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那些年关于遥不得不说的鸡飞狗跳(4)


半吸血鬼AU





淘宝预售链接: 购买链接戳这里

预售结束后将在微博抽送全套本子哦💙💚💗💛💜

预售开始了哦!预售链接请戳list~

最后,这个重要的事情还是被交给了勇利和美奈子老师。

终于,在经过了几乎要超过维克托接受能力的漫长等待之后,那个包裹在血色球体中的孩子终于有了降生的迹象。与此同时,“起名工作小组”也终于定下了一个大家都认可的起名方案——如果是一个男孩就叫做“遥”,女孩子则是“晴”。

到了维克托和勇利趴在保护血色液体包裹的孩子的透明屏障前,满眼只有那慢慢地、几乎不可察觉地变淡的鲜红色时,已经到了深冬时分。两个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微微跳动的球体。

直到颜色完全变得透明,那里面血液、体液和Seed混合的力量完全进入了孩子的身体内。智者解除了外层的屏障,示意爸爸们在水层破裂消失之前接住他。

小孩子不同于勇利认识中那种皱巴巴红彤彤的样子,反而可能是因为继承了他和维克托的一部分力量,显得白白净净圆润可爱。他一出生就是血族的形态,银色的头发已经超过了耳后,两只耳朵也尖尖的。殷红的眼睛亮晶晶地一会看向勇利,一会又盯住维克托。勇利很快就发现了那两颗像小米粒一样的尖牙。

“喔哇,是个男孩子呢!那么就叫你‘遥’了,小遥!”维克托忽然对自家儿子咧着心形嘴说,勇利侧过头,就看见维克托堂而皇之地掀开了包裹住遥的小被子,认真地拉开两只短短的小腿看了几眼。

勇利迅速抢过了儿子,虽然他此时还感觉有些震撼,回不过味来,不过这点事情还是能办到的,“维特涅卡,不要欺负小遥啦!”

从外表看,遥还是像维克托多一点的,其他方面暂时看不出来,不过柔软的发质还是随了勇利的。然而,还没等他们观察一会,一边不远处,尤里大步走过来一把戳上了刚把小遥给勇利抱抱的维克托,“喂!发什么呆,这个小孩子怎么变了个样子啊!”

两个人这才发现,遥突然变成了人类的样子,尖耳、小獠牙都不见了,连瞳色都变为了温暖的蜜色。

“嗯,刚出生的新生儿力量还没有稳定,在最初的这几个月里确实会在两种形态之间不受控制地变化。”西里尔适时地出了声,“不过,像小遥这样刚一出生就可以变化的孩子也确实不多见了。”

听到祖父这么说,刚刚还满脸紧张兮兮的两位爸爸顿时无奈了,简直满脸黑线啊!

因为担任遥未来的教练,尤里经常被维克托叫到家里来,说是和自己的学生多相处相处,结果,俄罗斯的小老虎就好好地见识到了,再乖巧的孩子也是很难带的。

这不,趁大家不注意,遥就把自己的小脚丫伸出了窗帘,把早知道笨蛋夫夫还没有给小遥戴上日光戒子的尤里,吓得心脏都要蹦出来了,他三步两步冲过去才发现遥竟然什么事都没有。

倒是尤里突然间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关心这个小不点了。

从此,大家发现遥似乎和维克托一样,也是不害怕阳光的。当尤里把正在往小奶瓶里倒温热淡甜的兔血的两个人吼过去,告诉他们这个惊人的发现时,维克托·傻爸爸·三岁福罗夫张开双手扑向那小小的一只,心形嘴又再次上线了,“哇哦,AMAZING!”

尤里在心里狠狠地吐槽着某人。

第四场,手忙脚乱地人又多了一个!

继阳光事件以后,似乎发展走向就有点奇怪了。前面说过,遥其实是一个非常乖的小孩,维克托和勇利很快就定好了称呼,一个叫父亲,另外一个就叫爸爸。他们以为从此就可以开始愉快的育儿生活才对,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由于血族基因的缘故,遥长大的速度要比一般的孩子要快,但也只是快上一点点而已。维克托在愉快地度过了将近两个月“训练、陪勇利、逗小遥玩”的生活之后,发现自家儿子除了那两颗小小的尖牙以外,其他的小芝麻牙也慢慢冒出了头。

此时,他还不知道,随之而来的会是什么“麻烦事”。

这个“麻烦事”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只是,维克托彻底理解了一个之前从未在他的字典里出现过的词——“口欲期”。

可以说,口欲期是每一个婴儿都需要经过的成长过程,小孩子们通过咬东西来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愿望。于是,小遥看见了喜欢的东西就会往自己的嘴里塞。

不久以前,小家伙突然迷上了他父亲的银色长发。也许是因为那颜色和他自己的一样,也许是因为长发就像银色的丝绸一样柔软,反正遥就是不愿意再撒手,不仅如此,还经常伸着小脖子探过去,咬住就坚决不松口了。

被啃住头发的维克托有些茫然,好容易解救出自己被儿子啃来啃去的头发,他发现发梢已经被啃得湿乎乎的了。不仅如此,啃到后来小遥似乎从他的头发上找到了特别的乐趣。

他第一次揪着维克托的头发撅着小屁股腾空起来的时候,维克托完全没有防备地被吓了一跳,曾经担忧过自己发际线的男人解救出自己的头发,头一次在家里展现出了一个非人类生物的速度。

“勇利……勇利,小遥他咬我的头发,还要拽着它们荡秋千!”维克托扑到坐在沙发上的三个人身边,放下让他受到“惊吓”的遥,准确地挂到了勇利的身上。“勇利你看,头发被咬了,还被揪了好几下……呜……勇利我会不会真的变秃啊?”

勇利有些想笑“不会啦,维特涅卡是半血族,怎么会秃呢?”

不过这样的安慰根本没有什么作用,他哼哼唧唧地控诉起来,声音里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勇利偷偷笑了起来,要怎么办呢?一个蓄意撒娇的人,才不可能哄好,他盯着维克托的银发,似乎在想如何让这个男人乖乖的。于是,下一刻勇利就半点不含糊地点上了自家恋人脑袋顶上的那个藏在长发之间的发旋。

下面,见证奇迹的时刻到来了。维克托就像是被戳破了阀门一样,整个身体软软地趴在了沙发上,“你不安慰我还这么捉弄我,勇利还是这么坏啊!”他是乖乖趴着不动,但是声音更委屈了,“明明知道我那里最敏感了,勇利还是要戳,肯定是故意的啦!”

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顿时引起了更多人的兴趣。

“咦,这是真的吗?我都不知道维恰这么有意思啊!”西里尔带着笑意向勇利确认过之后,一指头戳在了维克托的发旋上,“叶菲莫奇卡,你也来试试,维恰很可爱呢!”于是,某位医科教授也加入了战局。

刚刚才把自己的上半身撑起来的维克托被这么一戳,顿时又趴下去了。

最后,小遥有样学样地轻轻一点,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维克托·漏气福罗夫成功上线。

就这样,鸡犬不宁的养儿生活就这样慢慢过去了。

说慢倒也没有多慢,遥很快就长到了看起来四五岁的年纪。

他是一个很乖很听话,但也格外活泼的孩子,自从某天看到尤里在冰场训练之后,就总是想去玩一玩。终于到了可以上冰的年龄,他就迫不及待地让维恰父亲和勇利爸爸带着自己去了。

勇利给自家儿子套好最小号的冰鞋,维克托将他放在冰场边缘,“小遥,要站稳哦,别……”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响亮的啪叽一声,小小只的遥就摔了一跤,趴在了冰面上。

维克托急急忙忙地捞起儿子,还来不及说什么,就听见了抽抽搭搭的哭声,小孩子两只眼睛水汪汪的,眼眶周围红了一圈。他第二次被放在冰面上时就可以站稳了,大概是遗传了双亲的运动天赋什么的,不过,为什么他还在哭啊?

就在大家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维克托和勇利突然愣住了,看样子两个人的祷告果然有用,始祖他老人家也的确公平,这性格还是像勇利的啊……

他们直到哄得站在冰面上的遥停止了哭泣,吸着鼻子的时候,还仍旧一脸黑线,怎么办,小遥估计是一个玻璃心的天才才对吧?而这一点,在日后尤里如约成为了小遥的教练以后,被他证实了无数次。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47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