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开始预售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67(下)


半吸血鬼AU





微博投票链接: 印调点此

印调结束后将在微博抽两个宝宝赠送全套本子哦💙💚💗💛💜

在一个美好的纪念日以后,他们又恢复了之前天天一起晨跑一起训练的生活,一切都是如此让人满意,就连勇利那天一直找不到感觉的[克劳狄奥幻想曲]也能够将主旨总结得十分到位了。几乎没有什么能比这更让人满意,他练习的时候勇利注视着他,而勇利练习的时候他也将那个迷人的青年纳入目光所及的范围。

这个赛季他以选手的身份重返大奖赛,和勇利一起比赛呢!维克托不知道为什么,比以往都更加重视这一枚金牌,一定要拿到啊,这样勇利才会一直注视着你。他没有弄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内心会对自己说出如此悲观的话。

没有比赛的时候,他们继续着自己的生活,到了赛场上,都用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追求完美的表演。

“你会是冠军,这是当之无愧的王者归来!”维克托听到有一个声音对自己说,但是那天他并没有在意,在这个世界里,一切都在有序地发生着。

他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真正的那个身体,已经躺在了“家里”那张曾经和勇利睡了很久的床上。

是的,那天勇利将维克托接回家之后,将这个银发的男人小心翼翼地抱到他常睡的那一侧。虽然知道他身上不会沾染灰尘,却还是打来温水,仔仔细细地为他擦拭身体。

解开维克托的衣服,如今了解了真相的勇利一下子就看到了不对的地方,他的皮肤太白了,比一般的斯拉夫人要白上很多。温度也很低,虽然不像西里尔他们那样的冰冷,只是偏凉而已。勇利一边埋怨着自己没有及时发现这些异常,一边认真地观察着这个男人的身体。

维克托身上,肌肉的线条还是那么好看,修长又带着力量感,附着在皮肤之下。双臂、胸膛……一直到小腹的位置,接着往下仔细地看过去,勇利意识到变化不仅仅是皮肤的颜色,过去他身上那些因为高强度的训练而留下的伤痕也消失了,特别是维克托的脚上。

作为一个花样滑冰选手,注定了从小到大都会受伤,他们不可能拥有一双完美的脚。可现在,那双脚上,勇利熟悉的每一道伤痕都隐没不见了。从脚踝那里开始,瓷白的皮肤之下薄薄的肌肉覆盖着微微凸起的脚骨,骨节分明的样子。脚背上淡淡的青色血管明显又安静地延伸,脚趾也是修长的样子,就像是艺术品一样。

勇利叹了一口气,倒掉了已经凉透的水,回来继续在维克托的身边坐下,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这个男人到底改变了多少啊!

“维克托,你在想什么?”

勇利看着他微微牵起的嘴角,自言自语起来。

他忽然又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无言地盯着维克托的睡颜过了好久,才重新开了口。“维克托,你有很多事情藏在那里对不对?”他点了点男人心脏的位置。

“我那么了解你,你怎么可能是一个心里藏得住事的人呢?可是,这件事……你成功地让我一直到现在才知道啊!”

“说实话,直到真相大白以前,我都好伤心啊!维克托你一定也不好受是不是?”勇利可以猜得到这个银发的男人心里憋着一件事有多难受,“其实,那天之后,我早就不生你的气了,只是不知道怎么和你说……”

“之后你的那条短信就那么发了过来,我问你什么你都不说,我真的……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向谁都没有说就走了,后来我就开始想,你是不是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了,于是就听了美奈子老师的建议去试探你……”

勇利略去了自己那些可笑的动摇和猜测,“大奖赛的时候,你换了短节目,是因为我吗?还有那次banquet上,你看到了对不对?我故意没有戴着戒指的那次,你一定看到了吧?我也看见你很快就离开了。我早该知道的,那个时候明明你的神色和举动和平时那么不同,我却还以为你毫无反应地面无表情。”

他抿了抿唇,握住维克托的手,“其实那一次,我最期待的就是见上你一面了!怎么可能会不再爱你,这是我无论如何也是做不到的,我摘下了戒指,这是事实,可是我将它挂在了这里,”勇利从睡衣里扯出了一根银色的链子,而那只金色的戒指正在银链上熠熠生辉。

“这里是最靠近心脏的地方了,我的心里会一直爱你,我保证!”曾几何时,他以为维克托是天生的乐观和强大,却不知道他只是总在心里藏起了那些不快,然后只把笑容留给自己看。勇利一点也不知道,维克托是怎么样走过来的,他甚至不知道,维克托这短短的而又漫长的一年,是怎么撑下来的。

“对了,听尤里奥说,你自己当众公开了性向是吗?”勇利忽然想起来了一天以前让自己哭得撕心裂肺的那个视频,当时,他才围观过规模已经小了很多的论战,就看到了披集发给他的视频。

“可是,那为什么不等等我?让你一个人面对那些流言蜚语,我的心里也会痛的,我们之间的误会有很多,我现在才知道,在你为了让我安心的同时,我也让你不安了是吗?如果你的梦里有我的话,那个胜生勇利一定不像我这样吧?所以你才迟迟不愿意醒来?”勇利关了灯,躺在床上的另一侧,轻轻吻着维克托的手指,“你的心我全都明白了,可是你就不愿意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将我的心意送给你看吗?”

“……维克托……你……我……”他握住维克托的手,就这样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勇利在闹钟声中醒来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他和维克托的手还牵在一起,男人依旧安静地睡着,唇边含着一抹微笑。这样安静的早晨,很久没有过了啊!

勇利心里有些难受地感慨了一声,他洗漱完之后,给维克托擦擦脸,然后抓着一个买来的皮罗什基出了门。

“再见,我中午就会回来的,维克托!”他听见自己这样说。

因为在休赛期,勇利将练习时间调回了原本正常的半天,剩下的半天他就在家里陪着维克托。

时间很快地这样过去了。

在意识所在的地方,维克托渐渐地忘记了自己是不属于这里的。他每一天的生活愉快而充实,直到大奖赛的决赛到来。

在决赛中,勇利得到了金牌,本来维克托非常高兴,比自己得了金牌还要高兴。可是,就是这一枚金牌让维克托感觉到了异常。因为这样的结果和那个声音告诉自己的明显是一对矛盾。就在它产生怀疑的时候,这个世界里突然出现了一扇门,他身边所有人的动作,都在这一瞬间停了下来。

“你要回去吗,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有一个声音这样说,“留在这里,你拥有现在这一切;如果你回去,等待你的将会是未知的所有……”他不知道,这个声音,其实就是他自己的内心。

维克托看见,那扇门缓缓地打开了,门的那边一片墨水一样的漆黑。那是一条仿佛什么都没有的通道。



『💙💚💗💛💜』
这一更最后那里我是受到《楚门的世界》启发哦
其实维三岁发现不对是因为梦里的景象开始慢慢偏离他内心的愿望了。
大概就是这样,明天努力让维三岁醒过来╮(╯_╰)╭
『💜💛💗💚💙』

评论 ( 20 )
热度 ( 46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