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程皓×凌远』皓雪远岫,为乐独殊•01(下)


程皓/凌远『可能周更』
事件发生顺序会做出调整
私设院座两年前就已经离婚啦,离婚原因一样😊





全文目录

01(上)

“程哥,还有什么主意再说说呗!”

“对对对,程医生,对恋爱问题看得这么专业,不说点什么我们可不会放过你的!”

“别停别停,皓哥我们还等听呢,或者你说说什么恋爱秘法什么的?”

怎么叫他的都有,程皓观察了一下,凌欢明显眼睛闪亮亮听得十分认真的样子。不错,第一阶段的目的完成一半了。“那……好吧,我就说几点啊?”程皓挑起唇来,眼中闪过一丝工作时从未出现的狡黠,“首先,千万不要忽视你们身边疑似哥们儿的异性朋友,也许因为相处得太过自然了就会下意识地将他或者她从你的选择中剔除出去,不过换一个角度想可能这正好证明你们非常合拍了,毕竟咱又不是兔子,窝边草还是可以叼进自个儿窝里的,是这个理吧?”程皓循循善诱,然后瞅了瞅其他人又补上一句,“当然如果取向什么的不一样的话,请自动翻译一下上句话!”说完又非常无害地笑了起来。

一桌子年轻人哄堂大笑,然后又若有所思地恢复安静,等着程皓继续说下去。

“还有,有没有人听过‘食物论’的说法?”在看到齐刷刷一片摇头动作以后,他得意地点了点桌子,“永远不要因为对方夸你几句长得好身材好就以为人家有多爱你,洗手作羹汤听说过没有?这才是准备和你过日子的,愿意做好吃的东西养着你还不嫌弃你会不会发胖的才是真正爱你的知道不?特别是你们这些小姑娘们。”

众人皆恍然点头,受教的样子。

一旁一边听还不耽误奋力吃饭的凌欢童鞋此刻也若有所思起来,程皓在心里满意地点点头,他这一阶段的任务算是已经完成,接下来就看王东的潜移默化了。

一顿饭吃完,走出料理店的时候,不知道是谁起哄一样地问程皓什么性向喜欢哪一款这种话,让某人措手不及,他说了几句“无所谓男生女生,看对上就好”这种话总算糊弄过去,然后看他们离开再钻进自己的车里,颇有一点丢盔弃甲落荒而逃的意味。

不过话说回来,程皓确实是不怎么在乎另一半的性别问题的,或者说是因为一些事,让他觉得这辈子能找到一个就不错了,还忌讳什么男女啊?少年时期的“喜欢”程皓是经历过的,不过他自己的感情经历除此之外就是一片空白了。

就是因为如此,理论上他对喜欢和爱这两种感情的区别门儿清,但是从感性体验上他却是半点经验都没有。

他一时半会儿也不急着弄清楚这个,程皓这样想着,再想到今天敲边鼓的作用已经达到,也就把刚刚一瞬间的迷茫愉快地抛到脑后去了。

再说凌欢这边,等她回到家陪着父母说了一会话后,才想起来程皓刚才在饭桌上偶然撩起刘海来的时候,似乎与自家二哥有一点相似。想到这里,小姑娘“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要是让二哥知道皓哥这么一号人物,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也许是一件很好玩的事。不过凌欢可不敢真的这么拿她家二哥逗乐,要这么做了估计没什么好果子吃。

不过有的时候还真是无心插柳的事,两天公休刚过,星期一中午凌远就在自家医院里遇到了程皓,还有妹妹凌欢。虽然说凌远一向对自己的这个妹妹非常上心,但毕竟是当着院长,平时很少有时间去顾及妹妹交了什么朋友这种不算大事的事,不过正好遇上了,也就多问两句。

“二哥,这位是舒克诊所的程皓程医生,这半个月到我们医院口腔科学习学习,现在是我们大伙儿的朋友了!”小护士快言快语地给自家二哥介绍。

程皓暗自在心里打量起这位年轻的院长兼学长,露出一个十分无害的微笑来,“凌院长,我是程皓,这一阵我们诊所预约比较少,就趁机来您这第一医院充充电,不知道侯老师有没有说起过?”

凌远与他握过手之后,明显地回想了一下,然后点头,“侯主任报备过了,欢欢太活泼了,程医生多担待。”说完不顾凌欢在一边跳脚,就和程皓点头告别了。

而凌远此时并不知道,程皓正盯着他的背影,似乎想要从中看出些什么。然而他最终也没有看出什么来,凌远的背影他似乎在哪里见过,可又完全无法记起自己在什么时候见过他。

他并没有想多久就又被凌欢的话拉出了思绪,“你看吧,我哥就老是这样在我朋友面前拆台!”

“凌院长他……对你很好!”程皓想了想还是对正鼓了一张脸的凌欢说,刚才那一照面,他没看出别的什么,只有两点。第一,凌院长是个不错的人,第二点,他是个好哥哥。

凌欢点点头,十分赞同的样子,“我知道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同科室的护士小方叫了一嗓子,“欢欢!王东王大夫又给你送便当来啦!”然后瞬间就跑了个没影儿。

王东自从听了程皓的建议以后,只要是白天没有门诊或者值班,就准时给凌欢送早点、午饭甚至还有晚饭,一天一换基本上不带重样的。这样一来,再加上程皓那一通“食物论”,凌欢终于开始觉得不太对劲了。

看着小姑娘脚下带风地消失在眼前,程皓好笑地摇了摇头,自个儿找饭吃去了。

不过是随口问问妹妹的朋友,作为院长和消化这方面的专家,凌远行政上的事务和手术什么的实在是让他忙不过来,于是也就没怎么太管。过了几天在大外科开会的时候遇见了口腔科侯信奎侯主任的时候,他才想起来那天遇见的程皓。

“听说舒克的程医生,侯主任您认识?”对于上了年纪的老大夫们,凌远一般还是比较恭敬的,因为他父亲凌教授的缘故,这些老大夫他很小就认得了。

侯信奎见他问起,就点点头准备开始说,“程皓那小子原来是在咱们医院实习的,当时我就是他的带教老师……哦,那时候的事小远你应该不知道,你当时应该还在德国……”他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一开始回忆,就总是喜欢按照过去的习惯,叫这个他们看着长大的凌院长一声“小远”。

“这孩子当年就学习特别好,各种成绩也没话说,特别是手上功夫不是一般的漂亮,但是听说他只有个古怪又别扭的爹,以前她母亲还在的时候就对他们不是很好,当年实习的时候他也没怎么回家去过……”侯主任边说边注意着凌远的神色,看他没有什么异样才继续说了下去,“皓皓当时是真的恨他父亲,他和我们说过,他父亲掌控了对他好的亲人,又想掌控他,他说他最想的就是有一天可以跳出那个人的掌控……”

凌远点点头,他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于是他就从这里辞职去开了私人诊所?”凌远并不觉得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哪个好或者哪个不好,甚至他觉得程皓这样能够摆脱被设定好的命运也没什么问题。可是,“从您这嘴里说出来的,我可感觉不到这是同一个人啊?”凌远因为程皓是自家妹妹的朋友,又是侯主任带出来的,难得对他产生了一点兴趣。程皓那次和自己打招呼的时候,可以称得上是游刃有余了。

听见凌远这样问,侯信奎摇摇头,“可不是,不说是你,就是我那之后再见他,他就已经是现在这么能说会道伶牙俐齿的样子了。”上了年纪的老主任有些担心,叹了一口气,“皓皓这孩子啊,不知道怎么给自己整了一模子,把自己给套进去了一遭。”说到这里,他才发现已经到了电梯口,“那我就上去了,你看我也真是的,好好的给你说这些不愉快的事情做什么,凌院长你也快回办公室吧!”侯信奎看见边上有其他人经过,便又对凌远换回了在医院里的称呼。他这会儿反应过来了,给凌远说这些事,按照他少年时经历的糟心事,再加上两年之前离了婚,保不齐他又会想到什么事情去。

“哎,您慢点!”凌远几乎浅淡得不可察觉地笑了一下,然后转身上了另一个电梯。

凌远其实知道侯信奎是什么意思,他慢慢地敛去一个苦笑,其实,侯主任他们这些长辈担心的完全不多余。他自己也知道,他凌远就是个心思重的人,刚刚听了几句才算是认识没几天的程皓的往事就……

说白了凌远心里清楚自己在这方面悲观又矫情,然而清楚也没用。就比如说现在,他这脑子里想的就不是什么好事,套用一句话,天下幸福美满大抵是相似的,而痛苦遗憾却总是一家一个样儿,此时他这样想,又不愿意让自己这样想。

凌远脚下微微一顿,旋即又和没事人一样向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只不过他的脚步微不可见地凌乱了那么一下。

一掩上自己办公室的门,凌远就一手按住了上腹,他强忍着走近沙发,几乎是立刻就歪倒在上面。刚才在开会的时候,每天饭后都会来折腾一回的溃疡痛就已经如约而至了,之后听侯主任说了点程皓的事,又忍不住多想了些,于是当二十分钟以后熟悉的刺痛还没有缓解多少时,凌远还是努力撑起自己的身体挪到医药箱旁边,摸出止疼片就这么咽了下去。

又过了大约半个钟头,他才感受到疼痛的褪去,额头上早已细细密密地冒出了一排冷汗。他舒展开刚刚因为疼痛而蜷起的身体,又缓了一会儿,这才擦干前额的湿冷,如常地坐在办公桌前,抽出文件打开电脑,就好像刚才疼得面色发白,又因为侯主任的几句话而多想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然而作为院长需要处理的事务太多,没有时间给凌远来伤春悲秋,从第二天下午三环内连环车祸开始,紧接着又有一所中学里发生了踩踏事故,诸如此类的突发情况,光是抢救就有好几轮,凌远亲自上了不知道多少台手术,自然也就将这些思绪搁置了起来,

周四下午总算是消停下来了,迎面遇见程皓的时候,凌远在他看过来时与他互相叫了一声对方,算作打了招呼,并没有说什么。

不过凌远却有些开始欣赏这个比自己小了几岁的人了,除了他抽空看了看程皓手下功夫确实漂亮以外,先不说他游刃有余的样子是否是真的放下了过去,最起码他不会过得很累,而这一点,凌远做不到,就连装作放下都不行,顶多是不去触及。

今天过生日(´▽`)ノ♪
哦,农历的(๑• . •๑)
所以,我就加一更啦😊

02(上)

评论 ( 13 )
热度 ( 45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