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印调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64(下)


半吸血鬼AU





微博投票链接: 印调点此

印调结束后将在微博抽两个宝宝赠送全套本子哦💙💚💗💛💜

仿佛是开启了一道闸门,第一口血液被排斥出来之后,身体就愈发嚣张得不可收拾,这一口血很快就又被他吐了出来,然后第三口、第四口……仍旧是这样。但反复这样做,确实是有一点点血液被身体吸收的,维克托看着镜子里自己恢复苍蓝色的眸子,继续这从各种意义上来说的折磨。

就在他捏着剩下的小半袋血准备继续的时候,洗手间关起的大门砰得一下被从外面推开了。

“维克托!”站在那里的人是尤里。

他从半个月以前就开始有所怀疑了,而今天维克托因为事发匆忙,忘记了摈除洗手间里的声音。听到液体流动声,尤里就找到了这里。他早在之前就将门拉开了一条缝,将手机伸进去远远地录像,拿回手机以后看到那竟然是消失了近一年的某个人,而且还拿着什么喝一口吐一口的,他才忍不住推开了门。

维克托惊得呆在了那里,他下意识地将两颗尖牙藏进嘴里,然后直冲着背后说了一句,“尤里奥,不要过来!”

好嘛,幸亏他刚刚那么折腾得好了一些,否则尤里进来之后,他肯定会直接失去理智的。

尤里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事情有些严重了,而且不同寻常,成熟了不少但到底还是个少年的尤里完全不打算听维克托的,在他看来,不管维克托吐的是什么,都是很严重的事情。

然后,他上前一步,就看到了那水池之中,红得吓人的……血。

“喂,老头子,你是不是快死了才躲着那只猪?”尤里下意识地这样喊着,但是他其实吓坏了,恶声恶气的说着担心的话。

尤里一把抓住维克托的胳膊,又被他皮肤的温度吓了一跳,“喂,不要死啊!”他盯着就是不愿意开口说话的维克托的后脑勺。

维克托不愿意说话,是因为他害怕一说话嘴里藏着的秘密就要暴露了,但是听到尤里隐藏在坏脾气之下的关心时,他突然觉得,也许说出来也不会被当成一个怪物吧?

主要是,他已经一个人忍了太久了。他也不想再去变出一个谎言来忽悠自己年轻的朋友。

他整个人微微地颤了颤,握着拳转向另一个方向开口,“尤里奥,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的朋友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会怎么做?”

这下尤里更加觉得不对劲了,他还是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和我想得不一样难道就不是朋友吗?只要内心是好的做朋友有什么要求?”他说完之后,看了维克托一眼,“你到底怎么了?”

维克托没有回答,只是转过了头来,“尤里奥,你自己看吧!”然后在尤里目瞪口呆地注视之下,将每一个异于正常人类的特征展现了出来。

他一方面是因为尤里刚才的回答而受到了触动,也有另外一部分原因是想破罐子破摔了。已经被他发现了,并且还是这么狼狈的场面,怎么瞒也瞒不住吧?

于是尤里震惊的看见了维克托脸上无法用人类的常识解释的眼睛、耳朵,还有牙。他一脸“你是不是逗我” 的表情盯着维克托,“老头子你别告诉我这是真的!”

看尤里下一秒就要咆哮了,银发的男人无奈地笑了笑,“嘛,怎么说呢,现在的我应该已经不能算是人类了啊!”然后他趁着尤里没有反应过来,将自己的事告诉了他。包括稍微提了一下家里的事,自己的转化,一年的期限,还有为什么不能告诉勇利。他没有说的是祖父的故事,那是长辈们的事了,总不好老是提及。

至于自己的厌血症和现在身体的情况,维克托在尤里凶巴巴地逼问之后,才万般不情愿地,像是挤牙膏一样地全部交待了出来。要知道他本来一直想的都是自己忍受,而不是说出来,让别人来为自己担心,可是今天很显然的,尤里不打算放过他。

“这些事尤里奥知道就好了,不要给别人,特别是勇利说。”维克托看着金发的少年开始接受现实,才这样嘱咐他,“还有,如果以后我出了什么事请,也不要告诉他哦,尤里奥帮我转告其他人吧,我知道你愿意的。”他将自己的外表恢复成原来的样子——除了那对尖牙——他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只是已经可以控制一部分了。

尤里听了他的话,下意识地就想冒火,“废话,怎么能告诉那只猪!”他这句话出了口,才发现自己的关注点似乎不太对的样子。

“不对,”尤里反应过来了,“你的食物是这个?”他指了指一旁的血袋里剩下的小半袋鹿血。

“唔,准确的来说,这个应该是用来补充力量的,然而,目前的情况就和厌食症差不多吧。”维克托的语气很平静,一点也不避讳这困扰了他很久的事。

听他这样说,尤里很难得地没有立刻做出反应。不过,在他短暂的静默之后,更加剧烈的反应爆发了。“你不要命了?”他顾忌着这是在洗手间里,小声地瞪着维克托怒吼。

维克托又一次愣住了,他有一点出神。这一点他其实自己也清楚,可是在尤里点明之前,他任性地逃避着。而后,维克托更加温柔地笑了起来,“嗯……那就当做不要了……或者说本来就没有了呢!就算是半血族,你们也无法接受的吧?大概,约等于半个死人而已,没有关系的。”

这话就是让还在从男孩向男人转变的尤里听起来,心里也不太舒服,但是他还是用着日常凶巴巴的语气,“喂!不高兴笑什么笑,看着真隔应!”

“尤里奥,我一直是这样的啊!不然以后勇利他不‘认得’我了怎么办?”没想到维克托竟然认认真真地如此回答。

尤里在心里骂了句“笨蛋,两个都是笨蛋!”他觉得自己很难做到莉莉娅老师要求的“优雅地骂人”了。

诶?不过尤里奥啊,人家莉莉娅老师说的难道不是“不要用不优雅的词语”吗?什么时候变成了让你“优雅地骂人”的?

好吧,我们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什么都不说真的是斯拉夫人吗?”尤里奥愤怒地踢了两脚地面。我们可以相信,如果此时他的脚下踩着的是冰面的话,那么他一定可以将这可怜的冰面踹出一个坑来。

维克托轻轻摇头,“没有办法呢,现在还很危险,我也不能……完全地控制好自己,会忍不住伤到他的。”他克制着自己这样说。

冰上的小[lao]猫[hu]翻着白眼“啧”了一声,“那你为什么不咬我?”这个问题有些神奇。

评论 ( 16 )
热度 ( 33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