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那些年关于遥不得不说的鸡飞狗跳(3)



半吸血鬼AU





淘宝预售链接: 购买链接戳这里

预售结束后将在微博抽送全套本子哦💙💚💗💛💜

预售开始了哦!预售链接请戳list~

这里有个自行车

将三样东西交给了西里尔之后,维克托愉快地拖着恢复了平日薄皮状态的勇利回到家里,扔下早就从脖子上解下的围巾,然后愉快地在屋里转了好几个圈,完全不像昨天晚上的带着占有欲的挑逗,反而有点像那天在巴塞罗那逛街购物以后那样。

当接到祖父的消息,让他们去尼基福罗夫城堡的时候,维克托已经在家里保持时时刻刻咧着心形嘴的状态好几天了,只要是在冰场以外的地方,每天不是黏到勇利身边讨要一连串的亲亲,就是畅想着那个即将到来的孩子。

“勇利,好高兴啊,那是我们的孩子呢!”

“每天都会更喜欢勇利一点,只有勇利会让我生出一种想要一个小孩子的冲动哦……”

“嘛嘛,话说,我最爱勇利啦!”

诸如此类。

正如勇利所体会到的一样,维克托希望有一个流淌着他们二人血液的孩子,却也因为童年的经历而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承担起一个好父亲应该承担的责任。这个时候,正是勇利的同意让他不再犹豫。

而对于这些日子变得突然幼稚起来的男人,若是放在六七年前,勇利可能还会因为这个男人和形象完全不符的撒娇粘人而气恼;可是现在,他只会感叹维克托在经历那么多事情以后,还依旧会如此诚实地表达自己的内心,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情了。

他任由维克托这样愉快地放飞自我。

勇利和维克托到达城堡的时候,尼基福罗夫家族的智者已经等候在那里了,他们依照要求订立了分享生命的契约,再共同将一点点生命力送进存放那三样东西的器皿中。

“三个月之后,孩子就可以成型,到时候可以经常看看,和孩子说点话都是可以的。”智者向两人告别的时候这样说。

维克托听到这话更加愉快了,“勇利,听见了吗,我们要多来看看这个小家伙哦!”勇利觉得,这个男人似乎就等着智者的这句话了吧?嗯,好吧,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并没有否认。

从此,维克托就化身了每个礼拜都要去眼巴巴地看看那个血色的球形物体里的孩子的……傻爸爸!

“喂!我说老头子,你还训练不训练了?到你的时间不赶快上冰区,就别耽误我们的时间啊!”尤里恶狠狠地跺了跺地面,“造个孩子是不是把你的智商全吸走了啊喂?”

没有防备的维克托一瞬间就变成了豆豆眼的行走表情包,“哈啊,勇利,真的是好凶啊尤里奥太过分了。”他挂在勇利的肩膀上撒起娇来,又在金发的少年再次发怒之前,脚下一蹬飞快地逃走了。

第二回合,维克托智商下降为零。(T ^ T)

为了改变自家爱人现在除了要亲亲就是转圈圈的傻白甜形象,勇利只好和他说些属于“正事”的事情 ,于是他在某天的训练结束以后,拉了拉正在前面拎着背包健步如飞的银发男人,“维特涅卡,那个,孩子的名字我们还没有给取好呢,要是维特涅卡有兴趣的话,就负责来想这个好不好?”

这个方法果然有效,维克托很快就至少是在表面上恢复了正常,他认认真真地像每一个期盼着孩子到来的父亲一样,攥着铅笔在那个曾经用来记录勇利的编舞信息的便签本上,列出了许许多多的名字,有俄文的也有日语的。

其实,维克托是更倾向于后者的,因为之前勇利就和自己说好,让这个孩子姓尼基福罗夫了。

然而事实证明,维克托用行动很好的诠释了一个在中国非常火的词,嗯,这个词就是——“取名废”!虽然说确实谁也不可能处处完美,但在和真利姐通电话的时候被嘲笑的冰上皇帝还是被嘲笑过后,又被她严肃地补了一节课。

“维克托赶紧把传送过去的文件认真学习三遍,有的字在日本人的名字里是非常忌讳的知道吗?”真利的原话是这样的。

于是,才镇定了不到两个礼拜的维克托就又蹭到勇利那里去求安慰了。而且,还是委委屈屈地撒娇的那种,这个和当初自己与维克托初遇的时候所想象的那种人设一点都不一样,勇利把一个吻落在他家亲爱的脸上时,心里飘过了这样的想法。

不过,什么样的维克托都是他最爱的维特涅卡!

养儿育备战第三战役,好吧,很遗憾,俄罗斯的英雄不情不愿地完败。

评论 ( 7 )
热度 ( 27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