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及笙

暮冰之华开始预售啦😊

『维勇』你是暮冰之华•chapter42(上)


半吸血鬼AU





维克托收好了祖父留下的挂饰和戒子以后,生活似乎没有任何变化。照例和勇利上下午错开的训练、照例按部就班地完成了表演服的设计、效率蛮高地将勇利的乐曲托付给了肖斯塔科先生,就完全没有影响地和自家恋人腻在一起,简直没有更好了。

嗯,就是“似乎”!

勇利和维克托的感情中,几乎没有什么出现矛盾的时候,但并不是什么争吵都不会有。

说到底,他们两个人的性格和思维方式之间的差异,不仅来源于自身,也来源于各自的成长环境和文化背景。之前没有太多的磨合就直接生活在了一起,诚然他们都十分自觉地替对方考虑着,但当所谓的“蜜月期”之后,恋人之间一开始的迁就过去之后,又会怎样呢?总要有对彼此进一步的了解和包容,这一份感情才会走得长远。

就算是相互契合到可以相互弥补不足的这个程度,越好的契合度就代表着越大的差异。这样的隐患是迟早都会表现出来的,这是相互的一种深度磨合吧!

这也就是在离开长谷津之前,美奈子老师担心的一个问题。因为很长时间以来,勇利好维克托之间,表现得实在是太过和谐了,这反而让年长的芭蕾舞老师不放心起来。

但两人在一起之后的第一次争吵,或者说第一次真正的矛盾,是在勇利来到圣彼得堡的第四个月初,离维克托基本上解开笼罩在自己和祖父身上的谜团之后,还不到一周的某一天。

准确的说,并不是因为某一天而爆发的矛盾吧!

没有人想到,也不可能想到,在这个已经准备好了下个赛季的一切、就剩自己进行打磨的时候,就在两个人约好了期待中的同台竞技的时候,会因为这样的原因而吵起来。

嗯,如果没错的话,就是真正地吵起来了。

原来也说过,维克托在对待自己信任的人的时候,性格其实是十分孩子气的。特别是和勇利待在一起的时候,更是没过一会儿就会主动地黏上去,要一个抱抱或者是一串亲吻。现在得到了祖父留给自己的东西,维克托的心情就非常好。而非常好的结果就是,维克托他的孩子气又冒出来了。

而且,比以前尤甚。

说好的对外人的成熟温柔有气质全都不见了啊!

现在这位“冰上的皇帝”一看到勇利,不管有没有人在场,除去肢体动作上不敢怎么样以外,说话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勇利,训练的时间已经够长了,快跟教练回家嘛!”

……

“给我再做大福吃啦勇利!”

“勇利勇利勇利……走嘛走嘛……”

“出去玩嘛勇利,要放松一下哦!”

……

“怎么不说话了,勇利不听话了哦……”

……

……

“勇利!又摔倒了呢……是在想我吗?”

So,维克托就是故意说这种明明没有什么指向,却会让知情的人忍不住怀疑,别人会不会想入非非的句子。如果维克托是马卡钦的话,相信他每到这个时候一定晃来晃去地摇起尾巴了。

如果说以前是在家里的时候,这样勇利可以将此理解为一种情趣,那么,后来发展到在冰场、在公园里,甚至是就在大街上的时候,维克托也肆无忌惮起来,就不是什么好现象了。

休息日结束后的第四天下午,在冰场里,维克托照例作为教练看着勇利训练。才合了一遍音乐,维克托就在一旁招手叫他过去。似乎,隐隐地含着很高兴的意思。

维克托把勇利叫到他面前,就开始继续说话。一开始他还在比较正常地鼓励眼前的这个青年,到了后来就变成了“哇哦,勇利的克劳狄奥将军好深情我都要怀疑他到底是希罗小姐的男朋友还是朱丽叶的情郎了,你‘跨越半个地球’的差异性在哪里勇利?区别都要小到从南极跨到北极这种完全一样的感觉了哦!”

维克托让人猝不及防地开启了又损又毒舌的模式。更重要的是,接下来不知道这个银发的男人忽然想到了什么,整个人的眼睛刷得一下就亮了起来,“勇利还没有想清楚啊!既然这样我们先出去吧,等想明白了再回来练习!”

“啊?不不不,还是不用了,”勇利连忙摆手,“时间不剩很多了维克托,还是……继续练习吧”这几天维克托黏上来的频率越来越高了。这对于一训练起来就像是换了一个人的勇利而言,就有些……了。

当然,一般来说勇利还是任维克托这样动作不是很大的蹭一蹭的,然而今天似乎不太一样,一来是因为肖斯塔科先生才将完成的乐曲发给勇利,时间已经比较紧迫了;二来是因为维克托今天实在是太过坚持,似乎想把勇利带出冰场去。这样一来,训练起来非常抓紧时间的勇利,心里就有些着急了。

维克托似乎很想带勇利出去,“先跟我走嘛,想清楚了再练习不迟,今天过去就没有了哦!”这个男人还是坚持不懈地拖着勇利。

这个时候,勇利更加着急了,按时间算,今年预留的时间还不如去年的多,他艰难地把维克托推到了一边,“不行啦!练习时间维克托就不要这样了吧!”他转过身去接着练习跳跃动作去了。

此时,在勇利身后的那个方向,维克托抿了唇,眼中的颜色黯淡了几分。这是勇利第一次这么干脆地推开自己啊!而且,还是在……今天。

勇利回忆着刚刚合乐练习中没有掌握好的地方,继续练习和巩固,一个多小时以后,勇利暂时停下来休息。还没有等他放下自己的水瓶,就有一只白皙而有力的手臂,从他的身后把他捞了过去。

“诶?!”来自东方的青年回过头去,就看见了一脸笑意的维克托。银发的男人笑得非常灿烂,就像……刚才从未遭到拒绝一样。

“勇利又练习了快要两个小时了啊!”维克托似乎是忍不住了,“今天非常好呢,练习了这么长时间,就不要在乎中午的一个小时了啦!快跟我走,晚了的话就要……”就要来不及了!

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听见“啪”的一声。维克托看见勇利把自己拉着他胳膊的手打掉,平日里和和气气而且软软的青年含着怒意瞪着维克托苍蓝色的眼睛。

评论 ( 27 )
热度 ( 30 )

© 水光及笙 | Powered by LOFTER