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程皓×凌远』皓雪远岫,为乐独殊•04(下)


程皓/凌远『可能周更』
事件发生顺序会做出调整
私设院座两年前就已经离婚啦,离婚原因一样😊





全文目录

04(上)

那货右腿叠在左腿上,站也没个站像,吊儿郎当地往他俩这边瞅,就差盯着死看了。于是程皓也就跟他对盯,绝不认输。看了老半天,张铭阳“噗嗤”一声笑了,“诶?我说呢,难怪我瞅着凌院长似曾相识,来,皓皓把你的刘海全捞上去!”张铭阳开始发号施令。

程皓乖乖地照做了,而凌远则露出一副若有所思地表情。

“就是这么回事儿!”张铭阳“啪”得拍了下大腿,然后呲牙咧嘴地接着说:“既然凌院长是我们皓皓的朋友,那就是我张铭阳的兄弟了,不是我说,难怪呢,皓皓刘海一消失,你们俩就跟从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亲兄弟一样!”某人完全是自来熟的属性。

凌远还没有说话,程皓就又瞪了张铭阳一眼,“还用你说,早知道远哥和我像,这是缘分,懂不懂?少大惊小怪!”程皓一直是个心思很细的人,他习惯性地顾虑到了当初侯老师给自己讲过的那些关于凌远的事。他知道凌远是绝对的强者,也知道他不需要同情,但程皓就是不希望让凌远多想。

不过他也是才发现,原来自己真的和凌远有几分相像啊!

嗯,就是缘分!程皓在心里给自己跟了一个“+1”。

皓皓的心真的是好软的那种,张铭阳闭上嘴默默吐槽。

“远哥,不是我说,你可是除我自个儿以外第一个以正常方式进我秘密基地的人类啊!”程皓憋着劲儿要折腾折腾姓张的某个“不要脸”的家伙。

凌远听了抬眼又扫了扫张铭阳,再联系之前程皓说过的话很快就做出了判断,“不知道,这非正常方式,是不是这位……”

程医生早等着他问了,他立刻接上了凌远的话,“就是这家伙,死皮赖脸整个儿一牛皮糖,还是这么大一号,扯都扯不掉,硬要进去看看,就差一哭二闹三上吊了!”

“喂!我说哎,你不能这样编排我啊!你哥们儿的形象还要不要了?凌远你别听他瞎扯!”张铭阳马上就改了称呼,这一点上和眼前晃着刘海儿的小孩儿倒确实像是兄弟。凌远暗自点点头。

程皓瞪他瞪得更厉害了,“张铭阳你大爷,再说以后就别在我家蹭住了!”他威胁完张铭阳接着冲凌远得意地笑笑,“这人就是没脸没皮,叫了你名字还卖乖,以后就叫他大名张铭阳,他不敢不让你叫!”

凌远笑了,看来今天临时起意来找程皓确实是个正确的选择,他突然就想到了韦天舒,以及现在仍然在德国待着的周明。难得看到不同的兄弟间的相处模式,这种感觉倒也是挺有意思的,对吧?

他自认做不到这样跳脱,但面前这家伙笑得太有感染力了。

今天这一遭儿,也算是可以有话就说的那种朋友了吧?凌远和程皓似乎明白,自己剩下的半只脚似乎也踏进了对方的领地;但这二位又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十分轻易地就对对方敞开了自己的领地。

要知道,就这样成为一点都不用瞒着对方的朋友关系,不管是对凌远来说也好,对程皓而言也罢,都太快了一点。不管性格和处世上的不同,其实他们俩都不是轻易认可别人作为知交好友的那种人。

也许,最后还是只有一个词可以解释——一见如故,大抵就像如此。

而此时,张铭阳又被程皓推着后背撵走了,程医生转头回来就看见凌远没有来得及收回去的笑意。他现在不用担心“卖了”凌远他妹妹东窗事发,反正凌远知道了他也还活得好好的,于是就一点不心虚地晃荡过来,“这不就对了嘛,来来来,再笑一笑!”

说着就要直接去捏他远哥的面部肌肉,试图上手扯出一个表情出来。凌远瞪了瞪眼睛,闪到一边,“别动了,都多大人了,再来你就老老实实承认你比你哥们儿好不到哪去啊!”凌远一下子就捏住了程皓心里正埋汰张铭阳这一点。

“我说远哥,什么叫多大人了?你这就不知道了吧,男人三十一枝花,老这么沉闷做什么?”皓皓摇头晃脑语重心长地开始“教育”起来,还顺手拍拍凌远的肩膀,“你在医院里保持形象就够了,下班要有意识地调整惯性才对嘛!不然面部肌肉线条持续僵硬后果很严重……”某人耸耸肩膀,“你怕是想面瘫了吧?”

刚说完这话,程皓自己就先笑了出来,而后才恢复了正常的打开方式,其实他也就是这么一说而已。

“哎,对了,我一会儿还有一个病人,要不远哥你先等等,我这边弄完了一起去吃个饭?”程医生一面重新给自己的一只耳朵套上口罩,一边问凌远。

考虑到这个礼拜自己的胃就和个不定时炸弹似的,凌远尽管觉得和程皓交流非常舒服顺心,但还是拒绝了他的邀请。

“今天就算了,你好好工作,别心急出岔子。”他想了想又说,“不过改天倒是没问题,反正上次留了联系方式,等忙过了这阵子,叫上欢欢王东还有朱建华他们,吃个饭。”

凌远边说程皓边点头,听到后来皓皓开始“不懂就问”了,“等一下,远哥,一起吃个饭挺好的,可是我听凌欢说,你不是一般都和韦主任李主任他们几位一起去吗?”

“欢欢倒是给你说了这个,”凌远微微低头,看不出脸上是怎样的神色,“那是有空了聚个餐,我们自己吃个饭叫那么多人做什么?”

他看程皓脸上明显地快要冒出问号来的样子才继续解释起来,“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带他们三个是顺便,总得正式谢谢你这个大媒人是吧?”而后,他又低声跟了一句,“再说,这时候三牛小睿这几个估计是请也请不来的……”

程皓好半天才连猜带蒙大约明白了点儿这最后一句话,他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合适,只好装作没听见的样子,“严肃认真”地解释了一下恋爱顾问才不是保媒拉纤这个问题,然后,把凌大院长送上了驾驶座。

因为程皓送他走的时候煞有介事的那一个鞠躬,凌远直到打开家门的时候,嘴角还在微微的上扬着。

不过,也许是有某种神奇的体质,凌远要么是忙得不可开交。要么是被强制放假彻底闲几天,总之忙里偷闲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讲80%都是不存在的。

第二天凌远一到办公室,儿科那边孙正宏孙主治就带着一摞检查单来找他了。

孙主治是去年才考的主治医师,他这会儿来找凌远是为了三个月前他们儿科接收的一名患儿。

这名患儿被送来第一医院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皮肤颜色加深、腹部鼓出,高排心脏杂音等症状,初步确定肝脏肿大和脾脏扪及肿大,并留院观察以后,孙正宏给出了先天性胆道闭锁的诊断。

根据他给凌远看的一打检查单显示,之前患儿由于肝门附近仍然残存微小胆管,已经接受了葛西手术。因为手术涉及切除肝门部分纤维块,以替代胆道的作用,主刀医生自然是韦天舒。

但患儿术后胆红素持续高于10mg/dl以上,必须紧急接受肝移植手术。

还好,幸运的是,患儿与他的父亲配型成功,在做完各项加急检查以后,孙正宏就赶快将单子送过来给凌远看了。

很明显,一台需要显微技术的活体肝移植肯定凌远主刀是跑不了了。他翻看了一下手上的一摞检查单,想了想才作出安排,“做好术前准备,明天下午两点手术。”他放下检查单,用食指敲了敲桌子,又继续下达指示,“这样,通知韦天舒把其他手术排开,明天下午准备上这个。”

等孙主治出去以后凌远才将自己放进靠背椅里,揉了揉额头,给手术部打电话腾出了这台手术的时间。估计又得熬一个晚上了,凌远实在无法想象韦三牛的念叨,只好拉上他一起上手术。反正胆道方面不找他也找不了谁了。此时才晃进办公室的韦天舒同志,突然打了一个突兀又响亮的喷嚏。

“谁在想我!”韦主任揉着鼻子嘟囔起来。每次在医院被人惦记,就准没好事儿。

不管韦天舒这边是什么个情形,凌远此时已经开始第二次拿起电话了。

这次的电话和医院投资的事有关。

电话那头的人是投资商之一郁青郁总,郁总的女儿郁宁馨也是医学生,之前向第一医院投递了求职简历,凌远一听到郁总的声音,就知道了他是什么目的。

“是这样,郁总,关键要看您女儿的程度怎样。我们第一医院当然不会拒绝一个有医疗事业理想的学生,但这事儿我真的不能保证太多。”凌远听郁青说完话之后向他点明了这一点。

郁青答了几声“是”,而后语气非常平和地道:“凌院长,这个我知道,不过你看,我一个投资商,为了女儿这脸也拉下来了,您就稍微给个面子,要是她还算是个可造之材,就多考虑考虑,要是确实不行,我们也肯定不会让您为难。”

这几句话说得十分有水平,虽然凌远体会出了隐藏在话中的威胁之意,但他又偏偏指摘不出什么。




求留言呀~
求说话呀(´▽`)ノ♪
亲亲抱抱举高高,
比心心!💙💛💗💚💜

05(上)

评论 ( 6 )
热度 ( 49 )
  1. 白水飘萍尽远生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2. 海棠无香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3. 剑起惊霜雪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