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程皓×凌远』皓雪远岫,为乐独殊•08(上)


程皓/凌远『可能周更』
事件发生顺序会做出调整
私设院座两年前就已经离婚啦,离婚原因一样😊





全文目录

07(下)

而这次凌远约他出来则是之前为了住院日项目的投资问题,请庄恕找人打听些消息。

虽然当初杏林分部投资招标之前,凌远就已经充分了解了几位老总的信息才做的决定,和郁青郁总还有另一位徐总签订了合同,但这次毕竟是第一医院本部的合作,不由得他不去更加重视。

前些天,他想起来庄恕他家的那位是上海晟煊的总裁谭宗明,凌远之前也与他打过交道,印象不错。于是便托庄恕,请谭宗明说一说两位老板在商业圈子里的评价。

谭宗明办事效率很高,本来今天他说是要亲自过来一趟,交代一下郁总和徐总的情况,但不巧的是因为一个临时会议又被叫回上海去了,他便交代了庄恕让来把文件交给凌远。

“老谭说他把郁总徐总的有关信息,还有圈子里的一些评价和印象都放在这个U盘里了。”庄恕将正事说完,把装着U盘的自封袋递给凌远,才喝了一口刚刚端上来的祁红,“他说那两位老板人品上都不错,不过徐总比较苛刻,郁老板更好说话,再加上郁总的女儿不是在你们那儿吗?有这一层就更有把握一些。具体的信息你自己回去看看,我就不懂这个了。”

凌远点点头,这两年庄恕精神状态好了很多,他也看在眼里,嘴上不说,实际上也替他感到高兴。庄恕这一阵也听说了凌远主动与人深交的事,他们医生的圈子也就这么大,就算不是一个医院的,但也算得上抬头不见低头见,再者说还有王东和韦天舒这两个嘴上不把门的,不知道熟人传熟人传了多少次就传到了庄恕的耳朵里。虽然不知真假,但庄恕还是吃了一惊。

要知道不论是他们这样关系比较好的还是一般的朋友,要么是人家主动接近,要么是像庄恕和谭宗明一样不主动,但与他处着处着就变成好友的,而这么主动相交还是……

庄恕当时的反应虽然没有韦天舒那么激烈,但也称得上是非常惊奇。当然了,这也是好事,庄恕打量了他几眼,暗自点点头。

之后,两个人聊了些最近的工作和自己的事,就起身告辞,各自回自己医院去了。

凌远下午反复看了几遍谭宗明提供的信息,决定第二天约郁青来医院面谈。虽然在投资问题上徐总那边也会进行合作,利益有所制约就不会有太过的倾向性。但就如谭宗明和庄恕所言,郁青郁总确实是现在最便捷的突破口。

结果到了第二天,凌远一来医院,还没有上楼就看到了嬉皮笑脸和别人勾肩搭背的韦天舒。

这下前些日子没有来得及算账的事儿,全都被凌远给想起来了。那会子在心里给他记的一笔又一笔,可不能就这么算了。于是凌远立刻逮住了看见自己就想开溜的某人,“一会来一趟我办公室。”一句话出来,韦天舒还能怎么办?只好接旨了呗。

没过多久凌远就听见了非常有韦三牛特色的、吊儿郎当的敲门声,抬头一看,门缝里果然伸进来了一颗圆不溜丢的脑袋,然后某人就大刺刺地推门晃了进来。

正铆足了劲准备算他账的凌院长一看这家伙不着调的架势,立刻板平了一张脸。

这一招根据凌远的经验,用于整治三牛是屡试不爽的。
而事实也果真如此。

韦天舒按他所说,不情不愿地坐好了。

然而这人正经不过两分钟,在凌远完全不给他打商量,让他回去修改那份给部里看的胆道疾病报告以后,他竟然趁着郁总到访的这会功夫,又把文件给凌远塞回来了。

偏偏因为郁总在场,凌远还不好冲他发脾气。只好又狠狠地记下他的无良记录。

这人绝对是故意的!

好容易和郁总谈完了正事,又趁这个时间和他说了几句郁宁馨的事。

其实,凌远也知道,郁总对于自己的女儿来说,是一个很不错的父亲,他能为自己的女儿做这么多甚至愿意牺牲自己在圈内“从不以势压人”的名声来为女儿铺路,就是想让自己的女儿拥有一个顺顺利利的未来。但是,第一医院又确实不是一个能够让人轻易试错的地方,凌远在感慨之余,毫不掩饰地向郁总说明了这一点。

闲聊了几句将郁总送走,凌远已经彻底没什么脾气了,韦天舒跑得比兔子还快,抓紧一切机会逃避文字工作,凌远怎么到处抓他去?他是有这个心也没这个力啊。

他只好和之前一样,亲自给自己这不靠谱的老朋友改好了,再让他交给自己看。

如果问凌远要是他看见韦天舒最想做什么,恐怕短时间内问一百次,一百次的答案都是——踹他。而这一点,在第二天也确实变成了现实。凌远一脚蹬在了韦三牛同志的臀部,吓得某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起来回头看。

之后,这人还嚎了一句“院长打人了”,这种明显记吃不记打的行为带来的结果就是,韦天舒又被凌远给了一巴掌。

对于这种情况,韦主任决定破罐子破摔说正事,没想到他担心的住院日项目的负责人这事儿,凌远就根本没往他身上想过,感觉扔掉了一大块烫手山芋的韦天舒,立刻就从半死不活蔫不唧唧的状态里活过来了。

所以说,这家伙特长是气人,那是绝对没有说错的。

凌远鉴于这种情况,决定给自己收点福利,不然实在对不起成天被他气得胃疼的自己。于是他趁着韦天舒不注意,用少年时抢篮球的速度夺下了韦天舒手里的保温桶。然后一点都不客气地来了句“咱妈做的?”,又迅速地驳回了韦天舒关于“咱妈”还是“我妈”的抗议。

问题在于,没等韦三牛同志借机酸溜溜地埋怨几句凌远对江主治的处理太狠,他们就看见了前面情况不太对劲,似乎是犯了心脏病的廖克难廖老师。

这下也顾不上说什么了,两个人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冲过来扶住正靠在墙上急促喘息的她。

其实,廖老师的心脏病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早在七年前她就已经被诊断出了这个毛病。可是她怎么都不愿意退休在家,总是想着能多救几个人是几个人。

而就在几天前,凌远还叮嘱过她去做检查,可是她没有在意应付了过去,转身便又去看病人去了。想不到今天因为去给一个叫小玉的患者会诊,爬了几层楼,便好巧不巧地犯了病。

韦天舒和凌远把廖老师扶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等她吃了药慢慢顺了气,这二位才稍稍放了点心,接下来,又是好一番劝说,廖老师才同意去做检查,并且让凌远送她回去休息。

等凌远开车回了自己家,天色已经完完全全的黑了。因为今天不值夜班的缘故,他难得地给自己熬了次粥。

粥熬到一般的时候,凌远的手机响了,听铃声不是留给总值班的那个号码,凌远也就没有怎么着急。很快,他就发现了电话是程皓打来的。

说到底,程皓其实也没什么事,只不过他正在等回来的航班,估么着国内的时间,想着院长大人这会儿应该没有休息,便趁着空儿打个电话给他。说是回来以后他得用三天,把那些堆积得能够淹没自己的预约病人都看完,然后才能来蹭他这顿饭。

于是,他们就将这顿饭约在了这周六中午。

至于去哪儿吃饭这个问题,凌远还真不是很清楚。一来他平日里肠胃就跟玻璃一样,也不敢到处乱吃什么;二来他本身也不是很重视这些,便有些犯了难。

对于这个问题,程皓倒有了主意,“你要是没什么主意的话,我倒是知道一家店,又养生,味道还不错。”

凌远听他电话里蹭饭态度无比积极,不由得笑了一声。

“哎哎哎,你别不信啊,远哥不是我说,这四九城里哪儿哪儿我都吃过,听我的准没错!”程皓一着急,京片子都控制不住地蹦出来了。而凌远见他这么说,又忍不住调侃了他一句,“哦,既然哪儿哪儿都吃过,怎么还要跑到我这儿来改善伙食啊?”

程皓愣了半刻,才哼了一声,“吃过是吃过,那都是跟客户跟同学,虽然知道哪个好吃哪个不好吃,但是感觉不对,”他理直气壮地开了口,“再说了,老爷子还有张铭阳,哪个是能安安生生吃个饭的?那能起到改善伙食的作用吗,不气我就够好的了。”

凌大院长带着几分笑意表示他说的有道理,然后问他到底想去哪家。

“我中学同学开的,名字风雅得不行,叫做什么‘蓬门’,地方不远但是不怎么好找,”程皓这才开始正经回答,“这样,周六你在医院还是在家?”

“那天我没班,应该会在医院待个半天。”凌远想了想回答他。

程皓“哦”了一声,“那行,我开车去找你,顺便把那两位带上。”

说定以后,挂了电话,凌远才发现之前程皓已经给自己发过微信了,当时自己应该在开车没有看见,他就隔了一会儿打了这个电话。

第二天,凌远通知了王东和朱建华跟着自己去吃谢媒酒。准确地说,只是他俩去谢媒,凌远和程皓就是去约一顿饭而已。

听到自家大boss叫吃饭,并且还是谢媒酒,朱建华倒还好些,王东立刻就眉开眼笑地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凌远一看他就知道他脑补了什么,然后及时地泼了一盆凉水,“乐什么乐,别美了,我可没说我这边松了口,”他瞪了王·准妹夫·东一眼,“先达到我的要求再说,不然谢了媒也没用!”说完凌远就脚下不停地上楼去了。

朱建华侧过头,消化完凌远话中的含义之后,极其同情地扔给王东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没办法,谁让他非要老虎洞里抢媳妇儿呢?自求多福吧!








小可爱们来找我玩耍嘛~
卖萌求抱抱(´▽`)ノ♪
求小心心和小手手눈_눈
💜💚💗💛💙

医学情节靠百度
以及奶奶讲的以前医院的事,
小可爱们如果有专业的话不要来拍我
嘤嘤嘤

小可爱你们点一下红心心嘛~
蠢作者需要鼓励ԅ(¯ㅂ¯ԅ)

08(下)

评论 ( 6 )
热度 ( 42 )
  1. 白水飘萍尽远生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2. 海棠无香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3. 游哉和羚海的那些事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