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伞修•长篇』时空罅隙•01(上)


💗原著背景
💗血族AU
💗双重时空世界观
【类似于相互影响的映射而不是平行世界】
💗多CP:喻黄、双花、林方、方王、周江……balabala
💗有苏沐秋的叶修确实是会和没有他时不太一样哒

想要小心心小手手(´▽`)ノ♪
还希望你们来评论哦~




我比较习惯上帝视角。
有些隐忍的地方也许会写出来嗷!
并不是沐秋或者阿修真的表现出来啦~
小可爱们见谅咩

全文目录

楔子






当叶修转过头去,一步一步地走下山,又拦了车,彻底离开这片背靠着玉皇山与钱塘江遥遥相望的墓园时,山脚下面目年轻的花店老板勾起唇角,露出了一个有些神秘的微笑。

他抱起了从店门外跑进来的一只淡茶色小贵宾,小心地呼撸了几下小家伙身上卷卷的毛。小狗似乎是被他撸毛的动作弄得很舒服,在老板的手上蹭了两下,才开始急急地呜汪呜汪叫起来。

“很好,我知道了,阿九自己去玩,没什么事了。”他说完放下小贵宾,摸出手机来,点开了通讯录里的第一个号码。

电话一接通,这人就问了一句“他怎么样?”他的语气和之前逗阿九的时候完全不同,四个字里的淡然声线似乎和电话那边的接听者十分熟稔。

“情况很不错,公爵阁下的血液让他一直维持在濒死的状态,身体机能也已经降到最低了。而且,他很顽强,似乎有什么必须撑下去的原因,潜意识里一直都在坚持。”那人不知道是在说谁,但听话的人却一下就明白了,“他当初这么选择便是有他自己的理由,这一点上,倒是十分契合上面的标准。”

年轻的花店老板思考了片刻,又重新开口,此时的他带了些从未展现出来的气势,“可以继续了,没几年可拖的,他不回来,那个小家伙也不会有心思继续的。”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知道些什么,一听这句话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比如说这句话里的“他”和“小家伙”到底指的是谁,又比如说这两个“继续”的含义有什么不一样。“好的,阁下,一切为了改变现在,一切为了新生之战。”

“嗯,这个时代很不错,为了新生之战。”

此时此刻,上海。

看起来介乎于青年和少年之间的男人挂了电话,冲身旁的青年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将车开进了不远处匾额上写着季公馆的民国式宅院里。

将车停好以后,棕色头发的男人在一边的黑发青年脸侧落下一个亲吻,然后二人一起向不远处的三层别墅走去。

在那个亲吻落下的时候,他们的唇边都隐隐地露出了一侧的尖牙,就算是只听过传说故事的人也能够明白,这是属于血族的典型特征。

他们不是人类,包括那位玉皇山脚下、南山公墓边卖花的花店老板,也同样不是。

他们,是血族。

或者,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说,世人将他们这个种族称之为:

吸血鬼!

这栋宅院并不只是一幢别墅那么简单,院内是一种传统与西洋结合的老派风格,前院是古典的小径和小亭鱼池,夏季带着热气的南风从假山间慢悠悠地穿过,又打着旋儿地拂过一池碧水,惊扰得游鱼也纷纷浮出了水面。

而后院则是属于欧式的领域了。喷泉、雕塑,还有剪裁成几何图形的的冬青科植物,风情迥然不同。

夏风,庭院,旧风度。

亭台,喷泉,老别墅。

毫不突兀地融合,就好像打破了时光的界限。

这些景致如果被收入任何一个镜头里,都足以成为格外美丽动人的场景。

然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引起两人的驻足。

他们走进了三层楼的公馆,随意地蹬掉周正的皮鞋,便直接朝着二楼回廊右侧的那个房间走去。

除了他们,没有人知道,这时的这个房间里,在显得略有些大的床上,正躺着一名宁和隽然的少年。

而床头的一张轻薄的卡片上,清晰地印着少年的姓名——苏沐秋。

那是一张不知何时多了一道折痕的身份证。

房间很大,却没有多少陈设,这使得本就如此的空间显得更加空旷,甚至是有些寂静的意味。

此刻还是用少年来称呼他吧!

少年紧闭着双眼躺在那里,给人一种与他本该有的张扬笑意完全不同的安静。就像是夜间的半枝莲或是松叶牡丹一般,收敛了亮眼的花瓣,只剩下一种浅淡自然的美好。

而这两种听起来毫无关联的花,却拥有一个共有的、普通却格外温暖的名字——太阳花。

他栗色的头发柔软地顺在耳边,就算这紧紧拉起窗帘的室内没有溢进来一丝阳光,那发丝上,却似乎还是能够看到几缕斑驳着的金色流光。

他很好看。

与其这样说,不如说是他长得过分隽永了。轮廓清俊的脸上五官比例正好地待在那里,鼻梁俊挺,而安静地卧在睫毛阴影下的眼睛,虽然紧紧闭着,却因为狭长的眼梢,而不难让人想象到他睁开眼时,会是怎样的效果。

少年的皮肤隐隐地透出一种苍白,温度近乎于冬日里的月下露台。

要不是极其缓慢,且几乎微不可闻的心跳和呼吸,恐怕没有人能够知道他到底是否还活着。

是了,如果不是因为幸运,恐怕他早在十年以前便真的已经死去了。

就在这一室黑暗之中,厚重的老式木门很快便被推开,一丝橙黄的灯光从门外钻了进来。散发着松香的木门发出了吱呀一声闷响,方才那两名青年似乎视线并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他们就这样在黑暗里丝毫不被影响地前行。

“光虹*,这算是我们回到这个时代的第一件任务吧?”棕发的男子神色间带上了一些郑重。

旁边被叫做“光虹”的青年点了点头,摇了摇手机示意他,“喏!刚刚boss下了命令,说是这位的最高初拥可以继续了。”

所谓最高初拥,即是血族最为严苛的初拥形式。不同于一般两种初拥仅仅依靠吸食血液将毒液传入被初拥者体内,又或者是注射毒液并达成血液置换;最高初拥有一套严格的流程,其中所经历的痛苦也绝非普通的初拥能够相比。

但这种初拥的一个优点在于,只要有血族愿意提供大量的血液,经过这一次考验之后,其血族形态便能够直接转变成巅峰状态,而不是像其他被初拥者那样,只能停留在接受转化成血族时的年龄。

至于剩下的另一个优点就是,他们并不像其他的新生儿一样对血液缺少控制能力。

“公爵留下的血液还有不少,”棕发的男人说,“这样转化最初的那部分血液也可以一起解决,公爵阁下果然是提前就考虑了寻找血系的事。”

黑发青年点点头,他们都知道,在初拥过后的头一天里,新生的血族由于身体本能的渴望,会需要大量的血族血液。这些血液可以是来自于初拥执行者,也可以来自于其他力量强大的血族。而血液的质量则决定了血族日后的强弱。

虽然这种仪式他们也并没有少做,但这一次的初拥是不一样的。据说当初是公爵阁下在得知了少年那场意外的存在以后,亲自指示他们,在医院里用了一点小手段,狸猫换太子地把只有一口气的少年弄了出来。

然后又用他自己的血液来将少年渐渐变成最适合转化的状态,更不要说,那位阁下还留下了大量的血液,来给他进行初拥。

这些无疑都显示出一个信息。

那就是——这个名叫苏沐秋的少年,将会成为公爵阁下的第一血系,又或者可能是那一位唯一的血系。

“嗯,那就这样,准备开始了。”外表年轻的棕血族有些活泼地露出笑容来。“公爵阁下似乎……”

他欲言又止。

光虹从阁楼的储藏室里拖出了几乎没有怎么用过的注射器、十字刃和其他最高初拥所需的工具,再回到房间里时,棕发的男人已经准备好了那位公爵阁下之前留下的毒液、储存大量血液的容器,以及那位阁下四分之一的seed。

“公爵阁下对这孩子似乎很满意?那位大人似乎从来没有过直系血系?”

黑发的血族闻言瞪了他一眼,“雷奥*,别说这些,我们照办就好了。”这位公爵虽然和他们西里尔公爵冕下比较熟悉,但作为他们来讲,还是不好直接评价的。

雷奥乖乖地闭上嘴不再发表有关那人的看法,他绕过床尾去检查了一下苏沐秋的情况,然后忽然感慨了起来,怪不得公爵阁下会选上他,“不过话说回来,最高初拥啊,这孩子选的时候还真是有勇气。”他说话的声音里有一种淡淡的西方音调,但已经比较标准了,不太容易被发现。

光虹点点头,他同样记得当初几乎已经到了弥留之际的苏沐秋被血族的力量短暂唤醒,被告知他需要做出的选择时,这个少年仅仅思考了一瞬间,便虚弱而镇定地做出了回答。

“我接受,”苏沐秋当时虽然只能很小声地说出自己想说的话,连声音中都带着气音,但他的眼睛却亮得惊人,似乎那里面有一亿颗星辰那样。

“我愿意变成血族……比起、比起让阿修一个人坚持在赛场上,我宁愿……宁愿接受最后的机会。因为,因为那是我喜欢的阿修啊!”苏沐秋温柔地笑了一下。

然后,他更加不犹豫地选择了最高初拥,“不论多久以后,我希望……阿修可以看到最好的我,如果我和他再、再见面的时候,仍然是现在的模样,就算他不说,肯定,也是会难过的……如果他是我,他也……”话未说完,苏沐秋便再次陷入了昏迷,但他的意思,却被将他掩人耳目地带回来的季光虹和雷奥完完整整地听明白了。

他们两个也是一对情侣,自然能够明白苏沐秋话中的含义。




01(下)











嗯,大家看出来了吗?

光虹和雷奥还有那位花店老板是从未来被派回来执行任务哒(´▽`)ノ♪

不知道这两个小可爱的宝贝儿

这两个小可爱是冰尤的一对CP啦!

这篇文文和我上一篇文文的世界是同一个世界哦

不过小可爱们也可以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

只当成两个从未来回来的大佬而已٩( 'ω' )و

评论 ( 9 )
热度 ( 51 )
  1. 海棠无香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2. 剑起惊霜雪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