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婚礼与初拥之夜(7)


半吸血鬼AU





微博投票链接: 印调点此

印调结束后将在微博抽两个宝宝赠送全套本子哦💙💚💗💛💜

预售开始了哦!

让他十分意外的是,尽管平日里维克托的体温总是半温半凉,但他的血液却出奇的温热。

维克托将勇利的血液几乎吸取了70%,他现在已经可以较为正常地接受鲜血了,为了能够亲自给勇利进行初拥,某人也很积极地治疗着自己的厌血症。此时属于人类的血液需要尽可能地被血族的替换,他在勇利的指尖划出一个十字形的口子,便于排出无用的废血。

当勇利感受到的温热渐渐变成一种烧灼的时候,维克托才移开自己流着血的手臂,随意地舔去毒液,使得伤口得以自然恢复。他又抓起一边提前放好的血袋,皱着眉头不是很顺畅地大口喝下,用来补充力量。

那种灼热就像是在燃烧,不属于自己的血液沿着每一条血管流淌,就像是岩浆流过了即将干涸的河床一样,瞬间将残存的人类血液蒸发。这种过程伴随着的是被火侵蚀的疼痛,流窜着攻城略地渐渐靠近五脏六腑,一点点加强着进攻的步伐。

勇利条件反射似的扣紧了维克托的手,维克托看着自家的小爱人坚强又努力地忍耐着,整个人都心疼极了。虽然他知道勇利承受的大概是什么样的疼痛,也知道这和自己当初相比已经减轻了很多,但就是心疼得不得了。

接下来,就是几个小时漫长的等待。

维克托轻轻挪开勇利的身体,让他半躺在冰凉的水中,这大概可以降低一些血液的燃烧感。

模糊之中,勇利总算知道当初维克托是什么样的感觉了……

不,也许这还不够,这只是他年长的爱人所承受的几分之一也未可知。

青年黑色的碎发被液体打湿,乖顺地待在那里,他蹙起眉头,似乎在忍受着已经渗透进心脏的火焰。疼痛从微薄的地方探入,和仅存的防御开始了绝无快速可言的拉锯战。

在这样的过程中,身体的每一处都被暗红的血色浸染,勇利不知道自己的头发、双耳、牙尖,甚至是每一寸皮肤都在发生着变化。

心脏渐渐放弃抵抗的时候,血色轰然冲进了勇利脑海中的意识深处,之前再多的煎熬,和此时脑中尖锐的刺痛感比起来,也显得不值一提了。

汗珠已经变得无色透亮,从额上滑落下来,淌进浴池中的冷水里,就在这时,所有的痛觉一起袭来,向着某一处压去。勇利的心脏最后沉重地跳动了一下,然后终于结束了它作为人类器官的使命。

所有一切都归于无寂,灼烧、疼痛、冰火交织……这些感觉全部都消失了,勇利实在是太累了,他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旁边焦急等待着的维克托,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他需要休息。

维克托到这个时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从未给予过任何人初拥,也不会再给予任何人,之前他甚至都不知道勇利是否可以成功。而现在,他可以放心了。

银发的青年将变得和自己一样“温热”也更加完美地勇利小心地从浴池里捞出来,放到床上铺好的浴巾中间,并且认真地给他擦干净身上泛着淡粉色的血水,又将人塞进睡衣里。他认真地凝视着乖乖睡觉的那一小只,轻轻地笑了起来。

两天之后,当勇利睁开他已经变成血红色的眼睛时,他第一眼看到的不是空气中五彩斑斓的微尘,而是那张无比熟悉的脸。他还来不及感叹变成吸血鬼之后,因为太过厉害的视觉,再看维克托就更加无法移开眼睛了,就看见眼前这个男人咧着心形嘴扑了过来。

“勇利!欢迎来到我的世界,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呦!”他一把抱住了还有些发愣的青年,“那么现在,来补上两天前就该做的……羞羞的事情吧!”

番外1END

评论 ( 15 )
热度 ( 52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