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印调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34(上)


半吸血鬼AU





“维恰,你的父亲与人类结合,生下了你。从看见你头上银白色的胎发开始,我就知道你继承了你父亲所没有的血统和潜力。于是我把你接到了自己的城堡中。直到六年以前,族里的预言者告诉我,他即将在六年后重新投生到这个世界上,我不能再等下去了。这些年因为有可爱的小维恰,才让我得以支撑着熬过漫长的岁月,但面对这样一个唯一的机会,我又如何能够放弃呢?”话语里全都是深深的无奈和自责。

维克托忽然明白,祖父的忽然消失是去做了什么,“之后,在一本年代非常久远的古籍上,我看到了那个解法。‘燃烧这一生所剩余的漫长岁月,向始祖该隐祈求力量。在奉上生命之后保全作为吸血鬼死后,本应消散的灵魂。’古籍之中这样记载。”

“我用了这六年的时间,前三年求得了始祖的力量,后三年我写下了这本手记,留给我亲爱的小维恰。是的,抱歉了维恰,祖父要陪着你那位不曾谋面的爷爷重新转生。

“在尼基福罗夫家族的智者帮助下,我抽出自己的灵魂,留下了身体,以投生之后之后同样维持和现在一模一样的血族体质为代价,保全自己和对方的记忆,在预言者的帮助下在正确地时间投生……”

再之后,就是漫无目的地寻找了,几十亿人的一颗星球上,寻找一个人,就算是拥有前世的记忆,也是像在海滩上寻找一粒被丢进去的沙粒一样艰难的事情吧?

估计着勇利的航班快要降落了,维克托夹好书签合上了暗红色的手记本。勇利一向是一个能够让自己愉快起来的人,他暂时不去想那些尚且觉得震撼和缥缈的长辈旧事,一门心思地被即将回家的恋人和他得到的世锦赛金牌吸引了注意力。

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呢!祖父当年原来是这样才会不停地往东南方向凝视啊!维克托一向不太喜欢悲伤的氛围,但西里尔的往事的确让他感动了。

更让他没有预料到的是,自己竟然会拥有半吸血鬼的身份,难怪很小的时候祖父就经常念叨着“转化”这件事了。那么,既然是半吸血鬼,那么应该没有什么危险性的吧?可能只是食谱里面多出来了一种食物而已只要不影响继续粘着勇利,那么一切都好说。维克托离开家门的时候这样想。

因为祖父的手记而放下了一直沉甸甸压在心头的一些事,维克托决定暂时不去想这么多,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急迫了。其他的内容,过几天再看也是一样的啊!

虽然此时他仍旧没有完全消化掉,这个突然改变物种的现实,但是在此时此刻,去接勇利才是第一等重要的大事呢!

很快地将这件事就这样忘在脑后,维克托愉快地去普尔科夫机场去了。

勇利参加完比赛之后,和之前与维克多定好的那样,表演滑再次使用了那首[伴我身边不要离开]。但这次虽然没有维克托一起,克里斯还有披集竟然从勇利一个人的表演中,看到了一种奇特的感觉。

说不上来是哪里奇怪,还是熟悉的音乐,只不过用的仍旧是上一次的二重唱版本;还是那样流畅自然的动作,除了将托举变成了一个乔克塔步以外,几乎就没有什么别的变化了。

可是,披集还是感觉有些不太对。

“那个,克里斯,还有舒尔茨先生,你们有没有觉得勇利今天的[伴我],似乎有一些……奇怪?”一只脚刚刚踏进某扇大门的披集早已完成了自己的表演滑,看了没多久就问起了身边的那对夫夫。

哦,当然,勇利还没有告诉披集克里斯和海因里希的关系。

克里斯翘着腿坐在那里,听到某个“小孩儿”的话,不在意地看了他一眼,“啊?怎么,勇利的表演有什么不对吗?我看很好哦,清纯的色气呐!”说完,还眯着眼睛看了坐在身边的海因里希一眼。

“呐!对吧?”克里斯仿佛就像是没看到他家男人危险的眼神一样。

披集认真地盯着场上湖蓝色表演服的勇利看了一会儿,然后疑惑不解地摇了摇头,“嗯,倒不是这个,勇利一上冰场就和平时不太一样,这一点我是知道的,表演维克托大前辈的作品就会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我也是清楚的啦!”来自泰国的男孩儿频频点着头说,“可是,今天却让我觉得,勇利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表现出来,但是却少了一些什么的样子……”

听到披集这样说,那边管不住荷尔蒙的克里斯和某个脸已经堪比锅底的舒尔茨才正经地向勇利的身影看了过去。

步法,很完美……

跳跃,也很稳……

旋转什么的,也是非常厉害的……

至于表演,就在他们认真地观察勇利的时候,海因里希突然冷不丁地吐出一个词来,克里斯和披集都没有听清楚。

接收到疑问的讯息,海因里希又将那个单词重复了一遍,他说的是——“眼神”!

这一次,两个人都没有轻易地放过这个词语。更加仔细地观察着正在冰场上做完维克托最具代表性的后内点冰四周跳,进入了后边的一组接续步的青年。

这个标准的冰场足有三十乘六十的大小,就算他们都坐在最靠近冰场的地方,也不是很容易就能看得清场上表演着的表情。但是,在勇利以燕式步滑过眼前的一瞬间,克里斯他们还是看清了他的目光。

勇利转过身,抬起右手,微微仰视着什么。只有短短的几秒钟,之后,他又伸出右手来,似乎与空气相扣……

当看到勇利最后一个动作,双手似乎虚虚地揽在身前的时候,克里斯突然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随即,海因里希了然地点了点头。见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冰山的李承吉边上,披集好奇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克里斯决定,自己作为前辈,还是帮助一下他弄明白比较好。

那个中国的小孩儿不是老说什么助人为乐吗?

于是好心的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一只手捂住嘴,在披集的耳边如此这般地说了一番。

“啊……竟然是……”披集差点惊叫了起来,被旁边的韩国青年一把捂住了嘴。

李承吉松开手微微摇了摇头,被示意不要出声的披集又被这个紧接着到来的连环惊吓弄得再也说不出什么了。因为按照披集和李承吉熟了一点后的了解,这个韩国青年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举动的。按照他的画风,难道不是应该冷冷地一眼瞪过来吗?

评论 ( 20 )
热度 ( 33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