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开始预售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37(上)


半吸血鬼AU





“那么,勇利!”维克托看着勇利问他,“我们就做培根布林饼、三文鱼、姜汁南瓜汤和沙拉怎么样?”他明显还在想着什么菜色,一边强调说,“在俄罗斯,三文鱼要烧到八成熟,和日本的吃法可是不一样的呢!”

因为维克托吃了三个月奥利维药而从未见他动用过料理台的勇利开始考虑他们两个能否把这些食物做出来,接着就听见维克托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惊呼了一声,“还有,勇利来做日本的茶点好不好?”

“啊……”勇利愣住了,“做这个,并不是擅长的啊!”

“可是听妈妈说,勇利以前经常给爸爸妈妈帮忙哦?”维克托握起拳头,整个脸上都是求证的表情。“那么勇利一定可以学会妈妈的手艺吧?我真的很想吃勇利亲手做的东西呢!”

勇利有点为难了,虽然说,把每一个步骤单独拆分开的情况下,他应该都在给妈妈打下手的时候做过,可是现在让他单独做,就是最简单的大福,他都没有学会完整的流程啊!

但是……但是维克托真的很期待的样子……黑发的青年开始犹豫,要不要问问妈妈呢,在记忆中,小的时候喜欢吃甜甜的东西,又要保持身材,妈妈就经常用天然的新鲜水果做大福给自己吃的。这些年成年之后,倒是很少再吃了。

酸酸甜甜的感觉,维克托应该会很喜欢吧!

勇利想了想还是弯着眼睛朝一直等着自己答应的维克托点头,“好吧好吧,那我试试哦,最简单的大福可以吗?”

得到了回答,维克托立刻点头,“去采购食材吧!”他想了想然后开始报了一串食材,比如土豆、胡萝卜、大青豆什么的都是蔬菜一类的,对于勇利疑惑地提问俄式沙拉里最重要的蛋黄酱,还有黑胡椒,维克托表示因为吃了很长时间的沙拉,在家中冰箱里已经准备了这些常用的调味品了,连鸡蛋都是上一次买好的。

“但是,勇利,你想吃什么口味的布林饼呢?”维克托歪过头问,“勇利有什么想要卷的食物吗?”

俄罗斯的布林饼是这个国家的一个特色,常常在饼上加上果酱、蜂蜜、鱼子酱、培根、甚至是巧克力酱和榛子酱这些小食。故而,维克托才有此一问。布林饼的口味真的是能想到的基本上都有,尽管勇利和维克托在外面餐厅里用餐的时候也点过几次,但比起各种各样的口味来讲,他吃过的也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于是勇利非常认真地在脑袋里筛选过之后,就指向了右手那边第二家,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果酱瓶的摊子。

勇利感觉俄罗斯才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呢!很多食物的名字都和其他国家差不了多少,然而到了真的吃进嘴里,不!到了真的看到了的时候,就会发觉和想象中的完全不是一回事。比如像眼前的果酱,就和勇利认知里那种半液体状的东西简直是两个概念。

又是这种眼里闪着亮光的表情呢,维克托跟着走到前面去的青年,不用勇利说,他想他都可以猜到勇利的答案了。俄罗斯的果酱并不是那种世界各地普遍的打成泥状的所谓果酱,机器的打制和人为添加的色素决定了失去口感和温度。

这里的这种普通餐佐,却有一套不同寻常的做法。人们选用赶上季节的水果,洗净放在盐水里浸泡,半小时后放进大锅里,无需加水直接开始煮,一直到从外到内都泛起气泡来。这个时候再撇掉白色细沫,才能做成口感最好的果酱。

也因为这样的工艺,是的口感格外细腻,入口即化。

糖浆是透明色的,勇利一看见不大的瓶子里来自水果的原色之后,就被吸引住了。明黄色的是菠萝果酱,暗红色的是草莓果酱,浅黄色的是苹果酱,其他的樱桃蓝莓覆盆子果酱之类的,也都散发出可爱的香气。

“勇利自己挑吧,如果想品尝到口味多一点的话,可以选那边50毫升的哦!”维克托指一指摊位侧前的位置,那几排五六厘米高的玻璃瓶。他可是知道的,身为日本青年的勇利,在甜食这方面,和是还算典型俄罗斯人的自己有着相差无几的爱好。虽然说成年了以后就不想小的时候那么喜欢了,但偶尔吃上几次还是一种非常愉悦的体验的。

但只有一个问题,维克托觉得还是要告诉勇利的,“不过呢,勇利一次不能吃得太多,否则又变成小猪,可就要和去年一样减肥了啊!”

勇利:“……”

他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微微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模样。但是一看到那边小巧可爱的玻璃瓶,从小就被妈妈做的可爱茶点熏陶得对所有可爱的东西没有抵抗力的青年,立刻就像只小动物一样凑了过去。

十五分钟以后,两个人带着装了六七个小瓶的牛皮纸袋,走向了冷鲜柜。勇利在家里的时候,三文鱼一般都会做成刺身来食用,而且因为比赛之前忌食生腥,所以虽然片成比纸张稍微薄一点的生鱼片带着一点清香的甜味,软软的十分容易在嘴里化开,勇利也并不经常吃。

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勇利对三文鱼刺身的认知,因此上,他又一次刷新了自己对三文鱼的认知。在这里,三文鱼被切成一个厘米左右的横块,看起来有些半透明,十分圆润的弧度,一看就是非常适合用来烧食。虽然勇利也并不知道什么样的是个适合用来烧着吃的样子。

维克托挑好一盒三文鱼,付过钱之后提着塑料袋又去买南瓜,决定死马当活马医求助妈妈做大福给维克托吃的勇利还顺便再买了草莓和糯米粉,到回到家里的时候,刚刚好好六点整。

一回到家里,维克托挂好外套就径直走进了厨房。这个时候,勇利已经想要摸出手机查菜谱了。然而就是这么一会儿,他眼睁睁地看着银发的男人熟练地开了小火架起锅来,开始热油,手上更是不闲着地清洗着熟食板。

这么熟练的动作,让勇利开始觉得,事情似乎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了。如此的想法才冒了个头出来,维克托就已经洗好了熟食板,放在一边之后,拎起一根胡萝卜,快速地削去表皮,开始切丁。

勇利到了这会儿终于反应了过来,一个小时之前自己的想法从头到尾就不靠谱。本来还以为自己好歹给妈妈打过下手,按照菜谱来就可以了,没想到看这样老练的程度,维克托一定是会做饭的吧?那么,最让人担心的就是自己答应了要做的草莓大福了。

这样想着,勇利慢慢蹭到银发男人的身边,“维克托……”他支支吾吾地问了出来,“维克托是……会烹饪的吗?”

维克托理所当然地认可了这个答案,“是的呢!勇利不会因为没有见过我做吃的,就觉得人家是不会做饭的吧?”某男人笑盈盈地看着一脸窘迫的日本青年。

@奶油桑  @草右日羲xback  @木姜子  @YORUtama夜玉  @边角边  @一大盆薄荷  @千年老妖  @lovemilyhung

评论 ( 17 )
热度 ( 29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