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印调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35(上)


半吸血鬼AU





靠近勇利仔细观察,发现这只小猪真的是要生气了之后,维克托才放过这一个话题。好好地开车带勇利回家。

维克托一直没有对勇利的这次比赛做出任何评价,勇利在看到维克托之后,还没有从兴奋的劲儿里过去,也就没有顾得上问他。但维克托觉得还是需要对勇利说一些什么的,特别是自从昨天夜里回到家,他就觉得在勇利回来之后,有些话特别想和他说。

那个时候他才突然间发现,那个曾经被自己一直认为只是居住之所的地方,不知不觉之间,就被自己用上了“家”这个词来称呼,这真的是非常让维克托惊讶的事情啊!

在一个亮着红灯的路口停下,银发的男人将修长的手指握住勇利放在腿上的手,触感软软滑滑却有韧劲。“勇利!”他的手下微微用力,希望引起青年的注意。

“勇利!”维克托又轻声唤了一遍青年的名字,想了想还是开了口,“这一次勇利很好,以后也要记住,不论我是不是在勇利身边,都会一直注视着勇利的,知道吗?”

在夜晚的圣彼得堡街道上,这个男人的银发被灯火和月光映照得带有一种浅淡的、几乎无法分辨的玫瑰色。他的声音温柔却又郑重,就像是在交代着什么重逾生命的承诺。

勇利在维克托这样的目光注视下,将脑袋转了过来,应了一声。他乖乖地被维克托摩挲着指尖,忽然之间抬起头来。维克托的视线里,忽然就撞进了那样的一双眼睛,亮晶晶的飞扬着眼睛,维克托轻轻勾起了唇角,根据他对勇利的了解,这绝对是又高兴又不好意思了的表现。

维克托拍拍勇利的手背,也没有再说什么刺激小猪的话,只是笑容又放大了一些,就在绿灯亮起的时候继续专心地开车了。

因为难得地开了一次自己的那辆银灰色的帕加尼风神,这种款式的跑车内部并没有太大的空间,所以马卡钦并没有被维克托带出来。因此上勇利刚刚推开家门,就看见一道浅褐色的影子冲了过来。紧接着感觉到身上多了一个重量,并且似乎分量还不轻。

被晃花了眼的勇利这回没有手用来揉眼睛了,他眨了半天才看清挂在自己身上的那一团,正是好几天都没有见过自己的马卡钦。

马卡钦一直是最喜欢往勇利跟前蹭的,虽然说它确实不是一般的狗狗,甚至说不是动物,应该可以称得上和人类一样的智能生命。但是他本身再怎么智能,架不住被那位大人放进了一个巨型贵宾狗狗的身体里面啊!

既然是狗狗,那么还是喜欢蹭一蹭顺顺毛的,虽然马卡钦也很喜欢它的主人,但是和勇利主人比起来,还是勇利主人软软糯糯并且非常可爱啊!

于是,跟了主人十几年的马卡钦,就这样挂在了勇利的身上。

勇利抱一抱凑上来的马卡钦,又把手里的黑色提包放在门口新添的门柜上,才两只手认真抱着马卡钦,和他玩了好一会儿。才被维克托拥进浴室里,不太情愿地和他一起洗了澡。

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刚刚被维克托不满地从勇利的脖子上扯下来的马卡钦,正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边上,盯着浴室门的方向。在洗澡的时候,和维克托用某种特殊的方式交流了感情之后,再加上几天的比赛和来回的长途飞机,勇利现在放松下来之后,才觉得身体有一点使不上劲。

他不是很自然地被维克托又拥出来,在维克托在沙发上靠好之后,又在示意下趴在他的腿上。作为同样的运动员,维克托当然知道在比赛过后哪些肌肉是最需要放松的,他不紧不慢地在勇利的腿上和腰间轻轻按压,没一会就可以察觉到,那些地方覆在手指之下的紧致肌理慢慢地变得放松了下来。勇利也安安稳稳地趴在那儿。

看起来,勇利小猪容易害羞的这个特点,估计是这辈子自己都不要想着他可以改掉了吧!维克托看着自己手掌底下的皮肤慢出一片淡淡的红晕的时候这样想。

其实呢,以前维克托是不会按摩这种技术活儿的,就算是自己有什么疲劳不适,也只是随便揉几下或者是在家里的浴缸中泡一泡就算好了。但自从勇利搬到俄罗斯和维克托一起居住以后,事情就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首先是因为俄罗斯天气寒冷,再者,高原山地气候的体表触感和日本温暖的海洋性温带季风气候是完全不同的,肌肉的疲劳对于勇利这个非战斗民族的人来说,并不是那么好恢复。

因此维克托在还没有正式回到圣彼得堡的时候,就听从了随队医生的建议,学习起了怎样按摩的技术。经过几个月的实际训练,维克托现在已经可以用非常合适的力道来让勇利充分地放松了。

正按到一半,勇利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突然就撑着沙发拱了起来。好吧,从维克托的角度来看,勇利他就是“拱”起来的。他翻身爬起来之后,接着就在维克托诧异的目光之下,又继续爬到沙发的另一头,把刚才靠着沙发腿放着的旅行包拖了过来。

看到勇利的这一串动作,维克托的脑子里冒了一大堆的问号,然后坐正身子,坐在已经抱着旅行包,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的勇利。银发的男人蜷起修长的腿,伸手搂住勇利的脖子,就差把自己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勇利的身上了。

“唔……那个,维克托,不要像马卡钦一样了啦!很、很沉的……”勇利被这个明显比自己要高大一圈的男人压得趴到了手里的包上。奋力地想要把维克托推起来。

然而似乎并没有什么用,维克托还是把勇利抱得紧紧的,他一面抱着勇利,好像要弥补这几天的皮肤饥饿症,还偷偷地靠近勇利的后颈处,深深地吸上几口气。
哇哦!勇利身上还是这么清爽干净的香味呢!

“勇利这是干什么?”维克托声音轻轻地在勇利的耳边问他。这个样子,简直和马卡钦一模一样。

挣扎了好半天维克托才端端正正地坐好,“又有什么惊喜吗?又有惊喜了真的好开心呢!”维克托现在是真的完全没有心思想那本手记后面大部分的事了。就感觉一和勇利在一起,其他的事情就完全不用考虑了。

于是他现在更是把整个心和全部精力,都放到了勇利回来时手上多出来的这个旅行包上。

评论 ( 12 )
热度 ( 30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