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婚礼与初拥之夜(5)


半吸血鬼AU





微博投票链接: 印调点此

印调结束后将在微博抽两个宝宝赠送全套本子哦💙💚💗💛💜

预售开始了哦!

再然后,这就更不得了了,美奈子和真利爆发出的高分贝尖叫几乎要刺穿这间公寓的楼顶,那三位五感本来就比人类发达,简直觉得无法理解,他们怎么可以发出这样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克里斯、光虹还有披集,可以请求合影吗?绝对不会外传的啦!”他们两个不知从哪里变出了纸和笔,然后一脸崇[hua]拜[chi]地递了上去,就差去揪他们的尖耳了。

不过拍照这件事披集倒是一如既往地喜欢,“好嘛好嘛,我们来自拍一下啦!”他说着就光速掏出手机,将还在蒙着的季光虹、一脸面瘫的俄罗斯大猫还有抛着媚眼[?]的克里斯和她们一起装进了取景框中。好吧,成果还是不错的,他们成功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勇利也告诉了他们明天晚上的初拥计划。

“只是……很久以后就没有大家陪伴了心里还是很难受啊……”勇利低头嘟囔起来。

熟知自家敏感脆弱的儿子在想什么,宽子安抚了勇利好半天,“就算勇利不这样选择,也会有一段时间要这样度过的是不是?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每一个人都会遇到的不是吗?勇利只要和小维一直好好地生活才是最让家人放心的事啊!”

有了这样温柔的劝说,等到波波被当成苦力来接他们去尼基福罗夫城堡住下的时候,勇利已经基本上想通了。

在经历过和爸爸妈妈的这一次谈话,勇利的心里不知怎么,就安静了下来。他在宽子他们离开之后,让尤里睡在了沙发上,然后又给那三位夜里可睡可不睡的安排了消遣的事情,然后就道了晚安回到卧室去了。他卧在大大的双人床上,还是觉得就像少了什么一样,没有维克托,就特别地不适应,于是黑发的青年就缩在被子里给维克托打电话。

两个人絮絮叨叨说了差不多要有一个多小时,其间勇利愉快又有些惆怅地,向维克托说了今天和亲友们格外顺利的坦白过程,之后他立刻得到了维克托紧张兮兮的安抚,还有隔着电话的一个黏黏腻腻的亲亲。

本来,勇利一直以为自己结婚的前一天晚上一定会睡不着的,可是当他和维克托互道了晚安之后,却出奇安稳地睡到了天色微亮。这个时候,尤里已经带着莉莉娅老师来拍卧室的门了。

莉莉娅虽然平日里就一脸严肃,好像别人欠了她多少钱一样,与雅科夫教练十分有夫妻相,但今天脸上还是带了一丝喜悦的。妆容其实在两个月以前礼服打版的时候就试过了,并且维克托还拉着勇利拍了无数的结婚照,各种妆容都几乎试了个遍,然而这位严肃又信奉“美即是正义”的女士还是在六点不到的时候,就出现在了这里。

等莉莉娅精益求精地给勇利,还有他的伴郎团们化好妆容时,时间已经到了中午。真正到了尼基福罗夫城堡的时候,是下午三点钟了。勇利一边啃着刚才维克托和他擦身而过塞到他手里的小饼干,以便在心里承认着自己忘记吃午饭的事实。

他其实还是有一点点紧张的。

仪式正式开始是在下午的五点整,维克托总共就邀请了几十人,他并不想让自己和勇利的婚礼被其他人看见。
今天的维克托·醋王福罗夫也是很有占有欲的呢!

勇利在房间里已经可以听到后花园中传来的音乐声了,双方的伴郎都已经入场,维克托那边的伴郎是海因里希、雷奥、李承吉,还有画风正常版的波波。

负责担任戒童的是流丽和流谱,她们把戒指交给了主持婚礼的霍森菲尔,而空挧流自告奋勇地负责了拍摄的工作。

“勇利,该出场了。”利也对儿子鼓励地露出笑容。黑发的青年再一次检查好脚上的冰鞋,维克托早就和他说了,这会是一场冰上的婚礼。

黑发的青年深吸一口气,然后在父亲的陪同下,踏出了休息间的大门。转过几道走廊,真正走出了这栋建筑的时候,勇利才发现通向那个冰场的路已经被一瓣瓣鲜花所铺满,为数不多的宾客们围绕着冰场坐成一圈。他跟着父亲一步又一步地前行,离冰场的入口边那个一身白色西装的银发男人越来越近。

刚刚还镇定着的勇利不知道为什么眼前就有点润湿了,这么不算长也不算短的一段路上,他竟然回忆起了很多东西。这些年,他和维克托走到今天到底经历了多少?他们一路蹒跚地在爱情的道路上长途跋涉,终于迎来了这么一场婚礼。

勇利一边想,一边努力地憋住即将落下的眼泪。

银发的男人就站在那里,笑着等待他。利也将勇利的手递给维克托,他有点无语地想起来了一件事,当初勇利还是个少年的时候,他就和宽子开过玩笑,说自家儿子这么害羞敏感的性格,是不是以后直接把人嫁出去算了。

嗯,现在看来,真是说得很准啊!

维克托拉住勇利的右手,他并没有像对待女士一样平托着,而是直接与那双略小了一些的手十指交缠,扣在了一起。

他们一起摘下冰刀套,踏入冰场。霍森菲尔与莫洛斯正站在冰场中间的位置。虽然他二位并不是专业的选手,但好歹活了这么长时间,滑冰什么的,也是会一些的。

这个时候,八位伴郎也已经站在了那里。除去七位男子单人滑选手以外,就连克里斯的爱人海因里希,作为克里斯的御用编舞,也是不折不扣的滑冰出身。

就像无数次比赛时进场一样,似曾相识的入场让勇利顿时安定了不少,他在五分钟以后,与维克托一起,在预留好的地方就位,伴郎们也都候场去了。这也是一般婚礼时沿用的习惯。

那么,现在,属于他们两个的婚礼正式就开始了。
“尼基福罗夫先生,胜生先生,虽然很可能是废话,不过还是让我问一句,你们两位准备好了吗?”莫洛斯狡黠地挤了挤眼睛,“我想你们的答案应该都是肯定的,所以,霍森,可以开始了!”

听见这样一句话,来宾们都被逗得笑了起来,他们都纷纷鼓起掌来。

霍森菲尔微微地勾起嘴角,嗯,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他家的小厨师还是当初那种爱玩的性格呢。

“那么,我将冒昧地在此引导二位,向始祖许下誓言。”霍森菲尔在心里笑了笑,脸上依旧严肃认真地说。


『💙💚💗💛💜』
仲秋夜戏作
            剑落亦微凉
花落半载春仍在,
雨歇一夕露未凝。
踏月晚回遥相祝,
清辉犹可共汉陵。

        迟祝中秋快乐
『💜💛💗💚💙』

评论 ( 7 )
热度 ( 38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