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开始预售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70(上)


半吸血鬼AU





微博投票链接: 印调点此

印调结束后将在微博抽两个宝宝赠送全套本子哦💙💚💗💛💜

“跟腱断裂”这四个字,勇利每一个字都可以听懂,可是他愣愣地完全无法接受其中的含义。他的挚友,对待滑冰热情又认真的挚友,怎么会就这样因为一场车祸……他知道这个词的含义,对于一名滑冰运动员来讲,这几乎完全意味着为他的运动生涯,画上了一个残酷的句号。

勇利在呆呆地坐了将近十分钟之后,突然哭了出来。他趴在维克托的肩膀上呜呜地流着泪,“维特涅卡,怎么办?我要怎么办才能帮披集?当年我一个人在底特律的时候,就是披集最先找我说话的……他那么好的人,怎么会因为这个……嗝……这个就不能滑冰了……我是知道披集对滑冰有着怎样的梦想的人啊……为什么偏偏就是跟腱断裂呢?”

维克托心里其实也不好受,作为运动员来讲,他能够明白这对于一个滑冰选手是怎样的打击,他们这些人,要离开也应该身披星光,骄傲而不悔地离开自己的宝座,而不是这样黯然收场;作为深爱勇利的恋人,他也不愿意让勇利的挚友就这样遗憾地离开冰场。勇利的朋友就是他的朋友,不是吗?

正在维克托苦想着解决办法的时候,他忽然想起刚刚李承吉在电话里流露出的那一种心情,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勇利……”维克托的表情突然有些纠结,仿佛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说出下一句话。

“勇利,其实,还是有办法……可以让你的挚友和以前一样地滑冰的……只是……”他犹豫不定地看着停止了哭泣的勇利。

“只是什么?”勇利抬起头盯着银发的男人。维克托想了一下李承吉的反应,还是说出了口,“如果李承吉愿意的话……那么让他们两个接受初拥……一切就解决了。”

这个答案实在是出乎勇利的意料,他又一次发起愣来,“咦?这样!为什么是李承吉一起?”以勇利对披集的了解程度,他并不觉得披集会拒绝,至少这样选择,除了滑冰他还可以无限制地自拍了啊!

但他不知道,为什么维克托会忽然提起李承吉,虽然电话是李承吉打来的没错,可是为什么连那个都要披集和他一起呢?

维克托再想到这个方案之后,精神完全地放松了下来,他咧着嘴笑了起来,“勇利还没有发现么?”

“发现什么?”黑发的青年对这些事一向反应迟钝,他冷静下来之后,不好意思地看着维克托擦擦眼睛。

“恐怕,李承吉直到披集出了事,才醒悟自己对他是怎样一种感情吧!”维克托伸手接着挠了挠勇利的脑袋,“勇利肯定没有看出来,披集和他之间,和我们是一样的呢!我认为,应该是当初披集主动找那个冷淡的人做朋友,然后一来二去,感情才会升华……”

勇利瞪大了眼睛,“诶诶诶!什么?怎么会是这样?”他觉得这个世界太过奇幻了,“维特涅卡……你说的是真的?”

由于时间紧急,他们决定立刻去一趟曼谷。而且,必须在媒体追踪到披集的伤情之前,将他接到圣彼得堡。否则,这种可以终结运动生涯的伤,要是就这样好了,对于外人来说,怎么讲都是一件蹊跷的事。

于是,维克托带着勇利来到窗前,来不及坐飞机跨越大半个地球,他直接抱起勇利就从窗户里踏了出去。被疑似公主抱的勇利是第一次直面血族的这种技能,他惊讶得都说不出话。夜空中,俯瞰这座城市,教堂和钟楼鳞次栉比地耸立着,暖橙和莹白的灯光远远近近地闪烁,这景象太过美丽,看得勇利都暂时忘记了心里的不安。

“勇利,好看吗?”银发的男人这样问。如他所料地,他得到了青年默默点头的回答。

第二天凌晨,维克托和勇利就出现在了披集的家里,勇利看到维克托消耗力量之后精神不是很好,就自觉地伸出手指,递到自家恋人的唇边。

维克托轻轻地用尖牙刺破那手指上光滑的皮肤,又轻轻地舔了舔冒出的血珠,然后止住血让他的指尖恢复原样。这些天通过勇利的努力,这种少量的血液已经不会让维克托怎么样了,但是如果大口地喝的话,还是会吐出来将近百分之九十。不过,这种小小的进步在霍森菲尔他们看来,已经好了很多。

见到披集的时候,这个泰国的青年正躺在自家的床上,一只脚高高地吊起来,旁边日常面无表情的李承吉一脸担心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两个人看见勇利和维克托的时候,都是百分之百的蒙圈。

“披集!”勇利刚想说什么就想起来自己和维克托出现的方式有些奇怪,就是勇利自己,都没有立刻接受这种飞来飞去的移动方式。“你先不要问我们是怎么来的啦!我问你,披集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维、维特涅卡说……”

披集注意到勇利对维克托称呼的改变,冲他眨了眨眼睛,“唔!终于有了亲昵的称呼,我还在想勇利你要什么时候才改口呢!”他大大方方地指了指李承吉,“维克托肯定猜到了对不对?现在我和他是恋人了哦,不过还是没有你们那么劲爆啦!”

话是这么说,可是勇利还是感觉到了隐藏在披集开朗的话语之下的难过与不安。

“披集,如果可以让你继续滑冰,你愿意付出代价吗?”维克托踏上前一步开口,然后他又将同样的问题抛给了李承吉。

披集的眼睛很明显地亮了起来,“那还用说,当然愿意了,维克托知道什么办法吗?”有了康复的可能,青年说话的声音都更加轻松了几分。

“愿意!”李承吉也不假思索地给出了答案。

见他们回答得这样干脆,维克托支着下巴考虑了半晌,在确定了他们都不是冲动而草率地决定之后,才重新捡起话头。

“我是尼基福罗夫家族的人,”维克托以此为开始,将一些不涉及长辈们隐私的事情告诉了两个人。“因此,维克托准确地来说,应该是正在治疗他的厌血症才对……”勇利有些自责地低下头。

维克托看到勇利的反应赶紧抢着开了口,“重点在于,这个办法就是我们去找长辈们为你们两个初拥,这样的话,披集你可以继续滑冰,你们两个也可以就这样在一起了,你们愿不愿意?”

“不管怎样,先跟我们回圣彼得堡,你们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维克托说完,就在一边坐下,并且拉着勇利坐在了自己的腿上,看着另外两个人震惊的样子。


『💙💚💗💛💜』
宝宝们不要担心,
作者君不会把大家弄成全民血族哒!
毕竟这是正经的世界观╮(╯_╰)╭
不过和三岁五岁关系特别好的几个应该会接受初拥~
毕竟一辈子不能光靠着爱情活下去。
每一个个体的感情都是多元化的,
如果没有几个好友陪着他们一直走下去,
那么就算永远在一起,
也会觉得孤单的吧( ・◇・)?
我的心里是这样想的😊
『💜💛💗💚💙』

评论 ( 20 )
热度 ( 35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