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开始预售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36(下)


半吸血鬼AU





维克托转过来拉住勇利,就开始把人摇来摇去,“勇利!你真的忘记了吗?”他晃够了才把正在眼冒金星中的勇利放开来,勇利还没有找回平衡感,就听到了这个男人更加幽怨了几分的声音,“上次,还有上上次,勇利可是在我的发旋上戳了好多下啊!为什么不能揉勇利的头发呢?”

显然维克托是故意这么说的,可勇利认真的思考之后,竟然觉得维克托说得十分有道理,到后面竟然若有所思地点起了头,“好像是这样啊!可是维克托的发旋戳起来手感真的很不错哦!”看到维克托从自己的手中接过冰刀套,套好之后迈出冰场,黑发的青年主动凑近了银发的男人。

“那就给维克托再摸一下吧!这样可以了么?”维克托听见眼前的这个毛茸茸黑乎乎的发顶的主人这样说。

随后,他一点都不犹豫地继续在勇利的头顶揉了好几下,“勇利这样才乖嘛!”

虽然他还并不知道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关系。

唉!勇利什么都好,就是傻傻的,但又很可爱。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呆萌啦。他现在的这副小样子,简直让维克托恨不得把他直接藏回家里,最好谁都不要看到。

说的也是,要是某只“冰上的老虎”看见他们两个现在的形象,少不了要抱着臂或者叉着腰,扬着脑袋啧上一声,然后就要吐槽“你们两个,老爷爷你又开始耍流氓,还有猪,就这么被吃得死死的了?让这个流氓买了还帮人家数钱?”

好吧,像尤里这样一个只有15岁的青葱少年脸上,竟然会让我们看到某个名为“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但现在,那只天天磨着爪子的小野猫并不在冰场里,于是维克托就旁若无人地把勇利勾着肩膀拥到休息室去了。作为专业的选手,维克托他们并不是像外行人想的那样,每天都会练习很长的时间。正相反,他们一般都不会让自己的运动量超过四个小时,大多数运动员都控制在三个小时以内。

当然了,这是在一般情况下,如果像是前一段时间维克托急于尽快复健的情况,又或者临时出了什么状况,需要在时间很紧迫的时候更换节目,那就另当别论了。好在维克托已经结束了复健,他和勇利肩并肩地走出冰场所在的那座巴洛克式建筑的时候,时间也才五点过一点。

可是我们不能忘记了,这毕竟还是处于北纬六十度的圣彼得堡,就是这个尚未觉得晚的时间,到了推开大门的时候,远处的天边,已经泛起了闪着橘红色亮光的余晖。

夕阳从头顶微微发沉的蓝色天幕慢慢晕染,在视线的远处挑起一抹温暖的亮光来。这种油画一样渐渐地一层又一层渐变,在地平线上落成一片绯红的光晕,隐隐地一片光影流转。

“勇利有什么计划吗?”维克托用温柔的语气问着身侧的青年。他看向勇利的时候,笑容温和又柔软,显然是心情非常好的样子。

勇利摇摇头,看样子维克托又想出什么主意了,对于维克托的想象力和奇思妙想,勇利已经有了足够的认识,“没有呢,维克托有想要去做的事吗?”他没有牵着维克托的手,但却一直跟在维克托的身边,两个人慢慢地往家里晃。

“让我想想啊勇利!”维克托张开手臂伸着懒腰向前走。忽然,还没有走几步,他就猛地停下来,像那次在巴塞罗那的兰布拉大道一样,单脚转了半圈,整个人出现在勇利的面前,“勇利!我们自己做一次饭吧?”银发的男人摊开两只手,十分期待的表情。

楞了一下,勇利明显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语,“维克托?你说……你是说自己动手做食物?”青年停下脚步瞪圆了鎏褐色的眼睛。在这个问题上,说实话勇利感觉就他们两个完成愿望的可能性一点都不大。就拿他自己来说,虽然十八岁以后独自在底特律也生活了五年,但大多数时间都有切雷斯蒂诺教练团队里的营养师配餐,换句话说,勇利还有披集他们只要想着去吃就可以了,根本不要自己操心去做食物来吃。

到回了长谷津,他更是天天一训练完回到家,就可以吃到妈妈做的食物了,完全不用自己做。就是偶尔被妈妈拉着帮个忙,也就是妈妈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更不要说维克托了,勇利就没有见到他哪次自己动手做个饭啊!虽然炸猪排盖饭是真的非常好吃,不过维克托那样风卷残云的速度与优雅的飞快地消灭能力,还是让勇利觉得,这个男人估计会把食材忍不住偷吃掉。

勇利关掉自己的脑内剧场,就看见维克托还朝着自己满怀期待地wink了一下。好吧,抛开怀疑自己和维克托能否做成功这一点,勇利必须承认,他还是蛮期待尝试一下这样温馨的活动的。勇利才不会承认,自己就是败在了这个正经温和彬彬有礼的男人和他的心形嘴一样可爱的wink之下的。

他乖乖地同意了男人的提议,跟着从刚刚开始就没有收回笑容的男人往附近的集市走了。

其实勇利这样说还是太谦虚了的,因为家中开着乌托邦胜生,所以在离开家独自出门以前,给宽子帮忙的时候,他还是练了练各种基本功,差不多会切菜会掂锅。不过依着勇利的性子,谦虚成了习惯,恐怕五分会得被他硬生生地说成三分。

由于这样的情况,勇利已经开始想,是不是要打个电话给妈妈,让妈妈帮忙整理几个菜谱出来了?有些西餐的东西,估计还得到网上查一查吧?

“维克托,那么,你想要做什么食物吃呢?”勇利开口问因为心满意足达成目的而走得格外欢畅轻松的那个男人。因为勇利实在是不熟悉俄罗斯的食物,就算是在这个冰雪国度待了整整三个月,还是一样不了解食物的做法。看来是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菜谱上了,只会某些做饭基本功而完全不知道顺序、配料比例、还有火候的青年索性让维克托来点。反正都这样了,多一样少一样都没什么区别嘛!

维克托的脚步放慢了几分,显然就是开始思考了的状态。勇利就把刚刚想要说的话又吞回了肚子里。然而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事实刚好和他的脑补活动相反。

毕竟,维克托可是自己一个人生活了那么多年啊!勇利你没有见过人家做饭,难道不是因为对于一个因为营养师的勒令,而长时间只能变着法地用土豆鸡蛋还有沙拉作为食物的斯拉夫男人来说,能吃到长谷津的那种,只有在异国他乡才有可能吃到的食物,实在是太过美味,才会让你有这样可怕的误会吗?

像是炸猪排盖饭、味增汤,还有其他什么的,维克托说过,那可是神一样的食物啊!

所以当然的,维克托只是在享受食物而已啦!

不然,在休假的时候,或者是拒绝营养师的配餐的时候,这个男人不做饭要怎样让自己保持完美地活下来啊?这一点是勇利完全没有意识到的。

他直到和维克托一起踏进集市的时候,还在琢磨着查找食谱的事情。而已经思考了一路的男人悄悄拉了一下勇利的手,似乎是想出了答案。

评论 ( 3 )
热度 ( 28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