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程皓×凌远』皓雪远岫,为乐独殊•03(上)


程皓/凌远『可能周更』
事件发生顺序会做出调整
私设院座两年前就已经离婚啦,离婚原因一样😊





全文目录

02(下)

朱建华订婚宴之后,程皓本来还想着下次见到这个日理万机的新朋友不知道得到什么时候,于是就没有急着找凌远再叙。

一开始是不想影响友人的工作,结果一天还没有过去,他就被一个偃旗息鼓了很久的电话吓得连自己都完全没心思管了。

他送走这周最后一个预约病人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听到手机铃响,他还愣了一下,从兜里好容易掏出手机,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时,更加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那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三个字——洪少秋。

而这个名字自从两年前就很少出现在程皓的来电显示上了。

“皓子……”电话接通的一瞬间,那头就传来了熟悉而又疲惫的声音,隐约还透出了几分难以掩饰的痛苦。程皓一下子就听出来对面的人状态不对。

他不等洪少秋再次开口,就先一步问,“少秋哥,你回来了?你们都……”程皓想问“你们都没事吧”,然而他想了想洪少秋刚刚的语气,还是压低了声音,把第二句问话收回口中。

他刚刚猝不及防的一声喊让此时还留在诊所里的几个小护士吓了一跳,在她们的印象里,还没有见过程医生失态的时候。

洪少秋沉默了多久,程皓也就陪着他沉默多久。

“任务完成,荣石回来了,在……在手术室里抢救。”此时窗外没有一点星辰,只有极细的月牙悬在天上,程皓心里有些发慌,他之前是知道少秋哥和荣石哥接手了国安部委派的一个大任务,具体情况不能说,但荣石被派去萨尔温江卧底这件事,是洪少秋亲自告诉他的。

他还记得当时少秋哥左右矛盾的样子,一方面,他是荣石的爱人,而另一方面,他首先是一名侦查员。

程皓就是这样,对待朋友兄弟,这些让他留了心的人,总是无法掩饰自己的担忧,他不知道荣石哥伤得有多重,让遇事一向比自己还要冷静的洪少秋都失了分寸,于是自己也着急起来。

“少秋哥,哪家医院?我马上过来!”程皓立刻抄起车钥匙,麻溜儿地起身,然后关门往出走。

但他的想法却被洪少秋止住了,一来是因为此时荣石还在手术室里,程皓来了也只是多一个陪着熬的人;二来此刻他们才乘直升机回来不久,为了保护荣石和其他伤员的安全,他们所在的武警总医院可能已经全面戒严。“过几天再来吧,荣石他会熬过去的。”洪少秋挂断电话之前这样说。

于是程皓只好开车回家。

踏进家门的时候,小科正嗡嗡转着向门口挪过来,看到这个一直被自己当做第二个家庭成员的扫地机器人,程皓突然有些难过。

经历过两次的那样的事情,他不想再在身边任何一个人身上重演了。

因为心里装着事儿,程皓一连好几天都不在状态上。这个问题也许别人看不出来,程医生该吃吃该睡睡,上班也没有耽误。但张铭阳是谁啊,他可是程皓的兄弟,虽然是不靠谱了点儿,但他对程皓可是足够了解的。

在问了几次程皓还是这幅不对劲的样子以后,张铭阳也懒得管了,他爱怎么魔怔就随他去,反正人丢不了就行。

直到将近一个礼拜过后程皓再次接到洪少秋的电话,说荣石可以进流食了,武警总医院也撤了戒严,程皓才恢复了正常。

由于这两年的卧底生活,荣石确实是伤了元气,这一点程皓一看见他的时候就察觉了。

躺在床上的人还是两年前有些清冷的样子,虽然脸色苍白但好在呼吸已经算是比较有力了。不过程皓心里可是清楚,这位荣石哥虽然看着清冷,还被少秋哥奉上了一个“女王”的雅号,但说话做事绝对不是一般的霸气。

“皓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荣石停下来歇了歇,“做我们这个,活着为国家办事,流血流汗我和你少秋哥都清楚,没什么可说的……这么一副难过相儿,别、别摆给我看!”他愣是喘着把这段话给说完了。

看他说话还有些费劲,程皓赶紧老老实实点头,一边去和洪少秋闲聊,好让他别再忍不住说这么一长串话。

聊过几句以后程皓才知道,这次的任务之所以一办就是两年,是因为被追捕的嫌犯正是两年前制造举国哗然的“萨尔温江惨案”的毒枭。也是为了查明这个案子,荣石才被派出去卧底。荣石在毒枭老巢窝了两年,终于和洪少秋里应外合,把那伙人连锅端了。

接下来程皓就放了心,慢慢把话题引向了轻松的方向上。结果,两个人没一会儿功夫,就从荣石现在还执意瞒着荣意荣树自己受伤这个问题歪了楼。荣大少分外无语地看着这二位从吐槽自己说到了“论都是做弟弟妹妹的待遇有何不同”。

程皓倒是记得房里还有个重伤患,声音轻了不是一点。不过他说得起劲也确实是起劲了,而且一起劲脑子就格外活泛,不知怎么就想到之前王东给自己吐槽凌远隐藏颇深的中度妹控属性这件事。这么一想,他晃了一下神,想起来似乎有段时间没有见到凌远了。

然而老话说得好,无巧不成书,程皓自己都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半个月不到的时间过去,自己就又和凌远见面了,还是在人家的医院里。

说起来,两个人见面的原因并不是什么好事。程皓被荣石瞪着赶回去好好“拔牙”不许翘班,并且老老实实遵守着女王大人的圣旨,憋了两个礼拜都没有去看那位重伤患和只有左肩头挂了花的少秋哥。

问题在于不知道是程医生这些天正逢水逆,还是他和医院特别有缘分,总之他还没看完最后一个病人,就又急三火四地把人送去医院了。

事情是这样的,在一个多小时之前,程皓看看预约系统,正想着看完最后一个病人还能早点回家歇一歇,就看见一位女士被小美带了进来。

这是一位老客户了,年轻的女士是外国语大学的教师。程皓在顺利地寒暄一番以后,顺利地确诊了第一磨牙牙髓炎后,又十分专业迅速地诊断了牙根已经产生病变。然而拔完牙之后,程皓却发现了一个大问题。

本来,在他刚刚给那颗牙动手术的时候,他已经发现出血量不太正常。但病人之前再三表示没有其他病史,他也就只是多留个心眼,暗自留神而已。拔完牙就让患者咬着棉球坐到休息区去了。

此时很多小护士都已经按时下了班,而程皓整理完东西出来才发现情况不对。

按道理讲,拔牙之后是会渗血没错儿,可那也是“渗血”而不是“吐血”啊!再说这位女士以往基本上半个多小时就能止住,可这一次她明显不是这个情况。

程皓来看的时候,她现在嘴里的棉球已经因为被血液全部染红而吐掉了,手边的卫生纸上也沾满了大量的鲜红色。

压迫止血没有用,并且还在持续出血。

程皓虽然只是个牙科医生,但他也知道这是不对的现象,止血无效让他心里有了一种猜想。

“白小姐,你先用冰袋冷敷,我问你几个问题,请如实回答。”程皓的表情没有了之前的轻松,严肃起来的样子让年轻女士一愣,她随即点点头。

于是程皓开始问诊,“白小姐,这段时间你是否偶尔有关节红肿的情况?比如膝盖和手肘这样的地方?”
被问话的女士回忆了几秒然后点头。

“你近一年有过伤口愈合比较慢的经历吗?”

他再次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程皓立刻站起身来,“根据我的判断,白小姐还是立刻去医院检查一下比较好。”他尽量轻松地对眼前紧张的患者微笑了一下,“现在时间还不晚,作为医生我应该陪你去。”

那位白女士也是比较熟悉程皓的,再加上说话间出血量仍然不少,她立刻就同意了程皓的建议。

当然,本着前往离舒克最近的医院的原则,程皓一路开车把他送到了第一医院。

挂了急诊科,程皓在白小姐进入诊室后,就坐在了外面,虽然他不好陪客户去看病,但是病人的情况他还是要等一等的。毕竟作为一个医生,他不可能不关心患者。嗯,皓皓自认为是一个非常负责任的医生。

这一等,就等来了和凌院长的又一次偶遇。

当时凌远正一边走,一边和李睿交代大外科考核试验的事,说完话一抬头,就看见了坐在实现较远处的座位上,蜷着一双长腿的程医生。

凌远有些惊讶地抬了一下眉,旋即不动声色地保持自己在自家学生面前的一贯形象,直到李睿拐弯上了电梯以后,他才暗笑着准备过去和程皓说几句话。

都这个时间了,去和大半个月没见的朋友聊上几句,完全没毛病。习惯了偶遇而不是主动去找朋友的凌院长这样想。

在凌远准备抬腿往程皓的方向走过来时,那个身上套着软软的休闲T恤的人先抬起了头。看到程皓露出意外的表情,然后又照例无害地扯出一字笑,凌远保持原速走了过来。

“程皓,又见面了!”他的语气里带了些从劳累中脱离之后的愉悦。

而程皓则扩大了这个笑容,然后像是碰到了多年的老友一样对凌远招手。“又见面了,远哥……远哥要是没什么事,陪我说两句话?”他自动选择了那天酒过三巡之后稍显亲近的称呼,然后估摸着此时医院已经下班,于是指着身边的座位发出了邀请。

凌远从善如流地接受了这个提议。

虽然他二十分钟以前从手术室里出来的时候,闹腾得厉害的胃似乎连止疼药都束手无策,最后还是靠着一支654-2才硬是压了下去,似乎此刻还能够感受到之前疼痛缠绵在腹间的余韵,但他的经验却告诉自己,和程皓聊聊也许比自己窝进办公室会更好,就算随便说些什么也行,他身上有自己缺少的东西。

他坐在程皓身边,想了想开口,“还没有一个月,想不到又是在医院里遇见?”凌远对于偶遇的场合有点无奈。

“唔,今个儿最后一个病人,拔完牙血怎么折腾都止不住,看起来就跟吐血了一样,”程皓摊摊手给他解释,“是个老客户,以前都没什么事,我问过她,近一年出现过关节红肿以及凝血时间延长,怀疑有获得性轻型血友病A的可能,就把她给送你们这儿来了。”








小可爱们(´▽`)ノ♪
有没有猜到今天的上线人物啊( ・◇・)?
嗯嗯嗯😊
战友cp也是棒棒哒ԅ(¯ㅂ¯ԅ)
日久生情什么的٩( 'ω' )و

03(下)

评论
热度 ( 28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