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伞修『时空遽隙』连载中
伞修永不倒,维勇一生推!
新浪微博@剑落亦微凉

[维勇]听见冬雪和你的颜色•06&尾声


盲人轮椅房东维&小提琴手租客勇

这是一个

关于重逢和馈赠的故事(*╹▽╹*)


06

当勇利第三次投去不明所以的茫然目光时,克里斯终于说话了,“嗯,可爱的小猎物还真是奇怪,被叼进嘴里竟然不会脸红害羞之类的吗?还是说被维克托训练得已经可以面不改色了?”


勇利一头雾水:“……”


克里斯到底在说什么啊?为什么他没有听懂这些奇奇怪怪的词呢?勇利试图理解克里斯说的话,却发现这句话里的每一个词他都明白,可就是不知道合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喏,我是说,你都和维克托那家伙在一起了,你不是脸皮很薄的吗,怎么没有什么反应?”克里斯发现不太对劲,于是又明明...

2018-12-30

[维勇]听见冬雪和你的颜色•05


盲人轮椅房东维&小提琴手租客勇

这是一个

关于重逢和馈赠的故事(*╹▽╹*)


05

在转过头去的一瞬间,那种心情勇利一直到很多年过去都仍然觉得无法言喻。他怔然地转身,便看见发出声音的银发青年就在转角处的白桦树下,他银色的刘海遮住了小半边精致俊美的面庞,在黄昏中染上了一层淡金色。


片刻的失神之后,勇利在不敢相信维克托真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的同时,这才注意到了青年身下坐着的那副轮椅。


是的,他知道那就是维克托,这一点毋庸置疑。他惊讶又惊喜地叫了一声那人的名字,然后三步两步地冲了过去。


维克托循着声音的方向改变了脑袋正对的方向,他试探地朝想...

2018-12-23

[维勇]听见冬雪和你的颜色•04


盲人轮椅房东维&小提琴手租客勇

这是一个

关于重逢和馈赠的故事(*╹▽╹*)


04

那些都是后话了。


总之,在之后的日子里,勇利就和维克托关系越来越好了,这一点就连勇利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们慢慢地开始分享生活中或开心或难忘的事,虽然多半是勇利在说,维克托在听,但对于维克托来说,他已经可以明确的感觉到,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而且,并不是什么坏事。


就这样,勇利的演奏似乎逐渐成为了一种固定的活动,这样的活动持续了将近一年,勇利在银行桥的绿叶染上了半红半黄的颜色的时候,接到了来自罗德维尔大师的电话——一个月以后,圣彼得堡爱乐乐团前副首席加特尔先...

2018-12-18

[维勇]花信与纽瑞耶夫之歌•尾声

原名:先生住手,别动我脖子上那朵花儿

世界观:花信/信使/唯一伴侣

AU: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首席维&进入成年组的美国芭蕾舞学校学生勇

两年以后。


彼时,勇利早已成为了纽约芭蕾舞团的首席,离开学校住在了剧院附近的一间studio里。而同样回归马林斯基重新担负起带领舞团完成巡演的任务的维克托,则时不时跨过一整个西伯利亚和太平洋,来看望他亲爱的小玫瑰花精。


而现在——今天,一切都将会变得不同了。


“勇利,你真的想好了吗?其实我多来几趟没什么不方便的啊!在马林斯基做副首席太埋没勇利的才华啦!”银发的男人嘴上这样说,手下却快速地整理起属于勇利的黑色行李箱来。...

2018-12-14

[维勇]花信与纽瑞耶夫之歌•11

原名:先生住手,别动我脖子上那朵花儿

世界观:花信/信使/唯一伴侣

AU: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首席维&进入成年组的美国芭蕾舞学校学生勇

来自西伯利亚的凛冽与那个海滨小城的温润交融,银发的男人和少年终于在同一方舞台上共舞。他们用肢体向所有人讲述纽瑞耶夫和布鲁恩的故事,也一点点地将属于彼此的故事勾勒完整。他与这个少年时光里憧憬着的人一起离开,在涅瓦河的水光照映之下,看着迎面大步走来的男人,绽开了一个软乎乎的笑容来。







和维克托认识这么多年来,勇利还是第一次见他真的把自己喝醉的样子,银发的男人委屈巴巴地吸吸鼻子,又把整个人埋进了迁就着他靠在床边的勇利发间,勇利因为他...

2018-12-09

[维勇]听见冬雪和你的颜色•03


盲人轮椅房东维&小提琴手租客勇

这是一个

关于重逢和馈赠的故事(*╹▽╹*)


03

练了好几天琴之后,勇利从自己每天几乎从早待到晚的琴房里出来,迅速窜回温暖的房间里,还是忍不住给自己唯一的挚友披集打电话寻求援助。


披集来自泰国,是勇利在柯蒂斯音乐学院学习小提琴时的同门,他也是他们国家为数不多的选择学习一门古典音乐的年轻人。由于是室友的缘故,再加上披集的主动热情,他与勇利也就这样成为了最要好的朋友。


对于接到勇利的电话这件事,披集非常愉快,他冲着许久未见的老友颇有兴致地打招呼,然后就认真地听勇利讲述些天的犹豫和矛盾。


“啊哈!是尼...

2018-12-08

[维勇]听见冬雪和你的颜色•02


盲人轮椅房东维&小提琴手租客勇

这是一个

关于重逢和馈赠的故事(*╹▽╹*)


02

勇利也不知道自己同维克托的联系是如何多起来的,他从小就不是一个善于交际的男孩子,也就是在提起自己所热爱的小提琴时,才会打开话匣子说个不停。要说和维克托熟悉起来,大概就是从自己去拜访老师的朋友罗德维尔大师后却在漫天风雪中迷了路,然后下意识地拨通了属于维克托家的号码那天开始了。


应该是的,从那之后,他们就越来越像是朋友,而非简单的租客与房东的关系。


至少,勇利是这样想的。


维克托真的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了,那天他在罗德维尔大师家转了五六圈,仍然没有辨认出来...

2018-12-03

[维勇]听见冬雪和你的颜色•01


盲人轮椅房东维&小提琴手租客勇

这是一个

关于重逢和馈赠的故事(*╹▽╹*)


“关于圣彼得堡,大家都说它的夏天最美,而冬天则一无是处。但殊不知,你若能忍得住这里的寒冷和寂寞,冬日里的圣彼得堡,也称得上是昙花一现的美丽。”



01

日本的小镇之冬,从不会有如这个城市此时一般的料峭冷峻,在海洋性气候盛行的小城镇里,就连冰雪也远没有这里的漫天席地。它们总是轻而薄地飘飘荡荡,在樱花树的枝头留下那么一簇一簇的白,过不了多久就会在微风之中纷纷落下,落在木制的窗棂又或是凝着冰皮的河面上。...


2018-11-28

[维勇]花信与纽瑞耶夫之歌•10

原名:先生住手,别动我脖子上那朵花儿

世界观:花信/信使/唯一伴侣

AU: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首席维&进入成年组的美国芭蕾舞学校学生勇

伦敦的晚风在这个时节显得安静而寂寞,他坐在小酒吧昏黄的灯光下,和小公寓里等待的少年一样,想着对方此时的样子。他忍不住去想起一段流传在故事里的陈年往事,离开了俄罗斯的纽瑞耶夫一个人穿行在丹麦的海风中,在他不得不离开布鲁恩先生的时候,也会是自己现在的这种心情吗?







好吧,勇利一向是表面淡定内心疯狂OS上演弹幕剧场的小孩。不过他真正一纠结就是好多天的原因是,恢复了舞蹈练习以后真的非常忙啊!一天也没有多少时间来琢磨事儿,于是就一直...

2018-11-27
1 / 33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