年之内不能让大家知道而已……”

听到这句话,本来性格就比较直率的美奈子简直要被气笑了,“你们是恋人的关系,就算有什么事,他瞒着别人就算了,连你也一起隐瞒,”她的音调拔高了几分,“勇利,你还要替他说话到什么时候?”

这句话刚说出来,美奈子就停了下来,好像是想到了一些东西。

勇利是这样回答的,他说,“美奈子老师,抱歉让您担心了,但其实,我不是在为他说话啊!只是……”勇利咬了咬嘴唇,“只是我知道我爱他,并且这一辈子都不能再这样去爱上一个人了。”

“我不是在为他说话,而是只有这样对自己解释才能让我好好地等着他,生活下去啊!”勇利的最后一句话有些带着郁闷的无奈。

美奈子现在已经想起了优子和西郡那天和自己说的话,虽然还在恼火,但也没有之前那么生气了。她想了想,然后继续对勇利说话,“好吧,这件事我就不多说了,另外一个问题,你最后下定决心按我说的,摘下戒指试探维克托了吗?结果怎么样?”这是美奈子最关心的一个问题。

勇利点点头,之后才反应过来,在电话的那头,美奈子老师看不到自己的那个动作,才踌躇着回答,“那个,是、是的,我有按照美奈子老师说的去做。”





『💙💚💗💛💜』
来自剑落落的碎碎念:
这一更又名——
“论美奈子是如何出馊主意的?”
『💜💛💗💚💙』

评论 ( 10 )
热度 ( 28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