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印调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68(中)


半吸血鬼AU





微博投票链接: 印调点此

印调结束后将在微博抽两个宝宝赠送全套本子哦💙💚💗💛💜

维克托勾起唇角向屏幕上看去,之间那是俄罗斯体育部发表的一则消息:“我们不正面支持,但也应理性的尊重而不是如此对待我们的英雄。现代社会公民可以不同意某些观点,但也要誓死捍卫观点诞生的权利。民主与封建的区别,即在于此。”

“我很高兴,”维克托放下手里的餐盘,转身抱住勇利,他试了试,然后久违地咧出了一个心形嘴。这个动作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了啊!想起来都有些陌生了。

“呐!勇利……勇利,我更爱你了怎么办?”维克托看出来勇利心里的愧疚还是存在那里,他早就知道这是两个人的原因,可是勇利却对当时没有完全地信任自己而耿耿于怀。“勇利你呢?”

勇利被维克托微凉的身躯抱住,轻轻地颤了一下,然后回抱住男人的身体,“嗯,我也、我也更爱维克托了。以后,还请多多关照了……”他说着主动贴上了维克托的唇,那唇瓣冰冰的,柔软而坚硬,一种不太熟悉却有似曾相识的触感。

被主动献吻的维克托反而愣住了,而后他很快地反应过来,启唇将那条正在作乱的小舌纳入唇间,同时非常小心地藏起了尖牙,生怕把勇利弄伤了。

勇利平时的时候一向都是含蓄内敛的,像现在这样的他,维克托除了在他表演[EROS]的时候以外,就很少再见到过。这一回受宠若惊的该轮到维克托了。他本来就对自己留下勇利跑掉,心里有所愧疚,如此一来,他甚至没敢深入下去,就想要退开来。

没想到勇利一反常态地又贴了上去,这下维克托也顾不上思考了,他条件反射地卷住那条小巧的舌头。银发的男人下意识地任由他失而复得的青年作着乱,一边努力控制自己。现在还不行,维克托对自己说,勇利这一阵照顾自己已经很累了,他这样想。

虽然他现在很想放下手中的铲子,直接扑上去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可是在想到血族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都避免不了的一个步骤,还有自己身上的问题,再加上害怕太过用力弄伤了勇利,维克托还是慢慢地回过神来,然后克制住自己想要解开勇利的衣扣,探进衬衫里去的手。

于是,等维克托与勇利安静地接过吻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六七分钟,他看着勇利回过神以后把手机扔在料理台上跑掉的背影,轻轻地笑了起来。他怔了一会儿。而后继续摊起了那个已经有一点糊了的鸡蛋。

此类情况一直持续到了一个礼拜之后。维克托实际上一看到勇利就想整个人挂上去,但他还是努力地没有这样做。这在以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这几天,维克托已经开始上冰做恢复性训练了,虽然之前的“沉睡”并不是身体的虚弱所引起的,但长达三个多月的空窗也使得维克托的身体对冰场有些生疏了。

幸好维克托就是维克托,他到底是那个冰上的皇帝,十几年的练习使得那些动作和感觉早已成为了他留在这具身体上的记忆。爱情的失而复得,也让维克托对于现在所拥有的的一切更为珍惜,不管是感情,还是以前习以为常并且渐渐麻木了的天赋。

其实,在醒来后的第三天,维克托就提出要去做恢复训练了,然而因为勇利还是担心他的身体出什么问题,再加上两个人心里都想多陪陪对方,就没有同意。

当时勇利心里还觉得意外,心想着这个以前成天一向爱玩爱闹喜欢好吃的和新鲜玩意儿的男人,怎么就像是转了性一样,主动提出去训练了。他却不知道,这一年里,维克托早就习惯了这种高强度的模式。

因此上,维克托一直到这几天才开始和勇利一起去冰场。他很久没有在白天这样训练过了。勇利严肃而认真地驳回了他想继续晚上使用冰场的想法,因为一想到自己的恋人长达一年偷偷摸摸地训练,勇利的心里就非常难受。

勇利这样做也是因为这几天自从披集告诉他那个有关维克托的好消息以后,勇利就多关注了一些网络上和平时出门的大街上,舆论对于维克托公开出柜的后续反馈。官方发声之后,渐渐开始有年轻人纷纷以此为依据,在他们还有其他选手的ins下抱团,对一直抨击和咒骂的人进行反驳了。

甚至到了后来,就连总统先生都被这一场轰轰烈烈的言论混战所惊动。深夜十二点,许多正在唇枪舌剑的网友们都看到了总统先生的一条Twitter——

“我们关于使用右手,但我们不能因为我们的英雄使用左手就以此为由,断定他的‘残疾’,让英雄丧失建立功勋的资格和愿望。国家获得了荣耀后将英雄抛弃,这是十分可耻的行为,斯拉夫民族无需这样的公民。”

这句话说得就非常重了,大概没有人想到,平时向来严肃而中立的总统先生,会说出这样指向分明、态度明确的话。他几乎是在点名道姓地批判有些人和带节奏的媒体了,这顶高帽子一戴下去,一瞬间所有人都失去了声音。比上一次体育部声明之后的效果还要明显。

也就是从此时开始,舆论的风向有些变化了。

慢慢地, “支持维皇追求真爱”和“扒一扒维皇的恋人是哪个”的这一类帖子占据了主流,事情也似乎有些平息了下来的意思。不过勇利还是不太放心,大概是因为战斗民族给勇利的印象实在是太过凶悍,当然这样可爱的维克托除外。他很少见地坚持了自己的想法,陪着维克托一起出门,好吧,他才不会说自己是怕维克托被激动地中老年粉丝拍死。

嗯,那时候勇利忘记了,这家伙就是被拍也可以活得好好的。

谁听说过一个半血族被人类拍死的?

勇利在心里悄悄地承认,自己是不想让维克托一个人,去面对外界所可能带来的责难吧!

然而,他们出了门走在大街上时,只是听到了这样为数不多的议论声:

路人甲:“诶诶!叶列娜,那个,你看看那边……是不是维、维克托?”

路人乙:“唔,维克托身体没问题了吗?不就是维皇……踹开了柜门嘛,有的人……就上纲上线的……”

评论 ( 12 )
热度 ( 42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