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伞修•长篇』时空罅隙•楔子


💗原著背景
💗血族AU
💗双重时空世界观
【类似于相互影响的映射而不是平行世界】
💗多CP:喻黄、双花、林方、方王、周江……balabala
💗有苏沐秋的叶修确实是会和没有他时不太一样哒

想要小心心小手手(´▽`)ノ♪
还希望你们来评论哦~




我比较习惯上帝视角。
有些隐忍的地方也许会写出来嗷!
并不是沐秋或者阿修真的表现出来啦~
小可爱们见谅咩

全文目录

文案





“风来了,许多事就会从你的脑海中散去,就好像被经过的那阵风吹走一样,不留痕迹。这样,也就不用难过伤心了。所以我喜欢风,喜欢站在风里,等风走了,我还是我。”

这句话被写在了那个泛黄的本子上,就藏在最后一页的位置。不深奥,不难懂,却被写在这里,一放就是许多年。

那是叶修珍藏了十年的本子。

而纸页的另一边,甚至是向前翻过的很多页里,都写着无数个相同的名字。不论那些字迹或是认真、或是潦草;或是被水渍晕开、又或是金钩银划力透纸背,都是一模一样的三个字——“苏沐秋”。

那个名字就像是呢喃在唇间的一声又一声叹息,也许,这个世界上除了叶修——这个本子的主人——或者说是半个主人,再不可能有人知道,他一遍又一遍地写下这个名字时的万般心情。

而最后一页的那句话,如今也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那是苏沐秋说的,在他刚刚捡到叶修不久的时候对他说的。

当时,未来的荣耀教科书还只是个离家出走的小少年,他并没有刻意地去记住这句话,那时他还嘲笑过那个人,“又开始假文艺了沐秋大大!”

可是事实证明,这句话还是就这样突兀地闯进了他的记忆里。在多年以后夏天,又伴随着他的泪水,猝不及防地被撕扯出来,至此成为了他心里永远不可能愈合的一道伤痕。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苏沐秋才不到十六岁,语言不够精炼也不是那么成熟,甚至远不如叶修少年时接受所谓的精英教育时,看过的那些书里的话语,可是叶修还是就这样记了下来。哪怕幼时看过的“名句”都早已忘了个干净,这句话却一直藏在他的脑海里。

叶修和世界邀请赛中国国家队那帮早就认识许多年的家伙们飞去苏黎世的时候,并没有带上他宝贝的本子。他只是答应了一声,从自个儿家里又跑回了上林苑,放下了他们家老头轰他去“为国争光”之后追加过来的夺命电话,然后对着本子前半部分记满了的胜负记录,在黑暗里坐了一个晚上。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冰箱里冷藏室的最下面藏好的整整两盒654-2又少了两支,再外加一个第二天没精打采步履沉重的叶修。

没错,你不用怀疑,就是654-2。

叶修的胃不好不是什么新事儿了,作为职业选手再加上晨昏颠倒的作息规律,想要不出毛病也比较困难。

他天衣无缝地瞒着别人,但至少苏沐橙和他弟弟叶秋都是知道的。原本并不是那么严重,可是再加上,这两年忙着兴欣的建设,他硬是把自己折腾到了止疼片都不管用,得直接让叶秋找关系成箱地买654-2的地步。

如果说有什么成就,那大概就是叶修成功地推倒了“自己给自己打针”这个boss吧!

问题是,作为领队而非正式队员,也并不能让叶修轻松多少,他成日成夜地和喻文州他们几个讨论人员安排和战术选择,和之前那个不情不愿的他比起来,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嘴上说着不想回来,但到底还是舍不得荣耀吧,苏沐橙这样想。

这些天她一直不知道她叶修哥是不是又胃疼了,因为在他们面前,叶修没有任何异样。平时的时候,叶修的皮肤就有一种明显的苍白,是那种长时间没有阳光照射的、有些病态的感觉。原来还有一点虚胖的圆润弧度也因为劳心劳力,早已不知不觉地消了下去,看起来颇有一种清秀张扬的帅气。这些都已经是他日常的状态,更不要说这些天他甚至没有一次悄悄做出按住上腹的动作,这样一来也就没有谁清楚他的身体情况了。

他就和没事儿人一样,除了萦绕在他身上若有若无的、液体低温冷却后带着寒意的气息。

不可否认的是,除了待在房间里的时间长了些以外,叶修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异常,甚至在不算容易地打败了英国队和德国队,获得了冠军以后的庆功宴上,他还是非常精神的样子。

然而一回到房间里,叶修就闷哼了一声,修长泛白的手也扣成拳,死死地抵住了上腹左侧的位置。

早在庆功宴开始前他就感到了越来越明显的痛感,可是一来那是他正百感交集,二来他也不想错过这样值得纪念的时刻,也就没有表现出来。

胃溃疡加上十二指肠溃疡侵蚀到周围的细小血管,这每天饭前饭后准时到来的节律性疼痛他也习惯成自然了,不过今天,不知道是因为突然放松了下来还是别的什么,以往的阵痛竟有了更加严重的趋势。

是痉挛。

在忍到第一次开始痉挛的间歇时间后,叶修果断地给自己的胳膊消毒,然后连着推了两支654-2进去,才好歹是压了下来。做完这一切,他靠着床头休息了不到十五分钟,就淡定地擦干了刚刚被冷汗濡湿的手心,一副什么情况都没有的样子,晃出去找喻文州,商量返航行程去了。

加上赛后休息和姑娘们逛逛苏黎世街头的时间,三天以后他们终于坐上了回国的航班,结果才下飞机没多久,叶修就打了声招呼连夜匆匆告辞了。

不出五分钟,叶修的突然跑路就被大家集体发现,留下和大部队一起行动的苏沐橙便自然成为了大家的焦点。

“哇哇哇老叶怎么这样就跑了玩什么瞬间消失啊你说你说你说他有什么秘密瞒着我们一个人偷溜我还没说什么呢他就跑了我还没和他约PKPKPKPKPK啊……”其中吼得最为响亮的就是黄少天。

然后他就被自家队长捞到一边,喻文州淡定温和地说了一句,“没关系,也许叶修前辈有什么急事。”又摸了摸某位剑圣的脑袋,顺利地让他安静了下来。

“嗯,明天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日子,他就先回去了。”苏沐橙这样解释,明显不愿意多说的样子。

而那边,叶修早已坐在了飞往杭州的飞机上。这时候一个人独处,安静了下来时,那些往日里不易显露的情绪才被他从内心深处释放了出来。

明天,就又是那个日子了啊!叶修默默地在心里念起那个曾经喊过无数遍,却在这十年里一想起来就难受得不得了的名字。

是的,距离他送走苏沐秋已经十年了,十年的时间让他从那个翘家偷跑的小孩变成了现在这个被人称为脸T的叶神,可是他最在意的那个人却永远不会改变了。

叶修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明明一想起苏沐秋就心里疼得发烧,却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亦不知道为什么。但偏偏一次又一次地想起他,还有那三年短暂的时光。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中按时报到的溃疡痛都被叶修忽视了,他慢慢地陷入了沉睡,睡梦中,他们一起站在老房子的窗口,还是少年时的样子,窗外阳光明媚,南风卷起窗帘。

从一觉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叶修有些迷茫,仿佛不知道自己身在哪里。可是叶修就是叶修,几乎是一瞬间,他就回了神。“很快了,很快哥就来看你……”这句话不知道是说给他自己还是谁听的,还未出口就逸散在风中。

下了飞机,他一出机场便打了辆车,在操着一口杭普的司机问他到哪儿的时候,轻轻地吐出了四个字——“南山公墓”。

在山下的时候,叶修买了一束桔梗花,这种每次带一束不同种类的花的习惯,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仿佛自然而然地,就成了习惯。

而当他转身的时候,他没有看见花店的店主眼里,那一抹无奈又感慨的笑。也许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又或是其他巧合,桔梗花的花语是:永恒不变而无望的爱。

叶修沉默地一路向上走去,最后在一片林荫对面停下了脚步。满眼绿色的松柏对面,是一排排冰冷的、方方的墓碑。叶修抬起头,走向那个熟悉的位置。

黑青色的墓碑上,是一个少年张扬地笑着的模样。少年栗色的发丝柔顺却有精神地飘扬。他就在那个小小的相片里,笑着看这个色彩斑斓的世界。那么多年了,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叶修将墓碑上的浮尘细细地擦干净,又轻轻地放下那束桔梗花,然后突然笑了起来。

和平日里被评为脸T的他判若两人。

“沐秋,我又来看你了。”他不管不顾地往地上盘腿一坐,开始低声说起了话。“沐秋,你看哥说话算话吧,从来不会忘记来看你……还是我运气好,回来的时候正好赶上。”

“你还不知道吧,哥玩了这么多年荣耀可是也算弄了个国际冠军回来,沐秋大大,你羡不羡慕啊?”叶修的语调轻轻的,“对了,我退役了,带着兴欣拿了冠军,这下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吧,除了……嗯,除了你。”一向强大的青年说着说着,语气里竟带上了几分委屈。

他明明是笑着在炫耀自己的经历,但那笑容却莫名有一种无法说明的悲伤,“沐秋大大,你是个骗子,说好了的事你全都放了我鸽子,还好、还好我比你靠谱,该得的都得了,占了你的份,你就在这里羡慕我吧……”

这天,叶修对着苏沐秋的墓碑说了很多话,从挑战赛常规赛,说到季后赛的冠军,再说到世界邀请赛时的经历,唯独没有提起过自己的身体。

他从上午一直待到了傍晚,中间饿了就从包里拿出两份点心,自己啃掉一份,把另一份放在了桔梗花的前面,“陪我吃吧,很久没有一起吃饭了。”

离开的时候,叶修敛去了一切悲伤的神情,将泛红的眼眶揉了揉,回头对着相片上灿烂微笑的苏沐秋也扬起了一个温柔的笑来,“沐秋,你说过的话我从来没有忘记,可是你也不要忘了。”

“不要忘记,我在等风,也在等你。”

我在等风……

也在等你……




01(上)














💗比个心(´▽`)ノ♪

这里是蠢作者,圈名剑落亦微凉(。ò ∀ ó。)

在我的理解里,有伞哥的叶神性格肯定会和以前有一些变化的

我也还要摸索中间这个度的掌握啦~

啊还有一件事→

阿修的胃病是生活不规律,外加累的累的累的

真的不是他作死啊!!!

欢迎小可爱们来找我玩耍~

蠢作者非常好勾搭٩( 'ω' )و 💗

评论 ( 22 )
热度 ( 57 )
  1. 白水飘萍尽远生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