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印调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68(下)


半吸血鬼AU





微博投票链接: 印调点此

印调结束后将在微博抽两个宝宝赠送全套本子哦💙💚💗💛💜

路人甲:“啊,是这样……维皇……很勇敢呢!他明明知道我们国家还有……一些人……就是那个样子啦!”

路人乙:“哎!维皇边上的是不是……日本的……”

……

路人乙:“嗷嗷嗷……和……走在一起……和维克托……”

嗯,这是表达支持开始脑补的粉丝们。

路人丙:“唔,我还是……不太能接受,不过生活方式这种事,早就不应该以此来黑人家了吧!”

路人丁:“是了,我们看比赛舔舔颜就好,其他的也没什么立场去管吧?总统先生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此类就属于中立的人群了,少数依旧讽刺挖苦的,则被这些人淹没了起来。一路走到冰场,勇利和维克托都在观察着对方的神色,双双发现对方的小动作后,不约而同地笑了一下。

勇利也听到了不少人对自己的猜测,他纠结了一会儿,想要往后躲,却最终没有这样做,他努力尽量坦然地和维克托并肩而行。一直到推开冰场的大门,好歹是松了一口气。然而刚刚穿过走廊踏进冰场,听到他们的脚步声之后,几乎是所有人都刷得一下将脑袋转了过来。

“啊!阿加塔你看我看到了谁?维克托竟然出现了?”米拉首先发现了站在冰场出入口的银发男人。她抓着刚好滑到身边的阿加塔使劲晃了晃,然后又像一阵红色的旋风那样,卷到了尤里旁边。

显然,尤里已经看见了这个家伙,他满脸不忿地撇过了头,“老头子,终于不折腾你和你家猪了?”自从维克托踹开了柜门之后,要说外人还在猜测到底谁是维克托的恋人,那么队里的各位可以说是差不多心里有了数。毕竟,这么多年以来,除了勇利,他们就再没有看到维克托和谁如此亲近过。

更不要说尤里这个什么都知道的人,他稍微这么一想,就立刻明白了为什么之前自己就一直觉得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黏黏糊糊的。好嘛,这样一来,现在似乎更加黏糊了。

不过现在的尤里似乎长大了很多,已经拥有了成年斯拉夫男人体格的他只比维克托矮上几公分,他此刻优雅又不屑地撇着嘴,不过我们可以保证,此刻他的内心依旧是在咆哮着的。

嗯,似乎开始往腹黑的方向进化了?

这个时候,雅科夫教练听见声响也回过了头来,他看见维克托的时候,明显地愣了一下。

“我回来了,雅科夫。”维克托取下冰刀套踏进冰场,后面跟着勇利。他适应了一下之后蹬冰滑到雅科夫身边,“雅科夫,谢谢……我回来了……”

那个别扭的小老头从鼻子里发出了哼的一声,他上上下下地将维克托看了个遍,然后很不自然地开口,“维恰,不休息了?确定回来就必须给我认真训练!”因为有很多选手们不知道维克托的真实情况,雅科夫也就没有多说,只是向维克托投去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尤里也向他做了一个“他知道了”的口型。

看到尤里的口型,勇利有点慌了,他扯一扯维克托的衣服,示意他怎么办。他不知道,如果维克托的身份被其他人知道了会怎么样。

维克托摇摇头,示意无妨。如果他没有料错,关于自己的这件事也就他们几个平时关系还不错的知道,至于其他人,恐怕都是因为那个4A才会齐齐地看自己吧!

果不其然,之后大家很快各自训练去了。训练结束以后,维克托就被雅科夫教练叫到一边,勇利为他紧张了不久就听见身后传来尤里的声音,“喂,猪排饭,又在纠结什么,没人会把你家老头子吃掉啊!”

“尤里奥!你们是不是都知道……”勇利转过身来问已经比自己高了一点点的金发少年。

尤里白了他一眼,“你以为谁都知道啊!还不就是我们几个和维克托走得近的知道,嗯,不就是发现自己是跨物种混血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好吧,这是一个超乎勇利想象的答案。

将近一个小时以后,维克托才和雅科夫一起出现在勇利的视线中,他一看见勇利就过来拉住了某人的手,然后笑着冲雅科夫挥挥手,就拽着勇利走了。

“刚才,没什么事吧?”勇利还是有些担心。

银发的男人摇了摇头,然后向勇利解释起来,雅科夫确实是知道了他们尼基福罗夫家的事,不过,和老友以及维克托的健康相比,他们忽然在雅科夫的认识里全部换了物种也就不怎么重要了。

几天以后,维克托很快便恢复了正常的训练量,雅科夫在看了他几次阿克塞尔四周跳以后,又问了问他是怎样练出来的。

然后……然后雅科夫直接干脆果断地将维克托骂了一顿。

“这么个练法,仗着自己命硬就使劲折腾是不是?”雅科夫粗声粗气地表达着自己的关心。

对此,维克托只好多跳几个给他看看,成果总是好的,不是吗?

今天的雅科夫依旧对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毫无办法。
休息日的时候,他们决定还像之前一样,自己在家里做东西吃。在切一颗洋葱的时候,勇利不小心在手上划出了一个小小的口子,维克托看到以后顾不上想什么,非常心疼地拉过勇利的手指,张口含了上去。

“啊!维……维克托你……”勇利害怕会不会让维克托更加难受。结果没想到,也许是只冒出来了一点点血珠的缘故,维克托看到他的伤口愈合了之后,就似乎没有什么事的样子,接着烤布林饼去了。同时,他还将勇利赶出了料理台,坚决不让他在这里打下手了。

竟然……没什么事?

坐在沙发上等饭吃的勇利想了半天,最后把原因归为“这么一点血实在是太少了”,他想起这几天差点忘记了的,维克托的厌血症,脑海里忽然有一种灵感一闪而过,但是电光火石之间他又没能抓住,然后就想不太起来了。

半个小时之后,维克托就完成了所有食物的制作,他们这一年以来第一个一起度过的休息日,自然是要庆祝一下在长久分离之后的久别重逢。

维克托最后举着两杯酒走向餐桌,在勇利的面前放了一杯维特思的金冰王,而自己则将那杯沃帝斯的伏特加放在了餐盘的右上方。

这里必须说一下,为什么维克托特意为勇利准备了不同的酒。

既然是庆祝,喝一点酒是必须的,然而勇利的酒量实在是不怎么好,因此才换成了这一支德国维特思酒庄的贵腐甜冰酒。

它以德国特定产区法尔兹的赫雪丽干葡萄为原料酿制而成,带有法尔兹地区出产的名酒特有的蜂蜜芳香,以及水果和鲜花的气息。入口丰厚又美味,甜意柔和内敛,柔中带刚。既有着法尔兹地区寒冷天气的凛冽,又含带了白葡萄润滑的糖分。这种甜度适中的酒,勇利还是非常喜欢的。

可是问题在于,金冰王的度数大约在8.0%vol左右,和香槟比起来也就低了那么三四度。要知道勇利当年在banquet上可是喝着香槟喝到了醉的程度,虽然那是喝了十六杯。

于是,今天在心情还不错的情况下,勇利和维克托一起吃掉了恰到好处的食物,又喝了不少酒,然后他就华丽丽地……有些醉了。他用胳膊支撑着自己的下巴,注意到了维克托手中,一旦隔着杯壁接触到他的手就会变色的伏特加,愣了一会神,就突然伸手将杯子抢了过去。

评论 ( 11 )
热度 ( 42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