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程皓×凌远』皓雪远岫,为乐独殊•03(下)


程皓/凌远『可能周更』
事件发生顺序会做出调整
私设院座两年前就已经离婚啦,离婚原因一样😊





全文目录

03(上)

凌远听他讲完,忽然抬起头,定定地瞧向了程皓。他似乎是在纠结于什么,而后又陷入了思绪之中。

不到一两分钟的时间过去,凌远就开口问他,“你知道的,程皓,我作为院长很多时候会习惯性地站在一个也许不那么容易接受的立场上看一件事。你有……想过责任的问题吗?”

还穿着白大褂的凌远停了下来,他的理智告诉自己他们仅仅见过几次面而已,又怎么敢指望程皓不反对自己的话呢?

可是另一方面,他又一遍遍告诉自己,既然渴望做出尝试,尝试在已过而立的时间里第一次主动和一个人成为友人,那就不要再次缩回自己铸就的堡垒里才对。

最后他还是说服了自己,只不过将目光从程皓那里移了开来。

“你是否想过,”凌远听了听诊室里面的声音,在确定了白女士冷静理智,并没有想将事情赖到程皓头上以后接着问他,“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位女士将责任推到你的头上,那么会有什么影响?对你,对你的合伙人,还有你的舒 克?”

他既然说服了自己要问,就不再语焉不详。

程皓想了想,“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当时我下意识地将自己的第一身份认定是白女士的主治医生,从我的治疗椅上下去的病人有事,我不放心。”

而后他笑了一下,“其实我刚刚坐在这里的时候也担心这个问题,自个儿也在那琢磨呢!”

凌远听了站起身来,从窗口看向第一医院的大门,“也许,是我习惯了下意识地将自己摆在这个位置上对待事情,也许当初,在我是一个纯粹的医生的时候,也这样想过吧!”

他背对着程皓,身影给人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程皓,你很好,还能有这样的责任感……我很羡慕你……”

最后的这五个字,凌远说得很轻,几乎像是要将这句话化为唇间的一句叹息。

可是程皓就坐在他的背后,怎么可能听不见他这一句叹息?他伸出爪子把犹自感慨的凌大院长拽了回来,“哎,不是我说,你羡慕我干嘛?没听过老话说得好,在其位谋其事,对不对?”

“你是院长,合着院长的作用在哪里,那肯定不能站在普通医生那一堆里看问题是吧?别急别急,列 ♡宁同♡志家那警卫员还说过‘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呢。”程皓说完狡黠地眨了眨眼睛,“况且,你不也一样?可别装出那副样子忽悠我,当初在这边实习的时候,您老人家不在,侯主任可没少说你。”

这倒是出乎凌远的意料,不过想一想,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他看着程皓有点嘚瑟的样子,决定就算这家伙是第一个叫自己“远哥”的,也绝对不能放过他。

于是他好整以暇地侧过身靠在椅子的扶手上,“那么,我倒要问问,侯主任养过的皓皓小朋友,他到底说我什么了?”

“不是……”程皓立刻呆立当场,“侯老师连这个也给你说啦?”虽然他被张铭阳“皓子”、“皓皓”地乱叫一起,但这样被凌远叫出来还是很丢份儿的好不好。

于是他一脸“卧‖槽”地瞪着凌远,直到白女士已经止了血,开了单子去做血常规检测、白陶土部分凝血活酶生成试验和血浆凝血酶原消耗试验的时候,才回过神来。

白女士很讲道理地谢过了程皓,并歉意地告诉他不用陪着耽误时间了,程皓这才松了口气和她告别。之后又在凌远故作严肃的眼神飞刀下,非常幸灾乐祸地卖了自个儿老师。

其实这些老一辈的主任院长们,论起来都是标准的“远吹”,特别是当初凌远坚持着去了德国以后,这帮老医生们就开始对自己的学生们无穷无尽吹他们的“小远”,吹得凌远的形象极其高大神圣。

所以,程皓就半是装着被凌远威逼成功,半是逗他开心,像竹筒倒豆子一样,一点没少地全说了。

听到长辈们都是这么塑造自己的形象的,凌远简直哭笑不得,怪不得自己回来当了院长以后,三天两头有人来吵,要不就是背后不买账,兴许是长辈们给自己塑造的形象太过完美,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然后就反弹了?

然而还不等他往深里想,程皓那边就不满意了,“我说远哥啊,你看我叫你叫得多正常,你能把那‘皓皓’什么的忘干净吗?那都是张铭阳那小子胡叫的……”

一听他说的是这个,还一副不满意的小孩样儿,凌远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一串笑声突如其来,连程皓都弄不明白凌远为什么就这么笑了,而更让他惊奇的事,凌远一看就是思虑过重的性格,竟然也会笑得这么清朗。程皓忍不住开始想象凌远从前的样子,应该是,非常耀眼的那种人吧?

凌远也是和程皓说了这么几句,心理上也就放松了下来,于是禁不住笑出声来。如果这一幕让韦三牛秦少白还有李睿他们几个瞧见,他们一定不敢相信。

可这一笑,他也就忘了一件事,等到断断续续的疼痛再次席卷上来,直到抽痛也提前拜访的时候,凌远才记起自己这个不争气的胃,连大笑都会惹得腹压升高,再加上这些日子又是连台手术,又是考核试验的事,怕是这么一闹溃疡又复发了,不仅溃疡复发,似乎连痉‖挛也卷土重来。

轻松的感觉太过让自己迷恋,差点得意忘形了啊!凌远将右臂撑在扶手上,悄悄地使劲按住左上腹的地方,微微低下头,自嘲地笑了笑。

见凌远收了笑,程皓一开始也没有在意,然而没过多久他就发现了不对劲。身边的这个人不仅话突然变少了,自其观察的话还能够发现他的身体悄悄地绷紧。

“远哥?”程皓叫了他一声,然后得到了一声闷‖哼作为回复。这下他弄明白是个什么情况了,“远哥,胃又疼了?”

他抓住凌远的右手,轻轻地拉果然不能移动分毫,那手正死死抵在上腹的位置。

虽然对凌远的胃疼早有耳闻,今日第一次现打现地见到他疼成这个样子,程皓不由得担心了起来,“你的药带了吗?”

凌远在疼痛中短暂的间隙中抬起头来,额上几乎要被冷汗全部占据了。他摇摇头,“之前下手术……就没用了……”凌远将另一只手伸进衣兜里,摸索了片刻,抓着一个小小的盒子伸出手来,“直接……654-2吧,你、你来帮我。”

伸出来的那只手苍白修长,手心里还有着明显地潮‖湿,显然凌远是已经疼到自己的手已经稳不住了,这才放弃了硬撑,终于肯让程皓帮忙。

程皓作为牙医一枚,平时没有怎么给人推过注射液,但好歹会给客户打麻‖药,手感还是有的。他急急忙忙到最近的诊室要了酒精棉球,回来给凌远把654-2推进去,又突然想到什么一样拉过自己的背包。

平时这个背包程皓几乎不怎么带,还是因为这次送病人来急诊,怕万一需要用什么才临时收好的。比如说现在包里就有一只盒子水壶,之前装了冰水。而这种扁平形状的水壶其实最适合替代热水袋,于是程皓又急急忙忙地去灌了热水回来,塞进他远哥的白大褂里,摆出一副凶凶的样子让凌远抱好。

凌远很少见到总是笑眯眯的程皓这么有气势,而他现在扣紧了怀里的热水壶,试图忍耐疼痛,顾不上其他的事。程皓一面叨叨一面让他缓了缓,然后就直接扶着这个脚下虚‖浮的人回了他办公室。

这一路程皓果断地发扬了自己爱操心的优良传统,可偏偏被说的那个凌大院长竟然一点都没觉得烦,反而有一种听他这么巴拉巴拉,抽痛反而缓解了一点的错觉。这种典型的差别对待,幸亏韦三牛早回家去了,否则且不知他要抱怨什么。

显然,现在凌远是顾不上这些的了。

程皓劳心劳力地陪凌远折腾到天黑以后,才被他劝回去。看凌远还是没有完全缓解疼痛的样子,想着应该是654-2虽然解‖痉作用明显,但溃疡痛依然肆虐,程皓也就贴心地让自家友人继续抱着热水杯了。在又说了一堆“好好休息不要送自己”这种话以后,程皓就离开了第一医院。

他坐进车里以后,还尽职尽责地给凌欢发了个微信,把她二哥的情况给她透了个底。而也就是因此,凌远在接下来的一个礼拜中都过着被妹妹和一干人等“严加看管”的工作生活,不仅手术被李睿替了好几个不说,就连看文件的时间也被严格地限制了。

凌远表面上朝韦三牛这个兄弟抱怨着,实际上心里却狠狠地被感动了一番。他知道,也许程皓只是习惯性地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但于他而言这确实很罕见的被人真正地理解的一次体验。

虽然三牛秦少白他们也是关心着自己的,但毕竟他们不理解。而这种感觉凌远永远都不会对他们说。

这一次没有赌错,凌远把玩着手里蓝紫色的盒子水壶时这样想,他是有多幸运,才在第一次鼓起勇气主动结交友人的时候,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并且,他们都能够理解对方的想法。

凌远不敢指望太多,哪怕只是一点,都足以让他愉快。

这是从少年时就根‖植于骨‖血的想法,他也被亲友们劝解过,但他从未释然。

嘤嘤嘤,
咬着小被子求红心心和蓝手手~
看官们_(:з」∠)_

为什么我改了这么多次才发出去啊?
完全弄不清楚关键词是哪个╮(╯_╰)╭
♡和‖是分隔符ԅ(¯ㅂ¯ԅ)

04(上)

评论 ( 2 )
热度 ( 54 )
  1. 海棠无香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