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程皓×凌远』皓雪远岫,为乐独殊•07(上)


程皓/凌远『可能周更』
事件发生顺序会做出调整
私设院座两年前就已经离婚啦,离婚原因一样😊





全文目录

06(下)

“你不知道,我家算上那老爷子一共就俩大老爷们儿,还没一个会做饭的,我回老爷子那儿就是顿顿饺子,平时张铭阳又能把我烦死,这不就指望着蹭你这一顿改善一下伙食嘛!”程皓做出一副可怜无辜又无奈的样子。

他一边说还一边往嘴里填着一只虾饺,顺带也不耽误监督凌远喝粥。“我给你说,这家粥铺那叫一个地道,当初我还跟侯主任的时候,就经常跑去打打牙祭,不过这个你就只有看的份了,等你老老实实把自己养好了才能给你发一个!”他晃晃手中的虾饺,满意地对自己的看护对象说。

“快喝你的粥,等你小徒弟批准了才能吃这个!”程皓不嫌事多地搬出了李睿。

凌远失笑,他早就摸清楚了程皓的画风,因为心情舒畅的缘故,心里一放松,身体也就跟着服帖了些,喝了大半碗粥,山药塔也被他削下去了不少,依然没什么事儿。

“又贫上了?再说到时候你请啊!”凌远微微勾起了唇角。

程皓开腔的速度快到令人发指,“不不不,远哥您可是院长大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一定要解救我这个淹没在外卖和饺子里的小老百姓!” 他瞅了瞅凌远脸上带笑的样子,才发现自己被忽悠了,可是以凌远的健康程度他也不敢去挠他,就格外憋屈地翻了他一眼。

这惹得凌远的笑意更浓了些。

“对了,”程皓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儿,“恐怕这半个月我是没口福了!”他没等凌远问,就主动交代了情况,“我最近要飞一趟比利时,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以前的一个客户,在安特卫普结婚,我这顾问得去一趟,远哥这顿饭就留到等我回来那会儿成不?”

听他这么说,凌远点头准奏,“必须可以,正好到时候应该医院里也过了最忙的这阵子,什么时候有空了我联系你。”他说着推开了面前有些凉了的粥碗。

程皓看了眼碗里,只剩了个底儿,再看看凌远的神色和动作,也没什么难受的反应。于是他很满意地带着收拾好的餐盒离开了院长大人的办公室。他立刻找才从手术室里出来的凌欢交了工,这才回舒克上班去了。

到了诊室坐下,程皓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抬起手腕看表。

两点出头,还没有到上班时间。这非常好,程皓在心里这样想,就是说,这个监督并且投喂某人的活儿还可以经常做一做。他此时并没有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不对。

周末的时候,程皓回了趟程洪斗那儿,没想到的是,一进门,联包都没放下,他就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正坐在沙发上,陪老爷子说话。

“孔雀!”程皓脱口而出的就是当初这人的雅号。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回过头来,还没有说话,程皓就听见一声暴喝,“叫什么呢,老老实实喊你贺涵哥!”不用想,又是他家老爷子。

贺涵还是没说话,等到程皓老老实实按照老爷子的要求喊了一遍以后,才淡定地哎了一声。程皓咬牙切齿地磨磨后槽牙,最后还是选择偃旗息鼓。以前程洪斗和贺涵他爸带着自家人住过一个大院儿,后来程皓因为上中学搬了家,贺涵出了国,回来后又去了上海,这才见面见得少了。不过程皓才不会忘,自己小的时候每次可都被这人治得服服帖帖,就连后来变成了巧舌如簧的程老师,也从来没说过他。

于是程医生很快判断清楚形势,然后用最正确的方法让程洪斗消停了下来。

“喂,我带他出去吃顿鱼,带些吃的回来,今儿中午就别再弄一堆饺子了,也不嫌烦!”程皓扯起贺涵,对老爷子的点菜行为一句话没说,就迈步出门了。

关上门以后,贺涵才开始问他话,“你和程叔,还是这样?”

程皓明显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还能怎样,他此次跟我吵我还要去找不自在啊?我倒要问你,你和伯父伯母怎么样了?”

“皓子啊,我们就别互相揭短了,算了不说这些,不是要找吃的吗?带我在城里转转,然后赶快进你的地主之谊去!”贺涵和父母的关系也并不融洽,一听程皓拿出这么一手,赶紧转移了话题,“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对吧?”

程皓露出了一个胜利的微笑,“不就是要吃鱼吗?行,今个儿您随便吃,”他说完撇撇嘴,“你那哪是喜欢吃啊,简直就是噬鱼如命,真不知道你家那条蛇怎么受得了这么单一毫无变化的食谱!”

他说的“你家那条蛇”自然指的是贺涵的爱人,上海滩名副其实的一把手、明氏集团董事长的亲弟弟——手段果决有“毒蛇”之名的明公馆大少爷——明楼。当年,贺涵经历了不小的波折,也是得亏了这位能量巨大的人物帮忙,才顺利地又让生活回到了正轨。只是这帮着帮着,两个人就凑到一块儿过日子去了。

就这一点,没少被程皓在电话里调侃。虽然程皓不认识明楼,但这并不影响他八卦贺涵。

直到现在,贺涵算是领会了一下程皓三级跳一样飞速进步的语言能力,不过他也不是轻易就能被说倒的,于是立刻张嘴,“也就你这么没有追求的人才会觉得单一,煎炸烧煮炖,每一种都能做出好几种味道,怎么能说单一呢?”

“这个嘛……”程皓一时之间有些没词儿了,他脑子里转了半晌,破罐子破摔,“单一不单一我不和你说,反正你要是再说下去,这顿鱼你就别吃了!”说话间神情非常得意。

贺涵到底是大了他几岁,磨过的嘴皮子估计比他吃过的饭都多,于是以一副明显的胜利者姿态大摇大摆地走到和他平齐的地方,“不说就不说,鱼还是要吃的!”他摆摆手,表示并不在意输赢。

这下程皓的脸又以光速绿了起来,故意做出这种大度无比的样子真是太讨厌了!“好好好,让你吃,你这辈子吃出来的鱼骨头连起来绕地球三圈行了吧?”程皓踹了两脚地上的石头,“还是这么烦人,我迟早给谭总揭发去!”他小声嘟囔起来。

“尽管去,揭发了蟒蟒只能更爱我。”贺涵表示自己毫无压力,“别说我虐狗,是你自己要当那汪汪叫的小动物的。”他看程皓瞪圆了眼睛,在他说话之前来了这么一句。

程皓已经快要败北了,就这昵称听得他牙都要倒了。
然而他还是不认输地梗着脖子来了一句,“你说谁是狗呐?虐什么狗,你们那是是非不分!”

“怎么样,这就是脱单人士的福利,不然你也去找一个?”没想到贺涵更加理直气壮了,“不过就你这样,这么多年朋友数量都一直等于单位一,谁知道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找一个让你脱单的?”

程皓听到这里,突然冷不丁地扯出来一句,“谁说的,你那数据更新速度比俄罗斯航空还慢是吧?这单位一早就是历史了好不好!”喊到这里,程皓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把远哥给说出来了。

这倒是比较让人吃惊的一件事,贺涵微微地挑了一下眉毛,“哦?终于有新朋友了?听你这话感觉很不错?到底是何方神圣啊?”他一下子就问了三个问题出来。

于是乎,程皓立马就接过了话头,从此时此刻开始,到带贺涵去赛特吃完鱼,再到买了中午吃的饭菜,程皓一直喋喋不休地回答贺涵刚刚的那三个问题。凌远这个,凌远那个,说着说着就开始自由发挥了。

什么凌远隐忍自持的为人啊、和自己对一些问题思维相近啊、相处起来很舒服啊什么的,反正是全说了个遍,直到走到家门口他才消停了下来。

进门以后,程皓就去专心应付自家老爷子去了,而他没有看到的是,贺涵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笑了一下,“小朋友,再傻一阵儿吧……”这句话没有一个人听到。

这小子有了除张铭阳以外第二个深交的好友,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因为贺涵只是出差期间过来看看,所以待到下午就起身告辞了,程皓送走贺涵以后,便也回自己那儿收拾行李,准备第二天上飞机去比利时。

当凌欢知道他要打飞的跑那么远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哥又要开始没人管地折腾了。因为在这种医院里事儿最多的时候,想要找一个和凌远关系好又不会把他气坏的人来看牢他,实在是难上加难,皓哥来不了,指不定她二哥要把自己弄成什么茶饭不思的样子呢。

凌欢童鞋觉得,想让自家二哥尽量多休息休息照顾好身体的这个副本更难打了,加上外挂都不一定能刷得过去啊!希望三牛哥、少白姐还有李睿他们别那么老拧巴着了,凌欢这样想。在她请程皓帮忙查岗之前,她可是看到有好几次,凌远直接倒了双倍的止疼药吃。

偏偏她还劝不得凌远。

当初凌欢还觉得麻烦程皓大中午跑一趟不太好,而等到程皓毫不介意地走马上任以后,她才体会到“查岗”这件事对于凌远来说,绝对是必须的,比起之前一个不留神就直接空掉一顿午饭的情况相比,凌远这几天的脸色显见着好了不少。

但是,程皓没走几天凌欢就又觉得之前的担忧绝对不是杞人忧天了。正好住院日项目的项目筹备加上向上面递申请报告的事、杏林分部投资的商洽,还有考核未通过人员的复试全堆在了一块儿,凌远没好多久就又变成了以前的生活状态。

其实,这个住院日项目现在还是凌远的一个想法,只不过这个想法已经产生挺长时间了。而在自从之前受德国那边的同行邀请,前去考察以后,这方面的改革就被凌远提上了日程。











小可爱们来找我玩耍嘛~
卖萌求抱抱(´▽`)ノ♪
求小心心和小手手눈_눈
💜💚💗💛💙

医学情节靠百度
以及奶奶讲的以前医院的事,
小可爱们如果有专业的话不要来拍我
嘤嘤嘤

小可爱你们点一下红心心嘛~
蠢作者需要鼓励ԅ(¯ㅂ¯ԅ)

07(下)

评论 ( 12 )
热度 ( 38 )
  1. 白水飘萍尽远生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2. 海棠无香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3. 游哉和羚海的那些事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