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46(上)补档


半吸血鬼AU





淘宝预售链接: 购买链接戳这里

预售结束后将在微博抽送全套本子哦💙💚💗💛💜

预售开始了哦!预售链接请戳list~

由于尤里的强势镇压,勇利在三天以后带着在维克托的授意下重新出现在勇利身边马卡钦出现在了福冈国际机场。

不过这其中的各种梗概勇利是一点都不知道的,马卡钦被他牵着,扮演着普普通通的巨型贵宾。

好吧,“巨型”这一点就不怎么普通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勇利不得已地带上了这只会引得自己想起维克托的狗狗。

勇利回到长谷津的这件事,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他实在是没有任何心情去回应同乡们的迎接和热情,也就不想引起大家的注意了。所以,等勇利踏上家乡的土地时。经过他身边的人也只是疑惑地看着他,把他想成一个在六月初还戴着帽子口罩围围巾的怪人,然后就继续往前走,如此而已。

这个时间,乌托邦胜生里的客人已经离开了有一会儿了。利也和宽子也已经在厨房里整理着第二天的食材。敲门声轻轻地响起来,勇利的爸爸和妈妈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宽子太太冲着厨房外面提高了声音,“真利!去看看是不是有人在敲门啊?”

“哦!”真利慢吞吞的回答声传了过来,她不紧不慢地挪到门口,“谁呀这么晚了还敲门,已经……”话还没说完,打开门的真利就看见了门口站着的自家弟弟,还有一只再熟悉不过的巨型贵宾。

待在勇利身边用自己的使魔形态老老实实当一只巨型贵宾的马卡钦侧过头,冲这个似乎很熟悉的人呜汪地叫了一声。

“啊啊啊啊啊……勇利怎么回来了,也不给爸爸妈妈还有美奈子打声招呼……”大大咧咧的真利姐不停地往两边和勇利的身ほ后看,似乎在找什么一样。

勇利带着马卡钦走进自家的门,才理顺了话头,“啊!那个……是的,为了调整状态参加比赛,我被放了假啦……嗯,有、有一个礼拜可以放松一下,也就没有提前和你们说……”这些都是事实,勇利半点都没有说错。

“哦这样啊!”真利接受了勇利的回答。

她继续在院子里里外外搜寻着,发现了勇利疑惑的表情,才理所当然地问,“勇利!维克托呢?”

被问到话的人脸色马上就白了,勇利十分庆幸现在是在晚上的时候,月光照耀之下,真利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脸色变得不对了。“唔,那个,他还有事情啦!”勇利这样说着,然后就接着问了些别的事情,勉强把姐姐的注意力转移了过去。

“哦~~~勇利回来啦?怎么这个时候回来?好突然呢!”宽子太太听见声音冲出了厨房,在勇利的面前停了下来,“勇利没有和小维一起回来吗?明明马卡钦都带回来了啊?”

没办法,面对妈妈再一次提出这个自己不想回答的问题,勇利只能将刚才的答案又重复了一遍。

这时,胜生利也也看到勇利了,“好吧好吧,勇利在家里要开心一些哦,暂时就不想比赛的事啦!”人到中年的男人说起话来发福的肚子一抖一抖得十分可爱。

时间已经很晚了,勇利洗过澡之后,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在和式的木地板上。但他真的站在自己房间的门外的时候,却又有些犹豫了。他还记得,自己的房间里原本是贴满了维克托的海报的,就算自从维克托给自己当教练了之后,墙面上的海报就被自己收了起来。可如今依然无法消去的长方形印记,却好像在提示着勇利,关于这个人的一切。

“勇利早点睡哦!晚安啦!”宽子的声音从勇利背后的方向传了过来。

勇利答应了一声,然后咬了咬嘴唇推开门。

也许是因为这段时间以来,不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太过劳累;也许是因为回到长谷津久违的空气中,原本以为自己又会难以入睡的勇利竟然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地一觉睡到了天亮。

一连两天,勇利不管到什么地方散心都会想起有关维克托的记忆,就算是将马卡钦留在家中的时候,也同样无济于事。那座桥、长谷津CASLE、温泉、海边,甚至是冰之城堡……维克托在长谷津的这一年里,竟然将他的身影,烙印在了这座小小的城下町的每一个地方。

第三天下午,勇利无精打采地从一起来看他的美奈子老师、优子和西郡身边经过的时候,他们才终于发现了勇利的不对劲。

胜生利也正想说些什么,就收到了来自宽子的一个暗示的眼神。

“有些不开心吗?勇利……”宽子试探地问他。

听到突然间妈妈这么问自己,勇利的脸上几乎不可察觉地僵ほ硬了一下,“没有、没有了啦!怎么会不开心……”他摇着头一边摆手。

可是到底是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虽然有五年的时间空缺,但是毕竟他们是最熟悉勇利的人,再加上看着勇利长大的美奈子老师还有从儿时起的这两个朋友,当然,还有正陷于自己的麻烦之中的维克托。在此之外,就再没有如此了解勇利的人了。

勇利的每一个无意识的动作,他们都可以看得出代表着什么含义。

“我可以看得出来,勇利有心事啊!”优子有些担心地看着勇利,她老是觉得有什么事情,勇利一直瞒着他们所有人。“勇利,真的是有些奇怪了呢!这次回来也没有提到过几次维克托的名字……”西郡接着优子的话说道。
“是的呢,这次回来一提到小维,勇利就不自然了起来……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宽子温柔地看着自家儿子。
这下勇利说不了什么掩饰的话了,他有些惊慌失措地将眼神投向爸爸妈妈他们,活像一只受了惊的小绵羊。

好吧,他很多时候都像一只小绵羊。

勇利低着头半天都没有说话,而美奈子他们就安安静静地等着他,也不催促。

最后勇利终于放弃了自己的抵抗,在他从那次冰场的争吵开始,慢慢腾腾地结巴着,将这段时间的事情说了出来,“嗯……就是这样了,我不知道维克托为什么这样,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他也……没有告诉任何人……”

黑发的青年沮丧地低下了头,“我根本不知道,维克托什么事都不跟我说……这样、这样的话……他是不是真的不想……”

评论
热度 ( 13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