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婚礼与初拥之夜(1)


半吸血鬼AU





微博投票链接: 印调点此

印调结束后将在微博抽两个宝宝赠送全套本子哦💙💚💗💛💜

预售开始了哦!

当全世界人民看到那则“俄罗斯的英雄和日本的王牌将要在一个月以后结婚” 的消息时,不论当时在干什么,每一个人都几乎要当场表演原地炸裂。一时之间,这个消息和一条ins被轮到了每一个媒体里,那些主编们的桌面上。

那些正在修改策划或者核对稿费,又或是撰写采访提纲的编辑们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这样的场面几乎和三年前维克托宣布与勇利订婚的时候一模一样。不,应该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至于事情是怎样被无数冰迷和粉丝发现的,这就要说到一个月以前了。当时勇利时隔三年再一次严肃而认真地向维克托提出了初拥的要求,这一次,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银发的男人马上抱住了身边的青年。

“太好了呢,勇利!”他抱着黑发的青年蹭啊蹭,活像一只马卡钦。“我一定不会让勇利不舒服的!”维克托抬起头保证。

勇利又忍不住摸了摸某大型犬科动物的脑袋。然后,维克托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漏气了!“勇利还真是坏啊!”非常敏感的发旋被突然戳到,维克托表示,每一次自己都无法适应呢。他整个人趴在勇利的腿上,两个人一起陷进了沙发里。“勇利好狡猾,我起不来啦!”他哼哼唧唧地埋在勇利身上说。

早就习惯了这种维克托式撒娇的勇利熟练地拉起某个男人,主动地送上去给他抱抱,“谁让维特涅卡太可爱了嘛!”

“不行,勇利答应我一个要求才能起来!”维克托抱着勇利不撒手。勇利有些苦恼地被耍着赖的男人抱着,像给某种圆毛动物顺毛一样,拍了拍男人的后背,“那么,维特涅卡希望我答应你什么呢?”

嗯,对于某人就要使用哄孩子的招数。

不过维克托还是抱住勇利不放,“你答应了我再说!”他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丝闷笑。于是勇利只好把他接着哄哄,“好吧好吧,我答应了,维特涅卡有什么要求就说吧?”

“好啊!勇利答应了哦,”维克托两只苍蓝色的眼睛都像是亮晶晶的泡泡眼,“勇利!我们下个月就结婚好不好?结婚那天晚上就给你初拥!”银发的男人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这样是不是超级浪漫啊勇利?”

听到维克托让自己答应的是这件事,勇利的脸整个就红了,不过因为之前已经订了婚,现在也确实到了结婚的时间。他不安而又有些期待的样子落进维克托的眼里,得到了银发的男人温柔的安抚。

“勇利不说什么就是答应了,嗯?”说出这一句的时候,维克托还趴在勇利的身上,最后那一声“嗯”发出的同时,他的胸口也轻轻地震动了一下,让勇利更加不好意思了。

他最后小声地应了一声就任由维克托抱着自己,不说话了。

维克托高兴地拉过勇利已经将戒指按照一般习惯,换上去的左手,自己也伸出戴着戒指的右手,比出一个爱心,然后迅速地打开手机拍了下来。

于是,五分钟以后,全世界人民就都看到了这样一则ins——

“一个月以后,这两只戒指就要变成项坠了哦,好期待勇利换上结婚戒指的样子啊!我可是早就准备好了。”

配图是一张两只带着金色戒指的手比出来的心形。

下面有一条来自勇利的评论:“诶诶诶诶诶?你怎么就这样发出来了啊!”

再下面是维克托的回复:“乖!”

全世界人民除了从这条ins里得到了非常大的信息量以外,还感觉……直接被糊了一脸冰冷的狗粮。

嗯,至少季光虹表示,他的师兄们都是这么说的。

接下来的这一个月,勇利感觉维克托突然忙了起来,不过每次他一问起来,维克托总是两个字,“保密!”

当然勇利也知道这个男人肯定是在愉快地准备他和自己的婚礼,也就乖乖地没有问,虽然很好奇,但也保持着这份神秘感。

一个星期以后,维克托拿着几十张自己已经签过了字的请柬回到了家里,请柬是三折叠式的,用纸艺绳精细地捆着,打开后左侧封着一支红石竹和一支樱花,中间部分竖折叠部分拉开,上半截用爱心在下个月的月历上圈出了日期,下半截印着邀请的话语,最下面留出了位置以供签字。而右侧的位置则印上了一张照片,正是心形手的那张。

还好没有很多人啊!因为来参加婚礼的有不少欧洲各个城堡的血族,因此上维克托和勇利需要按照习俗亲自签名,以示庄重。黑发的青年感叹着这个工作量,趴在桌子上认认真真地签名。和维克托华丽优雅的俄语签名不同,勇利的日语清秀而可爱。维克托一边检查着仪式的流程,一边陪着正在挥着笔勤奋签名的勇利。

“呐!勇利,我们在城堡里的冰场举行婚礼哦!”银发的男人对着勇利晃了晃手指。

又是一个礼拜过去,维克托请莉莉娅老师来给勇利打理发型了。勇利这才仿佛知道了为什么维克托在转化完成以前,发际线会堪忧的原因。他一连好几天,都被这个严肃的女性将头发揪来揪去,最后还是用了一开始的方案,将头发梳上去一半,然后打打定型水。

所以说,中间那些头发被揪来揪去的过程,其实可以没有吗?

然而,这还不是最夸张的,最夸张的是,莉莉娅老师在第四天的时候,带了一个硕大无比的皮包来到了他们家。打开皮包以后,一看见那些数不胜数的瓶瓶罐罐,勇利直接就要晕掉了。

天啊!这些……

还没有等他感慨完,莉莉娅就熟练地取出一瓶向他的脸上招呼。“莉莉娅老师,这是?”勇利有些害怕地问。

“皮肤护理!”严肃的女性扔下了这样一个词,就不说话了,继续往勇利的脸上抹。

他都不知道莉莉娅是怎样记住这么多的护理品的。

勇利每天晚上都趴在床上可怜兮兮地向维克托诉苦,这样的护理,简直就像是在对待真正的女孩子。可是他是一个绝对的boy啦!

维克托非常同情无奈又心有余悸地摊摊手,“没有办法,莉莉娅一直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来着。”

评论 ( 10 )
热度 ( 83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