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印调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70(中)


半吸血鬼AU





微博投票链接: 印调点此

印调结束后将在微博抽两个宝宝赠送全套本子哦💙💚💗💛💜

维克托还有勇利也不知道披集是怎么给切雷斯蒂诺教练说的,那位勇利的前教练很痛快地就放走了披集。一天以后,一辆崭新的帕加尼风神停在了圣彼得堡冰场附近的一座公寓楼下,维克托现在又换回自己原来的车了。

关于披集的事,勇利和维克托同时也告诉了霍森菲尔、莫洛斯还有安德烈管家。他们在下了飞机的时候,就再度得到了披集和李承吉肯定的答案。

这一次,维克托也不劝他们再做考虑了,他自己倒是希望勇利多几个朋友一直陪伴的。于是霍森菲尔他们和安德烈得到了维克托的传讯后,就迅速地来他的公寓领人。

对了,霍森菲尔和莫洛斯已经回到了昆尼希城堡,自从维克托这边没有什么大事之后,霍森菲尔他们就回到德累斯顿了。下一季的巡演即将开始,霍森菲尔这个首席指挥也应该回去主持大局了。除此之外,莫洛斯也要继续把他的餐厅开起来。

没想到霍森菲尔和莫洛斯来了以后都认为某只仓鼠控非常可爱,有一个这样的子系就和……唔……和养儿子一样。而另外一个严肃冷静的安德烈管家则觉得李承吉的性格非常靠谱。他们满意地带走披集两人以后,勇利才终于放下心来,这个时候,他终于反应过来了一件事,“诶?诶诶诶?为什么性格完全相反的两个人会这么在一起啊!”

银发的男人拉着勇利躺倒在沙发上,维持着狗狗状态的马卡钦觉得去找小维说话去了,“可能就是因为刚好可以互补……话说,勇利终于可以只想着我了吧?”被忽略了好几天的男人蹭着勇利的脖子,虽然他可以理解这种着急焦虑的心情,但还是免不了地有些郁闷。

“当然、当然只想你了,维特涅卡还是这么爱撒娇啊!”勇利从善如流地亲了亲可爱得不得了的男人。他感叹着维克托真是和之前如出一辙的孩子气。

第二天,两个人又去训练了。之后他们也就没有注意到在泰国“国民男神遭遇追车导致车祸”事件爆出来以后的后续事情,至于那个狂热的脑残粉结果如何,就不是当事人和他们目前关心的事了。

因为三个月的“沉睡”,维克托要用五个月的时间完成自己的自由滑,安排非常紧迫。还好短节目在上个赛季编了两个版本,他直接用另一个版本——[Melt before midnight]就好了。

然而在冰场里,勇利却遇到了一件不大不小的意外。就是这件意外让勇利开始感觉到了,他一直说不出来的维克托身上发生的变化是什么。

当时,维克托本来就说过要约见自己的赞助商,快到时间的时候,勇利正想按照约定先回家去,突然间想起自己还没有问过维克托晚上回来的时间。他回去推开门的时候,维克托心不在焉地没有意识到是谁,还以为是那个不守时的赞助商。他的声音变冷了几度,“伊万,出去!”这不是他平时和勇利在一起的样子。

维克托转过头的时候才发现是勇利,他慌慌忙忙地从凳子上扑过来,“啊!对不起对不起!勇利我还以为是别人呢!o(´♡`)o”

看,只要是对着勇利,维克托立马就可以变回可爱的语气。

勇利摸了摸有点愧疚的维克托,“没关系呀,对于不喜欢的人维特涅卡才是这样的对不对?”某个人偷偷露出心形嘴点点头。

可是离开冰场,走在回家的路上,勇利开始觉得不对劲了。一直以来,勇利都认为维克托和从前是一样的。可是这一次他才意识到,维克托以前就算对于不喜欢的人,也不会这样说话,顶多是不温不火,不经意的样子。而现在,也许别人不会发觉,但作为最熟悉维克托的勇利,他却能清楚地感觉到刚刚那个声音里的冷意。然而他又不能直接去问维克托到底怎么了,只有自己一天天地观察。

一个月以后,当维克托的自由滑曲目[冰晶绽放的年代]已经基本构造完成,勇利也开始重点练习自己的自由滑——[涅瓦河随想]中那些技术动作的时候,勇利在有一天发现了当初被维克托随手放下的那本书里,夹着一个薄薄的本子。

当时他也没有在意,可是,在看了几眼以后,他才发现这个本子是维克托的日记。维克托其实是不经常写日记的,他才懒得每天像完成任务一样地涂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拿着这本就算很薄,还没有写完的、疑似“月记”的日记,黑发的青年纠结了好久。他一方面实在是好奇,想看一看维克托到底在想什么,他到底有什么事情是可以值得记下来的;可是他又觉得自己这样做是很不好的行为,也许,就算是恋人,维克托也会有一些秘密或者心事,不愿意告诉自己吧?

正当勇利纠结的时候,他想起了这段时间自己仔细地观察自家恋人的异样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找到维克托的心事吗?也许这里面会有什么线索?

脑海里是一番天人交战,勇利最终还是在十五分钟以后翻开了那个薄薄的本子。

如他所料,本子上的内容确实很少,一开始几乎是几个月才写上两笔。勇利慢慢地翻过去,他一页一页地翻,看着纸页上的字迹变得越来越优雅华丽。突然,从某个时刻起,勇利发现维克托的记录渐渐变得密集了,翻一下时间勇利这才看出来,这段时间正是维克托来到长谷津以后。

他是什么时间写的呢?勇利弄不明白,自言自语地问自己。他那个时候从来没有看到维克托写过日记。那些内容并不长,可几乎每天都有,有时候只有几个字,边上都画着长谷津形形色色的建筑,有的还让人意外地标记了尺寸。

啊!是的啊!

维克托可是从圣彼得堡国立建筑设计大学毕业的,勇利想起来了画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讲,只是再简单不过的小事情吧?

这段时间之后,也就是到了来年的夏天,日记又慢慢变少了,勇利算了算,正好是那一阵。

当他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只见那一页上只有一行好看却随意,甚至有些颓丧的英文——“I wait for you till I'm 35. But I would never be 35, therefor I'll be waiting forever.”。这段文字的下方画了一个破折号,破折号后的那个名字是一个中文的拼音。

『💙💚💗💛💜』
我在最后引了一段南康白起的话哦~~~
因为觉得放在这里特别合适😊
维三岁永远不会有35岁那一天啦!
一直是28好青年(≧▽≦)
『💜💛💗💚💙』

评论 ( 20 )
热度 ( 44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