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伞修•长篇』时空罅隙•03(上)


💗原著背景
💗血族AU
💗双重时空世界观
【类似于相互影响的映射而不是平行世界】
💗多CP:喻黄、双花、林方、方王、周江……balabala
💗有苏沐秋的叶修确实是会和没有他时不太一样哒

想要小心心小手手(´▽`)ノ♪
还希望你们来评论哦~




我比较习惯上帝视角。
有些隐忍的地方也许会写出来嗷!
并不是沐秋或者阿修真的表现出来啦~
小可爱们见谅咩

全文目录

02(下)







苏沐秋刚想给叶修盖上因为他翻来翻去而掉落在一边的毯子,就感觉自己的手突然被他攥住了。叶修的手温温热热的,皮肤细白,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苏沐秋从前就知道叶修的手长得很好看。

叶修的手指修长看起来也带着几分柔软,却不失有力,骨节不突出却可以看得分明。而且他的肤色也非常白,甚至连作为南方人的苏沐秋都比不过他。更不要说一直以来他都很注意保养自己的手,以至于让人一看便知道,这是一双属于职业选手的手。

而现在,这种感受更加明显了。要知道苏沐秋的手也很好看,但在以前需要干活儿养妹妹,后来又附加了一个叶修的他,比手是绝对比不过叶修的,虽然现在他的手也非常光滑修长,但这可是“血族初拥牌”世界No.1·一劳永逸修整术附加buff的效果,而阿修的手可是纯天然的!

一边用另一只手给叶修盖好毯子,苏沐秋坐下来任他抓住自己的手,在心里默念了三遍“阿修的手就是这么好看”。

醒来之后,苏沐秋在网上学会的第一句话,就是他走了以后没多久流行起来的那一句——

“重要的话说三遍”。

对苏沐秋学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毫不知情的叶修:“……”

再说此时仍然扯住苏沐秋的手不放的叶修,他很快就睡得沉了些,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动作表示着怎样的依赖。

意识到这一点的苏沐秋简直不知道该说自己幸运好,还是该吐槽自己倒霉好了。

幸运的是,这些年叶修一直坚持在荣耀里,没有时间去考虑感情的事情;而倒霉的是,本来当年马上就要水到渠成地表白了,结果自己一出了事,叶修本来就没有意识到和自己的感情,这样一来,更不可能再想什么了。
幸好没开窍归没开窍,当时的习惯还是有的。苏沐秋只好自己安慰自己。

于是这个隐藏颇深的暗恋少年[?]便盯着自己的暗恋对象,一直盯了好几个钟头。才在叶修醒来之前抽出了自己的手。没过多久窝在床上的人就左右拧了拧身体,然后犯着困揉了两下眼睛,才懒洋洋慢悠悠地爬了起来。

叶修一坐起来,就直愣愣地盯着仍然坐在椅子上的苏沐秋一阵猛瞧。瞧了五分钟以后他才反应过来,昨天晚上苏沐秋突然回来了并且一觉睡起来也没有消失,现在还拖了凳子到桌边,正在翻看自己收在盒子里的几张账号卡。

似乎……这家伙确实是真的?

现在叶修终于反应过来自己一没有做梦二没有精神失常了。到底是切开黑的某人,他很快就十分严谨地自我证明了苏沐秋回来了的这个事实。

嗯,这个家伙昨天嘲笑了自己的战斗力,还对自己裹在毯子里的样子表示了幸灾乐祸,看这样比自己还心脏的水平,确实是苏沐秋本尊无疑了。

叶修在心里给自己的逻辑手动点了个赞。

“沐秋!”叶修早上起来的时候,一般反射弧都会有点长,现在他明显是脑内丰富的活动还没有传达给给管理行为的神经,叶修有些不在状态地叫了苏沐秋一声。

苏沐秋的脑海里很快就冒出了一个字——“傻”。

这傻乎乎的样子真有意思!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出来,于是弯了弯眼睛答了一声“哎!”拖着声音,简直百转千回。叶修被他麻了一下,而这丝毫不影响他继续叫了一声。

“沐秋……”

这下苏沐秋开始认真起来了,因为叶修现在的样子,好像是再三确认着什么一样。于是,在接下来的五分钟内,这两个人之间的对话是这样的:

“沐秋?”

“嗯,我在。”

“沐秋。”

“我就是回来找你的啊!”

……

“沐秋大大!”

“阿修想说什么?”

……

……

“沐秋大大你还走不走了?”

叶修的眼圈微微泛红,苏沐秋以为他似乎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一样。不过他还是隐忍着没有哭,他已经十多年没有哭过了。可能,在那年夏天的医院里,叶修就把所有的泪水都流干了吧。

听到这最后一句问话,苏沐秋心里有些难过,到底自己当年的出事儿还是给叶修留下阴影了,他看见叶修轻轻抠了抠指甲,这是属于叶修却从未在外面表现出来的,除了他以外,就连苏沐橙都不知道的小习惯。

阿修还是在不安啊!

苏沐秋郑重地与他对视,“当然不会,”他的视线严肃地和叶修的目光汇聚在了一点,“阿修你听我说,既然我已经回来找你了,又怎么可能会再走?”

此时的叶修并不明白苏沐秋看着自己的那几个眼神里有着怎样的含义,他只知道这神情似曾相识,似乎在很久以前的哪个夏夜,便已经非常熟悉了。可是尽管他不明白,在这样的目光之下叶修忽然之间就放了心。

苏沐秋说他会留下,不会再走。

这样很好,这样真好,这样最好不过了。

“对了,”叶修突然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坐得比一年级小学生还要端正,“有件事情你必须给哥好好回答!”他昨天因为苏沐秋的出现整个人都是混乱的,自然就没有想到一些关键的事情。现在睡了一觉,人也灵醒了点,于是便顺利地抓住了重点。

他又想了想,还是继续问了出来,“沐秋,你是怎么回来的?明明、明明我当时……”叶修说不下去了。

他想说,明明当时是亲自看着他下葬的啊!

听到这样的问话,苏沐秋的神情怔了一怔。昨天他忍不住跳出来的时候,脑子里很本就没有想这么多,只是看到他的阿修那么难受的样子,感情就快于理智地做出了选择。

等到叶修睡着了以后,他才意识到,要是叶修知道了如今的自己是一只俗称为吸血鬼的生物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害怕?这是一个格外严峻的问题。苏沐秋盯着叶修左思右想了整整好几个钟头,还是处于极度的纠结之中。而叶修的这么一问,就导致了他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并且是立刻,马上!

但是苏沐秋是从来都不会骗叶修的,他忽然有些不确定该怎样开口了。“这个……阿修,有些事我还不是太确定,等确定了就告诉你。”苏沐秋心里想的是,如果自己能够把叶修拐到手,就给他说明自己的身份。某人的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作响。

“不过我现在确实是……叫什么来着——非人类生物!”苏沐秋还是把能说的都说了,“其实当年我还有一口气的时候,救命恩人就把我给换走了,有个词叫做李代桃僵对吧?嗯,就是这样。”苏沐秋前几天在别墅附近溜达的时候,就耳尖地听到了他们战队那个女老板说什么南山公墓,他不确定叶修听自己说里面躺着的那个自己是假的以后,会不会直接来把自己暴打一顿。

然而叶修非常镇定。或者说叶修其实是还自个儿乐着呢,听苏沐秋乖乖地坦白了经过,他也就没有在意其他的细节。倒是苏沐秋紧张兮兮地往前凑了凑,“叶大大,你会不会害怕啊?”

被问话的那个人又自毁形象地撇了撇嘴,然后在苏沐秋的脑门儿上弹了一个不痛不痒的、对苏沐秋来说毫无攻击力的“爆栗”然后瞪着他开了口,“废话,我要是怕了你现在还能在这里吗?早被我打出去了好不好!”

他说着说着,忽然漫不经心似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又变回日常版的叶修了,“哥胆子大着呢,我可知道苏沐秋就是苏沐秋,我不至于连这个都分不清楚吧?”他得意地撞撞凑近观察自己的青年,“你想吓到我,再过上几百年也不可能!”

苏沐秋听到那句“苏沐秋就是苏沐秋”还正在感动,结果五秒钟不到就听见叶修充满嘚瑟的下一句话,他在心里默默反驳起来,叶修你昨天一看到我的时候,不就被吓到了嘛,虽然只有一会会,但是还是被我发现了……

而他动作上却还是把这个得意洋洋的家伙拥抱了好长时间,成功地达成了“让叶修思维掉线”的成就。这个拥抱和昨天晚上一样恰到好处的力度,但不同的是,没有了突然相见的不安,只剩下这个人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温柔情绪。

结束了重逢后的第二个拥抱,叶修忽然看见苏沐秋笑得更灿烂了,就像曾经某人一肚子坏水儿准备往出冒时的那样。

“阿修,我可是说完了。”苏沐秋边说,叶修边点头。

他还一边示意苏沐秋接着说。

“所以,该你了。”他好整以暇地往椅子背上一靠,“阿修的十年,可是比我简单地三步走要丰富多了啊!”叶修听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就是——心脏!简直太心脏了!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我能不能把“四大心脏之一”的雅号送给他啊?




03(下)












评论 ( 5 )
热度 ( 68 )
  1. 白水飘萍尽远生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水飘萍尽远生游哉和羚海的那些事 转载了此文字
  3. 海棠无香水光及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