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程皓×凌远』皓雪远岫,为乐独殊•01(上)


程皓/凌远『可能周更』
事件发生顺序会做出调整
私设院座两年前就已经离婚啦,离婚原因一样😊





全文目录

楔子

初春时节的北京城,寒意依旧无孔不入地四处穿行。刚刚换下套在一件毛衫外的白大褂,年轻的医生匆匆看了看才戴在腕上的手表。

看清楚时针和分针的方向之后,他轻轻舒了一口气,而后拎起包匆忙向外走去。还好,今天并没有什么突发的状况,手头也没有病人需要抢救,再加上又是周末,第二天也不用值班的缘故,下班还算是比较准时,在已经与人有约的情况下,能够准时到达还是比较有礼貌的行为。

年轻的医生低头匆匆地向外走,不经意之间抬头,却看见迎面走过来的人。

来人身量挺高,但身形却有几分清癯的意味,眉心的悬针纹似有还无,不知道是天生如此还是思绪过重的产物。他的发丝一丝不苟地向后梳起,使得那视线无所遮挡,颇给人几分锐利的感觉。

“凌院长!”年轻的医生向他问好,言语之间下意识地站直了双腿。要知道,这位凌远凌院长可是他们第一医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院长,并且,日后年轻的医生还希望……咳咳,反正那件事他必须在凌远的眼中能看得过去才有可能。

凌远微微向他颔首,对于学生的学生,在不涉及工作的时候,他还是乐意露出一个好脸色的,“下班了?那就回去好好歇着,我记得李睿说过下周一给你排了几个择期手术吧?”然后就脚下步伐不停地继续向电梯的方向走去。

院长大人难得的和颜悦色着实让这位吃惊了一下,他只来得及“哎”了一声,就茫茫然地继续往外走了。如果他现在的心理活动被凌远知道,恐怕院长大人就要哭笑不得了,你说要不是坐在这个位子上谁愿意一见面就训人,弄得谁都跟仇人似的?现在倒好,下了班难得一天没什么大事,不争气的胃也没怎么闹革命,就这么心情好了一下,倒让人不习惯了,这叫什么事儿?

不过现在这些事凌远是不可能知道的了,年轻的医生大步流星地走出医院大楼,就三步两步地冲上了公交车。

等他推开一家咖啡店的大门时,一眼就看见了约自己来这里详谈的人。那人看起来年纪不大,甚至有几分毫不突兀的少年感,眉眼中带着几分笑意,刘海也柔顺而服帖地挂在额上。

“哟,王东,你来得这么准时啊,不早不晚,很好很好!”年轻的医生——这位口中的王东听见他这样冲自己打招呼。

似乎是一个比较容易说话的人,王东心里这样想,“程老师,今天单位下班比较顺利,就这么赶过来了。”而他走近对方,坐下之后,突然有些惊讶地闪过一丝奇异的神色,眼前的这个人竟与他们院长大人轮廓上有几分相似。

接过名片的时候,王东低头仔细看了一下,那张小卡片上印着两个大字——程皓。

其实,程皓接他这个客户也是偶然,前一阵他家里那个倔脾气的爹经常胸闷气短,还不愿意去看病,说了十箩筐话,九箩筐都是歪理。虽然程皓不待见他这个爹,但怎么说都不能不管人儿生病这事儿。于是七吵八吵,就差用绳子捆起来,总算是带医院里去了。还托了一朋友,介绍到老爷子家附近那仁和医院去的。

结果什么叫做无巧不成书,给老爷子看病的医生有些眼熟不说,他手下带的某个小研究生,恰好就是以前撮合过的一小姑娘。

那会儿,刚一确定他老爸也就是程洪斗老爷子大事没有,就是血压高再加上一些老年常见的毛病以后,小姑娘就趁着老师和程皓他老爸不注意,给他介绍起了生意,还特机灵地没有把他这除了牙医外的第二职业给捅了出去。

据她所说这位王东王大夫是他的学长,在第一医院已经转了正,然而最近在感情问题上闹了件乌龙,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听完大概是怎么一回事以后,程皓都忍不住为这哥们儿点几根蜡了,也是觉得他把他自己坑得实在是可怜,就问小姑娘要了王东的联系方式,约着谈谈情况,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说说你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人家姑娘怎么就楞是反应不过来了?”程皓等他坐在自己对面之后才开口问。

“这个……”王大夫吞吞吐吐了好一会儿才说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弄半天,事情是这样的,他们第一医院有个长得不错能力又强脾气还挺好的苏大夫,单名一个纯,许多男医生都以她为追求对象,这其中就有一个曾经的王东。偏偏王东又温温和和,小护士凌欢童鞋就坚定不移地帮他出主意去追人家苏纯,并且还持之以恒从不放弃。结果一来二去,王东自个儿对苏纯的那种喜欢并没有上升到爱情,反而爱上了这个小丫头。可问题是,自个儿整明白了归明白了,这通向两情相悦的圣殿路上就有两座大山横着呢!其一是凌欢这小丫头仍然以为他还喜欢苏纯,并且依然尽心尽力地帮他出主意;第二则是这小丫头的二哥,是他老师的老师,第一医院的院长大人——凌远。

王东只感觉革命路途遥远,这困难得简直和爬雪山过草地一样。于是他一听师妹介绍了程皓这么个传说一般的人物,就赶紧抱住了救命稻草。

程皓听完曲折复杂的来龙去脉以后,皱了皱眉头抿了一口咖啡,“我说,你就是那种把潜在的对象能处成哥们儿的人。”他这样下了一个结论,“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现在对这姑娘是爱情,而不是别的什么?”

“当然确定,现在只要让凌欢她能反应过来我就谢天谢地了!”王东使劲点头。

随后,他就收获了程皓的一个大白眼,“一个大男人就不能有点追求?就不想结婚?不想把你那院长大人变成你二哥?我告诉你啊,所有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可都是耍流氓!”

某人敲了敲桌子,接着开口,“你要是愿意呢那我就帮你一把,提前说好了我这正儿八经是一职业,可是要收费的。”王东点点头以后他继续说,“回去把凌欢的资料发给我一份,对了,你有什么特长或者爱好,反正就是有点儿自己的特色的?”

王东想了半天,挠挠头问:“我爸是个厨子,做饭我是专业的,凌欢她挺喜欢吃的,这行吗?”

“可以了,我会去旁敲侧击让那姑娘开窍,你负责坚持闲下来就给人家做饭就好了。回去再把你和凌欢的排班表发给我一份,没上班的时候随时听我电话,该上班的时候就别老惦记这事儿,省得把别人肠子切错!”程皓一口气说完,便在王东掏出的小本上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和邮箱,告辞离开了。

第一医院……

凌远凌院长……

开着车回自家诊所,一面脑子里不停思考着,这位凌院长程皓他是知道的,算起来还是大了自己八届的学长,曾经学校校庆的时候也请他做过讲话,远远地看过几眼。

撮合这小医生和那位的妹妹,希望那位不要是个护妹狂魔,这样他的工作就可以容易很多了。程皓这样想。

于是,周一一早,程皓就背着包出现在了第一医院的门口。

那天回去之后,程皓就把王东和凌欢的资料以及工作时间看了一遍,为了让凌欢开窍,他还打电话找了当初在第一医院实习时的带教老师,现在的第一医院口腔科侯主任,说是最近诊所事情比较少,想来学习半个月什么的。

往年也有私立诊所的医生到第一医院做时间长短不一的学习,再加上当初程皓就是侯主任最得意的学生,那边自然立刻就同意了。程皓就背着自己的白大褂、还有蓝牙耳机等等工具来了。

既然是借着学习的名义来的,那么该做的还是要做好,程皓跟着他侯老师上了好几台手术,什么磨牙后区肿瘤切除,还有什么牙龈癌根治的,才好歹找到了一点时间喘口气,顺便去寻找一下凌欢。

程皓真正和凌欢搭上话,是在一天以后。当时凌欢才下了班,迎面就遇上了算好了时间靠在门外的窗户口,还穿着白大褂的程皓。

26岁的小姑娘正是八卦的年龄,早就对这两天医院里新出现的这名医生感到好奇了,于是大大方方回应了程皓冲她打的招呼,“嗨!以前没怎么见过你啊,新来的医生?”

程皓抿出一个标志性的一字笑,眉眼弯弯的样子在凌欢眼里非常的——萌?

“程皓,挺久以前在第一医院实习,现在自己在开一家牙医诊所,这些天诊所事比较少,再回来跟侯老师学习学习!”得了,这三言两语立刻让人家脑海里勾勒出了一个不断学习年轻有为的大好人形象。

好吧,这不得不说也是程皓的本事之一。

还不止这些,程皓手上功夫好,人脾气也好,还特会说话,一周下来再请包括凌欢在内的几个小医生小护士吃了顿料理,算是彻底打入了他们的圈子,成了挺好一哥们儿。

料理吃到一半,程皓就开始借最近新闻里的有关从恋爱到结婚时间长度的调查扯到了自己的主要目的。小姑娘小伙子们对这个明显可以八卦的话题显然很感兴趣,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

这时,程皓才用手指扣了扣木制的桌板,“其实说起来,这调查完全搞错了方向,你们想一想,恋爱时间越长和感情越深最后走向婚姻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爱情这回事其实和跑步也差不了多少,你能说短跑比赛的爆发力和长跑马拉松哪个好?对吧,其实谈感情也就是这么个理,50米100米刷得一下就到终点了,趁着还有激情,多好,那马拉松跑着跑着还有跑不下去的呢!所以说整出来这么一调查,完全就是吃饱了撑的。”

一段高见发表完毕,姑娘小伙子们就只剩下星星眼了。

『这几天不是特别忙,再更一下~等我开始复习准备考试了就得周更了_(:з」∠)_』

求小可爱们点赞(´▽`)ノ♪咬牙跺脚求鼓励_(:з」∠)_
小心心和小手手能让及笙宝宝更可爱💙💚💗💛💜

01(下)

评论 ( 15 )
热度 ( 70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