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程皓×凌远』皓雪远岫,为乐独殊•06(下)


程皓/凌远『可能周更』
事件发生顺序会做出调整
私设院座两年前就已经离婚啦,离婚原因一样😊





全文目录

06(上)

这下,自己家也住不了,程皓开始考虑自己露宿街头的可能性有多大了。再加上想起了一直不敢去触及的事,他现在完全没有了平时的神气劲儿。

好吧,蔫头耷脑的皓皓压根儿就没有考虑过去住宾馆这个选项。他有点轻微的小洁癖,总是会尽可能地选择不去外面住。

程皓在祸害张铭阳还是祸害凌远之间,果断地选择了前者。

倒不是他不好意思让凌远看到这幅样子的自己,也不是觉得和凌远的关系没有张铭阳亲近,只是也在第一医院实习过,科班出身的他晓得每年夏冬两季,医院里的事就已经够多了。而且更不要说远哥作为院长,肯定又是连轴转。

那天程皓看电视上的采访时就发现他气色不好,还是让他能歇着就歇着吧。

于是,程皓毫无心理负担地本着对张铭阳这种皮实又耐使唤的物种“此时不call,更待何时”的思想,给估计正在酒吧里忘乎所以的张铭阳打了无数个电话。

还好,半个小时以后张铭阳的电话终于被他打通了,某人气急败坏地冲电话这边吼,却还是放走了才约着的小姑娘,赶回自己家门口把难过郁闷不开心的皓皓捡了回去。

程皓到底是程皓,他很快就看起来心情好了很多,起码他可以做到,暂时忘掉那些事。

第二天,睡了一觉就似乎原地复活的程皓开着车往舒克跑,经过第一医院的时候,还想了想凌远不知道怎么样了,他自然知道,胃病这种事,那是去如抽丝不停反复的。再加上最近新闻里报道了那么多事故,肯定凌远是跑不了连台手术了。程皓只是认为自己是凌远知根知底的朋友,认为自己很有必要表达一下关心。

事实上,需要被关心的凌院长确实现在不是太好。可以说,从来到医院那会儿,心情就不太好了。

前一天晚上,凌远才休息了不到三天,就又为了医改的事儿,去赴了陈局长牵头的酒局。这种应酬不喝酒自然是不行的,韦天舒虽然担心得要命,但他也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不敢不让凌远去。

于是他和秦少白合计了一下,由她出面,请陈局长也就是他们几个当年的老师帮凌远挡着点,还顺便把前些时候凌远是怎么瞎折腾自己的事全都给卖了出来。陈局长一听到自己这宝贝学生这么胡来,一面答应一面就黑了脸。

于是陈局长在酒桌上给他不动声色地拦下了一半的酒,把人送走了以后,转脸就把他训了一顿。凌远又是下保证又是发誓,说一定注意身体。他觉得,自己就差被陈局长要求拿着《毛主席语录》,念三遍“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了。

不过得亏之前被硬压着休息了两天,这休息好歹是有用的。虽然他喝了酒以后就吐了几次,第二天脸色也有些发白,但胃疼没有加重,神情也比上个礼拜那种,让熟悉他的人感觉分分钟就能把他一指头戳倒的样子,要好了不知道多少。

可有些人偏偏就不想让他顺心,凌远一来医院就碰到了倒号卖号的号贩子,那人好死不死地撞到了他手里,叫来葛主任和保安把人撵走以后,凌远的好心情就不剩什么了。

葛主任说的现实他也知道,现在各家医院都像赶苍蝇一样赶这些号贩子,可是苍蝇拍不可能一直挥着,你一停下,苍蝇就又飞回来了。而这一点,也正是他们无奈的所在。

只能,堵一波是一波了,凌远叹了一口气,低声嘱咐葛主任,以后不要把这群人放进来。然而他知道,治理这种乱象,如果不拿出一个方案,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根本就堵不完,防不住。

凌远默默摇头,不再想这个完全就是无解的难题。

在走廊里遇见李睿的时候,虽然李睿主动叫了他一声,但是凌远从那声“凌院长”里,却敏锐地察觉出了自己的这个学生任然别扭着的情绪。

“我正找你呢。”他在听到李睿那么一声称呼以后停顿了良久,才状若无事地出声。听到自己接下来要说的内容,这小子怕是又该不满了吧,凌远这样想着。

果不其然,在他说出了上午郁宁馨到李睿那儿报道,并且让他负责接收的消息之后,李睿果然皱了皱眉,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

凌远无奈过后,有些勉强地微微露出一个笑容,“别告诉我你不记得她!”

“面试的时候迟到了二十分钟,开了辆跑车,差点把金院长撞了那个?”李睿明知故问,凌远也只好又一次叹气,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他知道李睿说的是事实,郁宁馨考试成绩确实一般,一方面凌远因为郁宁馨的“还可以”而有了可以对外或者对自己解释的借口,另一方面,他想起那天和郁总的对话,又很不舒服。

当然,只是没人的时候,在心里不舒服而已。

那边李睿已经不知道是真是假地猜测起来,“郁……她家里挺有钱的是吧?”

凌远这个人,也许他会为自己的决定不愉快,但他从不会对深思熟虑以后的结果产生怀疑。他一向清楚,既然是权衡利弊以后,将效益和风险尽可能合理化的选择,那么犹豫又有什么意义呢?也许,这样的他有时更像是一个商人吧?

他止住了李睿的话,“我不是和你商量,我只是通知你,你作为主任,负责接收。”他听见自己这样对李睿说。然后,又在李睿晃着胳膊表示“没听到没听到”之后,不管他的嘟囔,扔下一句“没听见也得接收”就离开了。

然而没过多久,甚至等不到凌远多想些什么,就又有事情够他们忙活的了。彼时韦天舒正想跟那群医生护士们编排凌远,正经内容还没说出来,就有急救科的护士步履匆匆地过来。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句话说得还是不错的。又是车祸又是楼下的号贩子对砍,重伤患少说就有八九个人,正往急救室送,连急救科的过道上都是各种人仰马翻。

于是韦天舒和李睿啥都不说了,直接准备上手术。

好巧不巧的是,车祸的伤员里有一个孕妇,排除了一系列妇产科病症以后,在让外科医生来检查的时候就出了问题。那边被骂成“臭流氓”的杨建新因为实在应付不了,就把才给她丈夫做完手术的李睿叫过去应急去了,这会儿正给她做检查。

像这种遇到突发情况时,一般是没有手术安排或者轮空的医生来做急诊手术,这会儿排好手术的估计已经进了手术室,而外科第一壮劳力李睿又被叫走了,眼见着人就要不够用,没办法还是找人通知了凌远。

虽然说只是让凌远加两台手术,之后也没什么别的事了,然而凌欢却知道他二哥是个爱操心的,工作起来简直不要命,日常就是两个字——“折腾”。而且看现在这架势,估计下午之前他们也出不了手术室,自然不能亲自盯着凌远休息了。

于是凌欢就悄悄地和她三牛哥合计了一下。

这二位不约而同地都想到了凌远新上任的好友程皓,韦天舒出主意说,让凌欢问问他,能不能中午过来看牢凌远,防止他沉迷工作,废寝忘食。

接到凌欢的电话以后,程皓一口就答应了,左右不是工作时间,也不用操心会放了客户的鸽子。其实程皓本来就想着哪天去找凌远了,只不过他担心贸然去找会打扰到他,现在乐得组织交给他了这么大一个任务,他当然得按时完成了。

因此中午十一点半一过,程皓·程医生·程老板就迅速地从张明阳的眼前消失了。他开着他那辆白色的凯迪拉克从追出来看热闹的张铭阳眼前呼啸而过,然后又拐进了附近的一条老胡同里,在他早就定好了餐的那家老字号粥铺里取了给凌远订好的青菜鸡蓉粥和山药塔,自己又随便点了几样能填饱自己独自的食物,便掉头出了胡同,继续往第一医院去慰问辛勤工作的凌院长了。

还别说,凌欢和韦天舒他们的担心还真是不无道理,程皓熟门熟路地一路拐到凌远的办公室门口,敲门之后,凌远只说了一个字,“进”,很明显有几分疲惫的感觉。
看见推门进来的人是程皓以后,凌远诧异地睁大了眼睛。这可是难得一见的丰富表情,程皓弯了弯嘴角忍住笑意。

“你怎么来了?”凌远放下手里的笔,活动了一下手指。这可够让他意外的了。

程皓老神在在地一步拖成两步,不紧不慢地自个儿过来,“自然是有人给我打电话,说是远哥你这个院长大人没人管又想鞠躬尽瘁了,嗯,倒是说的没错儿,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凌远一看表,十二点半过了几分钟,他莫名地有些心虚。

“喏,为了你不趴窝,还是有必要做一下投喂工作的。”程皓扬一扬手里的食盒,将凌远那一份放到了他面前。“青菜鸡蓉粥和山药塔,绝对养胃的。”

已经猜出了肯定是韦天舒或者自家妹妹中的一个给程皓打的电话,但凌远没有想到程皓竟然这样细致,连自己忙得忘记吃饭都考虑到了。凌远突然感觉有些感动,心里就像有一种被温热的手捂住的感觉。

“程皓,谢谢!”凌远打开食盒之后,这种心情就变得更为明显,这粥明显熬煮了很久,从米粒到鸡蓉再到细碎的青菜末,都整个融合在了一起,另外一只小盒子里的山药塔也是煮面的山药泥做成的。

程皓更灿烂地露出一脸笑意,“哎呦,远哥,谢什么谢啊,这就见外了不是?要是你真觉得我这么好的话,什么时候把欠我那顿饭请了?”

凌远听他这么说,也就和他开起玩笑来,“怎么,我看你也不像缺我这一顿饭的人啊?”

“你不知道,我家算上那老爷子一共就俩大老爷们儿,还没一个会做饭的,我回老爷子那儿就是顿顿饺子,平时张铭阳又能把我烦死,这不就指望着蹭你这一顿改善一下伙食嘛!”程皓做出一副可怜无辜又无奈的样子。











小可爱们来找我玩耍嘛~
卖萌求抱抱(´▽`)ノ♪
求小心心和小手手눈_눈
💜💚💗💛💙

医学情节靠百度
以及奶奶讲的以前医院的事,
小可爱们如果有专业的话不要来拍我
嘤嘤嘤

小可爱你们点一下红心心嘛~
蠢作者需要鼓励ԅ(¯ㅂ¯ԅ)

07(上)

评论 ( 3 )
热度 ( 38 )
  1. 海棠无香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2. 剑起惊霜雪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