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长日宁和(2)


半吸血鬼AU





淘宝预售链接: 购买链接戳这里

预售结束后将在微博抽送全套本子哦💙💚💗💛💜

预售开始了哦!预售链接请戳list~

温暖的水从发顶流过每一缕发丝,确实非常非常舒服,勇利微微地眯起眼睛,鎏褐色的眸子泛起一层柔软的水汽。嗯,虽然作为血族或者半血族什么的,不需要像人类一样洗来洗去,就可以保持身体的干净,不过偶尔这样放松一下也是可以的啦。更不要说某人刚刚看见了某些场景,想拉着小爱人强行秀恩爱的那些心思了。

十几分钟以后,维克托开始偷偷摸摸地亲勇利的后脑勺,这个时候发觉不对的勇利和那边与西里尔靠在一起的叶菲姆对视了一眼,才发现了维克托的小想法,一脸无语地任他亲亲。

好吧,现在勇利已经被这个银发的男人锻炼得可以做到面不改色心狂跳了。倒是在看见叶菲姆侧过头,看向自己和维克托这边,脸上带着笑意对西里尔说着什么的时候,反而红了脸。

一直等到做好食物的宽子和利也把他们叫出来,勇利才悄悄在维克托的腿上捏了一下,然后跑进更衣室里裹上浴衣。

丝毫没有任何悬念的,晚餐是维克托和勇利最喜欢的炸猪排盖饭。看到两个年龄加起来的总和超过七十岁的两个青年像小孩子一样,一个几乎将整个脸都埋进了碗里,另一个扒完食物之后又冒出心形嘴蹦出一个个表示自己好心情的俄语词来,西里尔在心里感慨了起来。

这样的维克托和勇利才是真正的他们吧?没有顾虑没有难过的真正的小孩子一样的他们。

说到炸猪排盖饭,这里就不得不澄清一点传说之中的误区了。

按照人类口口相传的说法,吸血鬼只能进食血液,他们无法拥有味觉,也无法承受人类的食物。

这一点当然是错的,如此说法得以流传只是人们不知实情的结果,他们将低等的吸血鬼和作为贵族的血族混为一谈。那些所谓“传说”中所说的也并不是西里尔这样的存在。血族自然是可以吃人类的食物,也拥有味觉的,只是纯血除了和半血族一样都需要从血液里汲取力量以外,不能像维克托那样以人类食物维持生存而已。

于是维克托他们四个毫无问题地解决了一顿美味的日式晚餐,才开始考虑房间分配的事情。

之前维克托住在长谷津的时候,勇利家将那个宴会厅腾了出来给他睡,现在因为西里尔和叶菲姆的造访,自然需要重新考虑了。对于这个问题,原本勇利还在想着让维克托和自己住到自己的房间去,将宴会厅给祖父和爷爷住。但是因为正巧这个季节没什么客人,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不过,最后维克托在勇利的爸爸妈妈将那二位安排在宴会厅旁边的大客房以后,还是顺利地和勇利住在了一起。嗯,准确地说,是维克托将勇利拉进了自己的房间里,完全没有任何不好意思。

“勇利,过来一起睡觉吧?”他迅速地抽掉腰带,扒下自己的浴衣,然后更加迅速地跳上床,占据了床铺的一侧,拍着另一侧叫勇利过来。

现在勇利已经习惯了维克托的裸睡,甚至在习惯了之后还能微微红着脸欣赏一下维克托埋在被子里白皙的肤色。不过,回到家乡以后,这样的同床共枕还是让他不太好意思的。被爸爸妈妈看着和维克托一起从房间里出来果然还是难为情啊!

他脑子里的思绪还在混乱旋转的时候,银发的男人轻轻抿唇笑了一声,然后将还在想事情的青年拖到了自己身边,然后拉进被子里抱住。勇利显然被吓到了,他毫无威慑力地瞪了一眼维克托,却还是乖乖地躺好,没有怎么反对。

第二天一早,勇利很早就在维克托的臂弯里醒来了。维克托以往很少会起得比勇利迟,所以几乎每天早晨,勇利看见他的时候,他都已经穿戴整齐了。不过这一次可能是因为回到长谷津,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的原因,这个银发的男人依旧侧着身子窝在被子中间熟睡,平日里柔顺的银发也凌乱地散在床上,更不要说他的头顶还翘起了几根乱糟糟的头发。勇利认真地抿住从唇间溢出的笑声,慢慢地撑起上身,在看见窗外樱花树上落满的一簇又一簇新雪的时候,忍不住轻声惊呼了一句。

维克托听到声音也睁开了眼睛,他们本无需睡眠,只是保留了作为人类的习惯而已。“早上好,勇利!”他坐起来舒服地伸了个懒腰,被子就顺着光滑的皮肤滑落下来。“勇利这么早就醒了啊,也不多陪我一会……”银发的男人嘟嘟囔囔地抱住勇利的肩膀。

“没有啦,”勇利解释起来,“外面雪光实在是太亮了,就醒了,维克托要和我一块儿起来吗?我要去帮妈妈扫雪了哦!”完全是哄小孩子的语气。

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的维克托眼睛里猛地放出光彩来,“下雪了?勇利!我们出去玩好不好?”他说着跳下床然后飞快地套好自己和勇利的衣服,拉着人跑进了院子里面。

“还是长谷津的雪比较可爱啊!”他的长发在纷飞的雪花中扬起一个优美的弧度,银色的光泽闪得勇利来不及反应就被拉了出去。

是的,日本的雪和俄罗斯的不同,没有那种冷而硬的雪粒子被北风裹挟,击打在面颊上的逼仄,虽然不会感觉疼痛,但也有一种不自由的感觉,而是那样柔软地、带着微微温情地降下来,洋洋洒洒,飘落成阵。从第一次来到长谷津的时候起,他,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就爱上了这里的雪,一如爱上这里的樱花那样。

维克托早在看见了长谷津的第一场雪时就想在雪地里放飞了,但那时勇利因为害怕维克托被冻感冒,总是严格地限制他,简直不像是平时的勇利。现在不用担心让勇利觉得自己会被冻坏,维克托愉快地捧起一团雪。

按道理来讲,他们早已过了在雪地里奔跑嬉闹的年龄,但在维克托偷偷摸摸地将一小块碎雪丢进勇利后颈之后,勇利一瞬间就跳了起来。“维特涅卡,干什么又偷袭我!”他说着也胡乱从枝头拂起雪来,用力按住银发的男人,向他扔了过去,在维克托的面前散落开来。微风吹起,落了维克托满身,连头发上都沾着碎雪。

“勇利胆子变大了嘛!”银发的男人又锲而不舍地搓起雪团来。就这样闹了好久,维克托趁勇利还在笑,跑过来一把拉着他滚在地上。勇利一开始还在轻轻地推他,后来就安静地伏在了维克托的身上。两个人将院子里干净的积雪压出了一个人形的大坑。

此时,他们已经把关于扫雪的事情彻底忘在了脑后。

回过神来的时候,勇利就听见了几声轻笑,仓促地从自家爱人的怀里爬出来,他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西里尔和叶菲姆早已斜倚在木质的门框边上,注视着自己和维克托了。

维克托爬起来,在勇利的脸爆红之前,迅速地抓起一个雪球,将祖父和爷爷引得加入了战局。这样的场面,要是安德烈或者是霍森菲尔和莫洛斯在的话,恐怕都要觉得难以置信,那么多年以来,他们的冕下大人可从来没有露出过这样的一面啊!

吃过中饭,两个人趁着去冰之城堡练习之前的一段时间里难得的雪后晴天,在后院樱花树下的长椅上待在一起晒太阳。阳光照射身上并不会对勇利和维克托造成什么伤害,这当然是因为维克托身为半血族,又将自己的日光戒子送给了勇利。

放松地躺在勇利的腿上,维克托的睫毛被阳光染上了一层金色,勇利仔细看,那种金色慢慢爬上维克托银色的长发,带着一种耀眼的暖橙色,雪后的空中带着水汽,与阳光胶着反射出一种牛奶布丁的质感。

真是好美啊!勇利在心里感慨着。

等到维克托在温暖的空气中快要睡着的时候,勇利看着他安静的样子,不知不觉就出了神,然后鬼使神差地慢慢靠近,最终在维克托的发顶上印下了一个无比纯洁的亲亲,然后有些心虚一样地迅速直起身。

银发的男人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他侧过头来贴着勇利的腿蹭了蹭,又不太清醒地动了动修长的手指,然后摸摸索索地找到了勇利撑在一边的手,一把扣住。

十指相扣的时候,仿佛连心都贴在了一起。勇利任他拉着自己的手,看着眼前山脚下闪着金波的河水,还有河边三五成群的和式木屋。他不禁弯起了嘴角,从今往后他们拥有无数的时光,岁月就像这山下的河水一样,平静流淌,而这样安安稳稳地过日子,认认真真地爱着所爱的人,平和安静之中,却又意蕴悠长。

这才叫做生活。

END

评论 ( 2 )
热度 ( 36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