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伞修•长篇』时空罅隙•01(下)


💗原著背景
💗血族AU
💗双重时空世界观
【类似于相互影响的映射而不是平行世界】
💗多CP:喻黄、双花、林方、方王、周江……balabala
💗有苏沐秋的叶修确实是会和没有他时不太一样哒

想要小心心小手手(´▽`)ノ♪
还希望你们来评论哦~




我比较习惯上帝视角。
有些隐忍的地方也许会写出来嗷!
并不是沐秋或者阿修真的表现出来啦~
小可爱们见谅咩

全文目录

01(上)





而直到现在,他们想起当初的对话时,仍然百感交集。
感慨之后,雷奥正色起来,“光虹,我们开始。”

他先是将苏沐秋抱进了浴室之中。季公馆哪怕只是这一间房间的浴室也非常大,其中靠墙安置了两个浴缸,空间仍旧绰绰有余。将苏沐秋身上的衣物去除以后,他被这两位司空见惯地放进其中一个浴缸里,而那边季光虹早已举着装着血族毒液的针管做好了准备。

“可以了。”他向另一位示意。

雷奥在季光虹将10%的毒液注入苏沐秋心脏附近的同时,取出那四分之一的seed,推进了他的前额。

很难解释seed是什么样的一种物质,说它是实物,却可以穿过血族的身体被取出来;可说它不是实物,它又的确是有形的东西。这件事一直以来都没有定论,不过可以确定的是,seed即为血族的力量来源无疑。

最高初拥的技术也是血族们在此基础上得以实现的。

当毒液和seed一起进入苏沐秋的身体时,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剧烈的反应,毕竟将近十年,苏沐秋的身体一直维持在濒临死亡的边缘,心跳和血液的流动早已变得极为缓慢。这也就决定了当毒液和seed的作用相互影响的最终反映并不会过快地来临。

然而过长时间在身体里的某一处停留时间越长,起初轻微的反应也就变得越来越严重。毒液缓慢经过的地方渐渐开始灼热,苏沐秋的身体开始毫无意识地颤抖了起来。

从心脏附近注射进身体的液体缓慢却不可抑制地流淌向其他部位,不断地冲击着每一丝血肉,犹如江河涛涛,并不迅猛,却暗含着平静之下的惊涛骇浪,仿佛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喷薄而出一样。

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是,被送进颅内的四分之一的seed倏然化为流体,以他的脑海为据点,自上而下流向四肢百骸。

毒液冲击着心脏的微弱束缚,终究还是和seed化为的能量潮汐相遇。这一瞬间,就像是从温水里被扔进了滚热的油锅,苏沐秋原本陷入了深度昏迷的意识都被隐隐地唤醒了一丝。

烧灼之后就是越来越明显的疼痛,这种疼痛的到来似乎完全没有任何过渡,极度的疼痛之后只有更加疼痛。一分比一分更加难熬。

苏沐秋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被疼醒的,长时间的昏迷让他的身体太过虚弱,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拖入了疼痛与清醒交织的境况。在毒液与seed里的能量完全融合的时候,苏沐秋苍白的皮肤上竟突然慢慢显现出触目惊心的皲裂痕迹。

皲裂的痕迹越来越明显,从皮肤到血肉都开始被一加一大于二的“烈焰”焚烧冲击,血液慢慢地从伤口里渗出来,渐渐流淌得越来越多,汇聚在纯白的浴缸里,殷红而炙热。

在这种半昏半醒的状态下,苏沐秋之能感受到身体的每一寸都像是在被利刃分割,锋利的刀刃切下每一份血肉,粉碎每一根骨头,拉扯着它们,以一种从未有过的形式重新被揉搓在一起。

这一切都只是苏沐秋的感觉。

以季光虹和雷奥的视角来看,浴缸里的少年全身上下都没有一寸完好的地方,他的身体在血族毒液和seed的共同作用之下,变为了笼罩在一层腥红光晕里的模糊血肉。

那团血肉慢慢地改变形状,光晕开始也明明灭灭地闪动。

苏沐秋已经疼得整个人都木然了,他从未经历过这样避无可避的痛苦,连这样的痛苦都快要感受不到的时候,苏沐秋几乎要疼得再度失去意识。

但是不能,他在疼痛来临的时候,就已经慢慢明白了自身的情况。是他自己选择的,接受最高初拥这件事他并没有因为漫长的昏迷岁月而忘记。

既然选择了,苏沐秋便不会退缩,他也不能退缩,如果动摇了哪怕一步,他就可能再也见不到叶修了。

当时时间紧迫,并没有人告诉他这一点,但他却隐隐地有一种预感。

他从来不愿意放弃,从年少时玩荣耀那会儿便是这样。
特别是与叶修有关的事,他更不会放弃。

这就是苏沐秋,这才是苏沐秋。

意识里的剧痛还在持续不断地包裹着苏沐秋,一旁的两名血族青年也神色凝重地看着浴缸里那一团血光。

不知过了多久以后,高温和疼痛似乎终于到达了一个无法企及的峰值,然后开始慢慢地回落,苏沐秋那看不清楚形状的躯体开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拉长,从肌骨到血肉,再到皮肤,从里而外逐渐显现出了应有的形态。

新生的心脏还是以极慢的速度跳动,但这一次却不是因为濒临死亡,而是由于目前半初拥的状态。腥红的光晕慢慢地内敛,苏沐秋的身体终于一点又一点地显露了出来。

这完全是一种全新的模样了。

他看起来就像23岁左右的青年一般,身体线条优美而隐隐含着一种力量,因为常年卧床而萎缩的肌肉也根本不复存在了。估计以后再没有人会相信,这样的一副身体里竟住着一个18岁的少年。

在自己的脑海之中,苏沐秋已经完全清醒了,但目前,初拥没有完成,他也无法真正醒来。苏沐秋的意识窝在脑海中的一角,扣紧了胸口的双手终于放松了下来。

他松了一口气。

依靠着之前模糊的记忆,苏沐秋知道,终于熬过了这一关的自己,应该已经成功了一半。

松了一口气的不止是关在自己小黑屋里的苏沐秋。一边的季光虹也轻轻地拍着自己的胸口放了点心。他以最快的速度取来十字刃,在已经呈现出青年体态的苏沐秋颈侧划出了一个深深的十字形伤口。

鲜红的鲜血很快就从伤口里欢快地涌了出来,就像是一条赤色的溪流一样,在他的身上晕染,在浴缸的底部慢慢聚集,淹没了青年的半个身体。

等到苏沐秋的身上呈现出一种血液几乎流尽的淡青色时,雷奥及时地递来了储存着那位公爵大量血液的容器。季光虹快速地将容器里的血液顺着勾起皮肉的十字刃注入到苏沐秋的血管之中。

青年很快就像离了水的鱼一样挣动起来,那边雷奥不用提醒,便一面压制住动弹不已的苏沐秋,又为他注射了50%的毒液。

这一次是从内而外地再次改变他的身体。

有一种现象叫做物极必反,在上一轮的痛楚之后,毒液和血族血液进入身体后,苏沐秋意外地感受到了一种被蚕食的缓慢疼痛。虽然痛感仍然在加剧,但这样的程度比起前一轮,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这个步骤是非常缓慢的改造过程,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太阳下山,不知不觉就到了后半夜。

在此时,相隔了一个省份的杭州,兴欣的其他两位成员也都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大本营,而本来说好了这个赛季就退役回家的某位大神,却似乎因为自家老头的淫威[?]而后脊梁发凉。

“呃,老板娘啊!”叶修在杭州城大热天的夜晚叼着一根烟,搓了搓手,“那个咱们商量个事儿行不?”

陈果刚刚接到下飞机的苏沐橙和方锐,听自家女神如此这般一说后,就因为担心叶修而一路狂奔着回到自家网吧。结果就看见某位已经回来了的镇队之宝[大雾],坐在电脑前面,身边还是一贯的烟雾缭绕,一副天有多高心有多宽的样子。

她干脆利落地翻了一个白眼,“说吧,你又闹什么幺蛾子了?”这么一年下来,在陈果眼中,叶大大身上的大神光环估计都要碎成渣渣了。

叶修这么一副样子,肯定又想坑自己了。

“这个,你知道的嘛,我家老爷子自从听老冯说了什么为国争光以后,就把我一脚给蹬出来了,天地可鉴,我沙发都没坐热呢就给打包扔到瑞士去了!”叶修懒洋洋地靠在椅子背上,慢悠悠地突出一个烟圈,半点都不在意自己掉到地板上了的形象。

一听她这么说,苏沐橙似乎想到了什么,果然下一秒,就听见叶修接着说,“老板娘再收留我一下呗?”

“你不是退役了吗?搞半天我们这儿这么好啊,蹭吃蹭住不想走了?”陈果又翻了一个不那么优雅的白眼给他。

叶修继续对她不要脸地笑一笑,“你看我多了解我们战队是不是,不如这样,以后我多来带几回训练,再指导指导训练营的那帮小孩儿,老板娘你就别让我再回去了成不?现在我家老头子和以前完全反过来了,好像我敢提退役了他立马就能给我安一个‘不重视国家荣誉’的罪名似的!”

说来叶家大boss叶元臻,完全是老一辈人的做派,不管是原来做首长的时候还是后来退休了在家里,那都是说一不二的绝对权力拥有者。并且要命的是,老爷子思想又红又专,如果说以前还只是看不惯大儿子见了面就数落几句,现在似乎是突然意识到了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在“为国争光”这方面还有点价值,想法简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就差拿枪杆子顶着叶修回去了。

叶修实在受不了,老爷子天天一口一句“不让你去你偏去,让你去了你就不去,想挨家法直说,什么时候这么委婉了?”

看这架势,他要是敢说出自己退役的事,非得被扣上一个“无组织无纪律·没有集体荣誉感·不为国家争光”的大帽子,没准还得被开家庭代表大会来回批斗一番。

合着原来他是不想回家,现在报应来了,老爷子不知道被冯宪君怎么给洗了脑,想回去休息休息,做一只吃吃睡睡玩电脑的大少爷都不敢回去了。

他只好苦口婆心地跑到老板这里进行劝说工作,说的话比过去一个礼拜都要多。




02(上)











完了,

一家老头子中了为国争光的毒(눈_눈)

中毒还挺深

肿么破???

在线等,急!

叶修表示自从他爹被洗脑以后,

整个人都不对劲了Ծ‸Ծ

突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还是很难适应的啊!


【PS】:您的沐秋大大已上线,正在更新升级中,挺住不要慌(´▽`)ノ♪

评论 ( 6 )
热度 ( 53 )
  1. 剑起惊霜雪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